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十九章 祭神
    十年长一寸,可以想象得到,这种树木是何等的珍贵、稀有,幸好如今是原始社会,不然只怕早就被人给砍伐光了。

    杨三阳双目内流转着一抹神光,寻找制作弓箭的主体材料不急,关键是还要狩猎一只熊、虎之类的猛兽,用其周身精华熬制膘鯈。

    关键是贮存膘鯈的容器没有,这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所以一切事情都急不得,还要慢慢的去准备,一件一件的来。

    不等杨三阳准备制作弓箭的各种必需物,便是已经到了祭祀火神的日子。

    在这个原始人要靠着火神庇佑的世界,祭祀诸神显得格外隆重、重要,出不得半点差错,否则一旦被火神厌弃,对于整个部落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祭祀之日,供奉的物品越好,火神的回馈也就越大。

    整个部落都在为祭祀的事情忙碌着,杨三阳站在外界天空下,盯着太阳星中不断奔腾的黑色粒子,感受着空气里越加凉爽的微风,双目中露出一抹凝重。

    “快了,寒垩纪就要来了!”杨三阳双目内丝网流转不定,然后看向部落里供奉的神火,随即目光猛然一阵凝滞,他越加觉得自家部落里供奉的神火,与当初不一样了。

    就连空气里蔓延的丝网都在微微变换,那火焰内朦胧中似乎有一只小鸟在沉睡,无匹神威向周边扩散,笼罩了整个部落。

    小鸟?

    火神是鸟吗?

    火神绝对不是鸟!

    部落里的众人见过火神,那是一种无法言述的感觉,难以叫人开口,其面容亦是犹若火焰一般变换无状,什么时候变成一只小鸟了?

    “亦或者是火神进化了?”杨三阳心中嘀咕,只见虚空中一条火红色丝线自小鸟身上衍生而出,连接在天网上,伴随着小鸟的呼吸,周边方圆百里火红色丝线都在不断抖动,散发出道道波动。

    这就是神威!

    法则的波动,就是神威!

    这是神祗的本能,就像人的呼吸一样,是一种本能。

    祭祀火神需要一段时间,需要准备新鲜的食材,各种丰富的物品。人类许多生活之物,都要靠祭祀火神,从而获得火神赐予,准备的物资越丰富,火神赐下的奖励也就越多。

    “大荒无尽,也不知周边是否还有别的原始人!”杨三阳双眼内神光流转,收敛了一切锋芒。

    他身上也有一团团法则本源,理论上说他若能拨动天地间的法则之力,也可以散发出神威。

    只是他绝非傻子,天地之威岂是凡人身躯能够承受的?

    源源不断的各种物资自大荒中被带回来,自从有了绳索、陷阱之后,人类不缺物资、肉食。

    有散发着五彩之光的锦鸡,其肉质鲜美,极难捕食。还有茆蕃,茆是一种莼菜,又叫凫葵,水生草本植物,叶子椭圆形,浮生于水面,夏季开花,嫩叶可以食用。藩是一种苹草,生长在水边,可以食用充饥。

    还有各种葵本、荚实、箨,等等各种可以吃的植物。

    以前单凭狩猎,原始人是吃不饱的,各种植被亦是原始人的果腹之物。当然了,这些植物的名字,不过是杨三阳起的,在这个世界没有人会去在乎那些野草,又岂会给野草取名字?

    杨三阳一直寻找着可以供人们长期食用的谷类植物,可惜他迟迟没有找到,而且……没有制作出陶瓷,没有锅,就算找到谷棵类植物,也无法食用。

    至于说部落里的那唯一一口厚重的石锅,那根本就不是石锅好吗?只是天然形成的一个坑洞,然后被火神挖下来,赐予人族盛水喝。

    “人道兴盛,任重而道远!”杨三阳摇摇头,瞧着那堆积如山的物资,各种野兽被绳索捆束在一起,随意摆放在石洞不远处的露天台阶前。

    杨三阳起身沐浴,仔细洗刷着自己的皮毛,心中各种念头流转:“若火神能在祭祀中注视到我,我是不是可以趁机求得长生之法?亦或者说,火神会不会恼怒我不知天高地厚?”

    每年祭祀之时,火神的意志必然会降临,那是众人唯一接触到火神的机会。

    杨三阳手指轻轻敲击腰间绳索,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然后心中念动,那困仙绳化作绳环,隐匿于手腕皮毛之下。

    困仙绳乃是其护身宝物,虽然不曾使用,但他绝不怀疑困仙绳的威能。这可是天地加持的宝物,他不知道火神这等存在,会不会动心。

    不过当初异象都没有惊动火神,想来火神是不会动心的吧?

    但这是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一定要藏好了。

    还有那玉石珠子,杨三阳抚摸着胸口处的玉石珠子,这绝对是了不得的宝物,只怕诸神也会心动。思来想去,他还是将胸口处的那颗玉石珠子摘下来,却见珠子内闪烁着清辉,似乎有一轮圆月在其中沉浮,道道清凉没入其体内,好生的舒服。

    “这颗珠子藏在哪里?”杨三阳抚摸着触手温润的珠子,思来想去念头流转,他竟然心中一动,将那珠子藏在了腋下。

    不错,确实是藏在了腋下。

    他的毛发坚韧犹若铁丝,编织起来足以藏得住一颗珠子,到时候只要自己老老实实的在一边站着,火神必然不会察觉到异状。

    透过天网,他能察觉到,这颗珠子并不勾连天网,所有气机隐匿的一干二净,只要不被对方看到珠子的本体,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至于说另外一颗鱼妖的内丹,杨三阳大摇大摆的挂在脖子上,火神若真能显圣,察觉到自己身上的气机,必然会大吃一惊,从而对自己刮目相看,或许获得火神垂青也说不定。

    诸般布置弄好,只是腋下那颗珠子散发出的清凉之感,叫其透体舒爽,难以言述。

    洗漱好毛发,杨三阳直接自潭水中走出,不曾穿戴熊罴大氅,就这般光着身子走出山洞。

    原始人身上的毛发很长,足以掩盖性别、任何可能露点的地方。

    杨三阳洗漱完毕,一群原始人欢快着跳入潭水中,不断在潭水中嬉戏打闹,清洁着身躯。

    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电光,周身隐约有风云汇聚,那一颗龙珠异象外放,他也无法阻止。

    门外有壮汉看守猎物,一只老猿人精神抖擞的来到了杨三阳身前,对着杨三阳恭敬一礼。

    老猿人的毛发呈现金黄色,手中拿着一根造型奇特的拐杖,拐杖上雕刻着玄妙莫测的纹路,在拐杖之内,似乎有一道流动的岩浆,透过晶莹剔透的拐杖本体散发出来。

    又仿佛是一团流动的火焰,散发出道道玄妙的波动。

    老猿人将手中权杖向杨三阳递来,在它看来杨三阳乃是神子,由他来主持祭祀再适合不过。

    杨三阳连忙推拒,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的火焰本源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可绝非火神选中的神子。

    而且火神祭祀流程繁琐,出不得半点差错,他可不想去做祭祀的事情。

    几番推拒,老猿人只好面带失望的走开,指挥着众人带领猎物、食物,向不远处的祭台走去。

    “只希望这次祭词依旧能够顺利,虽然不知为何火神部落的神威发生了变化,但确实是依旧有神祗在庇佑着整个部落,至于说是不是火神,难说啊……”杨三阳摸了摸耶的脑袋,双眼内闪烁出一道丝线,慢慢坐在那里,等候夕阳的降临。

    老祭祀站在不远处,手中拿着颜料,在额头、身上一阵鬼画符般化出了道道纹路,这个世界虽然没有后世的颜料,但是却有天然的原料,有的植物汁液可以直接拿来当颜料用,只是色泽比较单一罢了。

    杨三阳没有多说,一盆盆篝火在祭台前不断被族人搭建起来,足足有三十堆巨大的篝火,将整个祭坛围绕在中央。

    夜,越来越深邃,整个部落也越来越热闹,一堆堆篝火点燃,火光照亮方圆十几里。

    巨大篝火熊熊,仿佛是柴火堆被点燃。

    无数沐浴完毕的原始人面色恭敬的来到祭台前站定,杨三阳与女首领站在最前排,之后是部落里的女子,然后才是男子、小孩。

    整个部落虽然原始,但阶级结构泾渭分明。

    老祭祀手持权杖,缓缓迈步登临祭台,瞧着下方熊熊篝火,跪倒在地的族人,褶皱的老脸上满是狂热之色。

    “吼~”一声吼叫,无数猎物在凄厉惨叫声中被抬了出来,然后只见部落勇士手起刀落,手中石茅刺出,热血不断喷溅而出,打湿了大地。

    刹那间血腥冲霄,在风中不断弥漫。

    老祭祀挥手示意屠杀的勇士退下,然后整个人转身,对着那一团凝固的火焰跪拜了下去,双手托起权杖,口中散发出一道古老桑仓的音节,瞬间引得天地一缕玄妙共振,权杖与那一团火焰齐齐抖动。

    “嗡~”

    一缕玄妙的气机自天地间诞生,浓重的神威在不断复苏,压得众位原始人额头触地,犹若背负了一座大山,眼中满是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