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十五章 十八太子
    原始人虽然也能音,但距离杨三阳心中要求的说话水准,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就像是野猪哼哼,狗的狂吠,能分辨出什么?

    狩猎了熊罴,吃了一顿熊肉,整个部落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安静,恢复了往日里的秩序。

    男子去山中狩猎,女子留在家中编织渔网,搓制着绳索。

    杨三阳一双眼睛看向远方天空,然后目光落在了不远处波澜壮阔的长河上:

    “有些恩怨,是时候该了结了!”

    杨三阳领着耶这个小跟班,一路径直来到河水前,那鱼妖似乎感知到了杨三阳气机,立即自河水中跃出,面色鄙夷的盯着杨三阳,双目中满是不屑的味道。

    “想要捕鱼,便要制船,亦或者在此地布置下码头,防止淤泥中那些有毒之物!”杨三阳法眼睁开,看得见淤泥中隐藏的毒蛇、海蜇、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动物,俱都是有剧毒之物。

    人若陷进去,不出片刻便要成为这淤泥中的盛宴。

    托这大鱼的福,附近没有如鳄鱼一类的猛兽,倒是叫杨三阳省去不少手脚。

    有绳索,搭建码头并不难,只要有足够的木桩,便可很快的在淤泥中搭建出来。

    当然,前提是要预防那鱼妖的偷袭。

    鱼妖凶猛,稍有不慎便是叫人筋断骨折的下场,想要修建渡口码头,还需先将鱼妖除去。

    “这妖孽有些本事,若非顾忌诸神之威,我怕早就葬身于其口中,成为了这孽畜的腹中餐!”杨三阳心中暗自沉思,也不知自己制作的渔网,能不能捆束得住这妖兽。

    天网太过于神异,他并不想将自家的天网暴漏于外界,或者说并不想将天网施展出来。

    “不过……”杨三阳手中捡起石头,向那鱼妖扔去,想要捕获鱼妖,便要先将其激怒。

    这厮已经成精,开启了灵智,若是扔出渔网,说不得这厮见机不妙会逃开。

    “啪~”青石被抽碎,那鱼妖果然被激怒,面色大怒的盯着杨三阳,口中雷霆鼓动,又是一口水箭喷了出去。

    虚空中罡风滚滚,惊得杨三阳要要避开,反手又是一块石头。

    扒开自家皮裤子,杨三阳傲气冲天,一股水液喷出,带着骚味向河水中的鱼妖浇灌而去。

    “呜嗷~”

    鱼妖见此一幕惊得大怒,一双眼睛都红了,将此事视作奇耻大辱,涛涛骇浪卷起,奔腾着划过虚空,向杨三阳卷来。

    杨三阳岂敢站在河边,连忙后退,免得被河水卷入,站在岸边对着那鱼妖抖了抖自家宝贝,然后心满意足的塞入裤子里。

    “呜嗷~”

    河水噼里啪啦作响,那鱼妖竟然散出龙吟般的吼叫,整条河水上空风云汇聚,不知多少鱼虾四处奔腾。

    威严!

    一股难以言述的威严在虚空中扩散开来,迎着那那一股威严,杨三阳只觉得身躯颤栗,双股抖动,一股汗水瞬间打湿了衣衫。

    “龙威!”杨三阳咽了一口口水,虽然不曾见过龙威,但他肯定这就是龙威。

    这条鱼成气候了,竟然能散出龙威,当真是不可思议。

    河水上空风云汇聚,暴雨不断倾泻,鱼妖怒视着杨三阳,周身电光流转,整条河流噼里啪啦作响。

    杨三阳一退再退,然后二话不说拉起耶转身遁逃。

    整整一夜,那条河水都不曾消停过,电闪雷鸣不断,惊得无数原始人瑟瑟抖。

    第二日,天方晴朗,杨三阳领着野再次蹑手蹑脚的向河边走去,瞧着平静如初的河水,杨三阳在耶恐惧的目光中,一块青石又扔了进去,然后站在岸上不断跳脚狂吼,拍着胸脯哇哇大叫,那气势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砰~”

    河水再次破开,这一段流域的动静,果然瞒不过鱼妖,只见那鱼妖猩红着眼睛,一股火光自口鼻中喷出,向岸上杨三阳卷来。

    可惜那力量尚未靠近岸边,便已经被神威消弭。

    “砰~”

    回应鱼妖的是石块,还有那冲霄而起的浑浊液体,带着淡黄色泽,向河水中流淌而去。

    “滋啦~”

    电光流转,顺着河水蜿蜒,惊得杨三阳赶紧断流,然后远远的退开。若是被那股电流袭击到,只怕小弟弟不保。

    “孽畜,休要猖狂!”杨三阳一阵哇哇大叫,手中石块砸出,气的那鱼妖怒火冲霄。

    东海

    大荒世界亦有东南西北四海之说,东海乃龙族的地盘,广阔无边的大海,是龙族的家园。

    龙族乃神帝麾下对抗魔族的精锐,整个龙族高手数不尽数,那龙族老祖祖龙,更是神帝手下数得上的高手之一。

    不然诸天百族,无数先天神祗,四海富有乃是出了名的,龙族若无实力如何占据此等物华天宝之所在?

    东海龙宫

    太子宫阙

    龙族大太子面色凝重的自天边收回目光,转身看向下案几上端坐的人影:“先生,小十八体内血脉纯度在我龙族无数子孙中都排得上号,其体内血脉精纯,比我这个父亲还要更甚三分,极尽接近父神的血脉浓度,乃是我龙族未来的栋梁之才,父王哪里也已经有了名号,钦点其为我龙族未来大龙王之一……。”

    “我知道太子想要说什么!”那人影打断了大太子的话,眼中闪烁出点点神光:“十八太子乃所有龙子龙孙中,血脉最接近龙祖的,祖龙对其颇为看重,曾经亲自找寻时间之神问策。十八太子前往那处地方,乃是时光之神冕下亲自批下。”

    “太一与太阴大战,双方两败俱伤,这不是秘密,哪里究竟藏着什么密宝,谁也不知道。十八太子即将渡劫,将那里选择为渡劫之地,一身神通本事被打回原形,所有劫数皆要靠其自己度过,此乃成道必经劫数!”人影手中摆弄着一方宝镜:“哪里已经被太阴与太一颠倒天机,谁也不知道其中生了什么。只要十八太子按照时间之神的吩咐行事,极有可能会获得太阴仙子的本源,从而吞噬月华完成最后的蜕变。”

    “太阴仙子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可是能与父神争锋的无上强者,岂是那么容易算计的?”大太子眼睛里露出一抹焦虑、不安:“不知为何,本宫总觉得有诸般不妥。”

    “不妥?”那人轻轻一笑:“老龟我神算独步天下,太子若有危机,必然瞒不过老臣感知。更何况,哪里如今已经成为是非之地,山中神圣之流皆尽退走,小殿下正处于劫难之中,跌落凡尘,纵使太一也察觉不出太子的异象。而且小殿下体内有祖龙血脉,天生的神通,寻常妖兽岂敢与之为敌?那千年大妖,怕也非其一合之敌。十八殿下乃是天生神通,纵使在劫数下化作肉体凡胎,却也能自保无虞。”

    “更何况,若在关键时刻,小殿下纵使遇见危机,若亮出我东海龙宫的招牌,那个还敢与其为难?”龟丞相双目中满是算尽一切的得意。

    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小妖小怪打不过十八太子,那些大妖打不过十八太子背后的东海龙宫,若遇见危机,抬出自己的背景,那个敢不给东海龙宫的面子?

    哪个敢不给神帝面子?

    当然了,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能有什么高手?

    高手岂敢在太一与太阴涅槃之地逛荡?

    “再说了,哪里是火神领地,祖龙与火神交情匪浅,又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小殿下出现意外?”

    “希望如此吧!度过此劫,小十八便可蜕化为祖龙真身,继承父亲的力量,成为我龙族第二条祖龙潜力的真龙,我龙族崛起就的希望在其身上!”太子叹息一声:“对了,那地方前些日子有宝物出世,丞相怎么看?”

    老龟摇摇头:“就算有宝物出世,也已经落在了太一手中,岂是我东海能觊觎的?太子莫要多想,免得惹动了心中无名之火。如今天道变迁,诸神紧闭洞府,不敢轻染劫数,须知十八殿下度过化龙之劫才是关键……。”

    “本宫晓得!”太子对着那人影抱拳一礼:“有劳丞相了。”

    火神领地,原始人部落,杨三阳叹息一声,抚摸着身前小树:“我这还是第一次遇见妖兽,想不到这厮竟然如此难缠,区区一只小妖,竟然逼得我机关算尽,”

    “不过,快要算总账了!”杨三阳面带冷光,转身看向耶,拿起手中的燧人钻,开始不断灼烧着树木,将那树木不断翻倒在地。

    鱼妖非同小可,想要降服那鱼妖,自己必须要做万全准备,不可有半点纰漏。

    “可建造码头是一件大活计,而且那鱼妖虎视眈眈,头疼!头疼!”杨三阳干脆不去管它,先凿出两个简易的木舟再说。

    原始树林古木参天,只要放倒了便是天然的木舟。

    不过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无数原始人已经抬着一株株大树,来到了河岸边缘,将那树木捆在一起,扑在了河水的泥潭上,隔绝了泥塘中毒虫,组成一个简易的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