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十八章 得龙珠,天网变
    老龟嘴角抽搐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他总不能说当初叫十八殿下去寻求机缘,是你的决定。

    在东海龙宫安安稳稳的渡劫多好,虽然耗费得时间长了一些,但胜在安全。

    而且四海富甲天下不缺宝物,想要什么样的机缘没有?

    太阴本源虽然珍贵,但未必不能以别的东西取代。

    只是这话老龟没有说,只是低下头不紧不慢的喝着雨露。

    小部落中

    三日已过

    杨三阳抬起头看向远方悬挂在树上的大鱼,示意手下众位原始人上前查看,然后将树上绳索放下来,将渔网解开。

    死了!

    确实是死了,死得不能再死。

    杨三阳走上前抚摸着那鱼妖的鳞片,触手温润仿佛是一片片玉石,其上古老的符文流转不定,他虽然看不出那符文的厉害,但却也晓得这绝非普通的妖兽。

    “看来有些根脚!”杨三阳手掌一伸,将那大鱼抱起,转身向洞府方向走去。

    鱼妖的皮子不知是何物,坚韧无比,那鳞片也拔不下来。

    瞧着眼前的鱼妖,杨三阳有些犯愁。这可是妖兽,浑身上下都是宝物,若用火之本源灼烧,难免会有损伤。但凡损伤到一点,都够其心疼的了。

    周围众位原始人面色好奇的围绕在鱼妖周边,更是惹得杨三阳心烦意乱,不知该如何切开鱼妖的身躯。

    自己用尽办法,也无法切开这鱼妖的身躯,那岂不是说若非自己之前算计,这鱼妖就算站在自己面前给自己斩杀,自己也斩杀不得?

    沉思了半日,也无法思忖如何破开眼前鱼妖的肌肤,杨三阳忽然心中一动,法眼睁开,无尽丝网在其眼中流转不定,落在那鱼妖的身上,却见那鱼妖被天地间丝网笼罩,纵横交错仿佛是丝网的一部分。

    然后就见杨三阳心中忽然福临心至般伸出手,神魂中的火之本源法则竟然尽数被那丝网吸纳,成为了丝网的一部分。

    然后杨三阳伸出手,一缕火红流转,顺着大鱼身上的丝网划过,只听得‘嗤’的一声响,伴随着血液喷溅,整条鱼的腹部被其齐齐切开。

    “这可是妖兽的血液,必然有妙用,不可浪费掉!”杨三阳连忙低下头去喝地上的鱼血,一边喝着还一边伸出手招呼自家母亲、耶还有诸位汉子趴在地上喝。

    血液是金黄色的,透漏着淡淡的神辉,鱼血的味道不但不腥臭,反而带有一股淡淡的芳香。

    鱼血入腹,仿佛一股热流涌入体内,叫人甚是舒服。

    周边众位原始人似乎也知道这血液的不凡,纷纷面带狂热的趴在地上舔了起来。

    喝了一会,鱼血被人喝的七七八八,杨三阳伸出手在那鱼的体内摸索,伸出手用力一扯,竟然将那鱼皮扯开,露出了雪白色肉体,其上淡黄色血液流转不定,散发着淡淡神辉。

    甩了甩鱼肉,血液飞溅,惹得无数原始人争先趴在地上舔了起来。

    杨三阳面露神光,伸出手将那鱼肉割裂,然后在那鱼肉上一阵摸索,扯出了两根金黄色的大筋。

    大筋拇指粗细,金黄色,仿佛玉石般细腻,其上闪烁着道道玄妙莫测的纹路,看起来便是不同寻常的宝物。

    两根大筋长两米,杨三阳将那大筋小心翼翼的收好,然后开膛破肚,将那鱼肝掏出来,随手扔给了自家母亲。

    这鱼肝必然不同寻常,当然不可便宜外人。

    女首领接过鱼肝,面色欢喜直接放入口中吞咽,惹得无数原始人羡慕。

    又摸出一颗鱼胆,随手扔给了耶,惹得耶欢快大笑,将鱼胆直接吞咽了下去。

    “咦~”

    忽然间杨三阳心中一惊,连忙收回手,一颗闪烁着淡淡金光的珠子落在其手中。

    “滋啦~”

    那珠子闪烁着淡然金光,围绕着珠子尺许虚空,风云汇聚电闪雷鸣,仿佛是演化了天地万象,端的不凡。

    “内丹?”杨三阳面色诧异的拿着那汤原大小的珠子,不动声色塞入怀中。

    前世小说中妖兽会修成内丹,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内丹倒不是,此乃十八太子的龙珠,可惜杨三阳肉眼凡胎不识得。

    陆续将鱼妖的内脏掏出,赏给了部落里的诸位勇士,然后将内脏清理干净之后,杨三阳目光落在了两颗鱼目之上。

    “这必然也是了不得的异宝!”杨三阳将两颗鱼的眼睛抠出来,仿佛晶莹剔透的玉石,闪烁出莹莹之光。

    杨三阳心中一动,将那鱼目赏赐给了部落中的大力士,也就是上次安慰自己没有偷盗神火的汉子。

    那汉子得了恩赐,顿时感激涕零,跪倒在地将鱼目吞了下去。

    部落数千人,鱼肉根本就不够分,杨三阳干脆煮了一锅鱼肉,整个部落不论男女老幼,皆可分得一些。

    事实上,不得不说这龙肉的厉害,当天晚上无数原始人便开始洗毛伐髓,周身涌现出一阵阵腥臭,然后开始脱胎换骨,惨叫不断。

    包括耶在内,无数原始人吞噬了龙血,整夜里狼哭鬼嚎。

    热!

    热的人恨不能将身躯撕裂。

    杨三阳整个人身躯彻底潜入了河水中,他发觉自家毛发开始脱落,黑色、血红色的污垢腥臭不断冒出,将周边河水浸染得一片污浊。

    洗毛伐髓!

    旧的毛发脱落,新的毛发长出,新长出的毛发又黑又亮,仿佛是绸缎一般,看起来颇为喜人,叫人恨不能上去撸一把。

    “鱼妖的血液尚且有如此功效,不知这内丹……”杨三阳一个人躲在无人的角落,手中拿着那晶莹剔透的内丹,却见内丹三尺虚空风云汇聚雨水不停,似乎衍生出了一方世界般,风雨雷电循环不断。

    “滋啦~”雷电之力划过杨三阳的手掌,然后被天网吸收,不知所踪。

    “一只妖兽便有如此功效,他日若是能在吞噬一些,不知我等原始人是否也可以进化!”杨三阳看着手中内丹,却不敢吞下去。

    他有天网在身,总觉得直接吞下此物不妥,必然会惹出麻烦。

    “不过佩戴此物冬暖夏凉,倒也是一件好宝物,关键是还能入水不溺,这才是真的妙用!”杨三阳编制了一根绳子,将龙珠挂在胸前,小心的在长长毛发内藏好。

    原始人的毛发很长,只要他不故意显露,根本就不会暴露出来。

    抚摸着自家周身黝黑发亮的毛发,仿佛铁丝一般坚韧,根本就不会脱落,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若有所思,他似乎找到了人族进化的路。

    如果吞噬妖兽能进化,那么只要自己不断猎杀妖兽,那么整个部落未来在哪里?没有人知道。

    若叫十八太子知晓杨三阳的想法,只怕恨不能将其咬碎嚼烂,他是普通的妖兽吗?

    那可是祖龙血脉啊!

    大荒世界能比得上自己的有几个?

    可惜,杨三阳不知道。

    而且他现在似乎发现了自己的一些能力,比如说自从火之本源融入天网后,天地间的那些法则丝线,自己似乎有一种想要拨动的感觉。尤其是那诸般红色丝线,他心中的那种冲动更甚。

    眉心处火焰印记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一个米粒大小的金点。

    “火之法则可以被自己体内的网吸收,那不知绳索的本源能不能……”心中念起,念头尚未转换完毕,那绳索的本源已经被彻底吸收,成为了丝网的一部分,不知消失去了哪里。

    “然后我似乎掌握了两种玄妙的力量!”杨三阳双目内露出沉思之色。

    “盘~”

    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响起,然后却见耶欢快的跑到杨三阳身边,与杨三阳黑色的毛发不同,耶的毛发是白色的。纯白若雪,犹若是水晶。

    “果然,众人都开始蜕变了!”杨三阳看着耶,在其眼中他似乎看到了一层朦胧的青气。

    “啪~”杨三阳摸了摸耶的脑袋,以示嘉奖,露出一抹赞许之色。

    耶的眼中满是欢快,在杨三阳身上蹭了蹭,干脆匍匐在了其身边打滚。

    “哈哈哈!哈哈哈!”杨三阳仰头大笑,没有人知道他在笑什么。

    那两根龙筋是好东西,杨三阳一直思忖自己手中没有制作弓箭的东西,但现在貌似制作弓箭的关键之物有了。

    “想要制作弓箭,却不是那么容易,没有三年时间休想!”杨三阳双目内闪烁着一抹神光。

    制作弓箭,最关键有两处,其一便是弓弦。其二便是膘鯈。

    弓弦可以理解,膘鯈却是重中之重,此物乃是利用虎豹、熊罴之流的骨骼、肌肉熬制至粘稠,然后封存起来,待三年后取出,方才可用来制作弓箭。

    至于说选取制作弓箭的主体,他也已经有所提前预选,这附近有一种树木,得天地精气、日月精华而出,十年长一寸,不但坚硬若铁,而且还具有永不蜕失的韧性。

    此物生长之时如寻常草木清脆,一旦脱落三日之后,便不可变形,坚硬若铁再难损坏。

    原始人部落狩猎的工具,多是此种树木制成,乃是人类存活的关键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