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十四章 猎熊罴
    熊罴来了!

    没有人知道,那一只熊罴自哪里来,只是他来了之后,整个部落如临大敌,煌煌不可终日。

    若非那一群原始人见机得快,跳上树木讨得性命,只怕已经成为那熊罴的盘中餐。

    熊罴,乃是真真正正山林间霸主,老虎狮子具不能与之争锋。

    成年熊罴,气血浑厚,天生带有一股煞气,寻常妖兽若无五百年以上的道行,遇见熊罴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这就是熊罴,真正山林间的霸主!

    五年前这附近来了一只熊罴,与原始部落争夺生存的资源,但凡有狩猎队胆敢外出,俱都被那熊罴咬死。

    没得选择,部落想要生存,就必须要入山林间打猎,必须要面对熊罴。那一战部落折损了五十位勇士,方才将熊罴力气耗尽,然后将其斩杀。

    杨三阳身上的大氅,就是自那熊罴身上扒下来的。

    熊罴各有地盘,几年过去,那只熊罴的气机逐渐散去,附近又有一只新的熊罴迁移过来,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乐园。

    陷阱捆束不住熊罴,这是一定的!

    杨三阳不紧不慢的手中编织一张大网,听着咆哮山林的吼叫,眼睛微微眯起。

    熊罴出现其实早有预兆,因为有原始人现了自家陷阱被触动,只留下一地皮毛,猎物却不见了。毫无疑问,猎物是被熊罴带走的。而且那熊罴因为附近丰富的物资,干脆在此地住了下来,每日里吃着陷阱中的猎物,美滋滋。

    这只熊罴将山林间陷阱中的猎物当成了自家之物,根本就不许人族登山狩猎。

    到如今,整个部落一片惶然,人心惶惶焦躁不安。

    手指灵巧的打出一个又一个的网结,一只熊罴而已,并不被其放在眼中,自家困仙绳下,那熊罴再厉害也要束手就擒。但总不能遇见事情便靠自家,他有一种预感,自己早晚都会离开部落。自己要教授他们的是应对事情的办法、技术、手段。而不是做一个保姆。

    山林里的勇士皆已经撤回,熊罴可不是开玩笑的,那熊罴一吼,方圆几十里俱都能够听闻。

    若那熊罴狡诈一些,不与众人死磕,众人是绝对奈何不得那熊罴的。

    熊罴只要一日不走,那么人类就不可入山打猎。

    肉干虽然贮存足够,但是坐吃山空,早晚有吃完的一日。

    “这个熊罴,必须要趁早除掉,寒垩纪即将到来,留给众人的时间不多了!”杨三阳叹息一声。

    一张网编制的很快,有了诸位原始人相助,不过短短半日,一张方圆三十米的大网便已经编织出来。

    那丝网每一条绳索都有寻常婴孩手臂粗细,在加上绳索柔韧,纵使熊罴想要咬断绳索,没有个一时半刻也是休想。

    一时半刻的时间,足够众人将那熊罴抽筋扒皮,挫骨扬灰了。

    整张网不知有多重,要两个壮汉合力,方才能抬得动。

    杨三阳点了十个勇士,面对着族人期盼的目光,一群人向山林间走去。

    熊罴经常出没的地方,早就被众人探查的清楚,原始人虽然没有本事与熊罴单挑,但想要在这丛林中逃命也不是太难。

    熊罴体型庞大,想要爬树却不容易。而原始人身形矫健,爬树如履平地,那熊罴有时看到人类,却只能气的哇哇叫,不断砸动树木,却无可奈何。

    杨三阳一行人进入山林间,有人带路,一行人循着熊罴的踪迹,来到了那熊罴的老巢附近。

    大网布下,再撒上树叶,然后绳索的机关绕过一颗宽大的树木,被躲在树木上的众人拿在手中,精神紧张的盯着熊罴老巢。

    杨三阳一双眼睛看着狩猎队的领,连笔带划不断与对方交流,过了半响才见那领身子一个哆嗦,虽然面色恐惧,但也只能面带无奈的落下树,站在了熊罴老巢前撒尿,不断破坏着熊罴的老巢。

    下午

    日头偏斜

    这个时间熊罴已经狩猎归来,整张网已经布再熊罴的树洞前,不论从那个方向,熊罴都必须经过这张大网。

    纵使熊罴从后面返回,也要绕到洞口,经过渔网中。

    果然

    没让众人等多久,就听得远处山林间一阵响动,大地轻微抖动,一只体型庞大的熊罴,口中叼着猎物自远处归来。

    那熊罴呈现黑色,周身没有丝毫杂色,毛水亮叫人忍不住去撸一把。

    那熊罴高一米五,长三米左右,所过之处山林树木不断抖动。

    领瞧见那熊罴,身子一个哆嗦,连忙转身向树洞钻去。

    “吼~”

    自家领地受到侵袭,那熊罴顿时毛炸开,猛然一声咆哮,犹若滚滚天雷在身边炸响,惊得人手脚软四肢无力。

    只见熊罴奔跑着蹿向洞府,杨三阳见机的妙,猛然一拉绳索。

    数十位原始人齐齐一拉绳索,陷阱急收缩,熊罴来不及反应一头扎进去,被大网吊了起来。

    熊罴的度很快,短短三十米不过两三秒罢了,想要捕获熊罴,必须要提前预判。

    而且熊罴很狡猾,众人在其洞府前做下陷阱,瞒不过熊罴的鼻子,这厮必然不会轻易上当。

    若叫其现大网,只怕众人结要沦为熊罴的盘中餐。

    不过事实证明,熊罴终究是畜生,见到敌人在自己老巢内搞破坏,顿时大怒冲了上来,根本就没有任何思考的想法。

    当然,若杨三阳拉绳索早了、或者是迟了,只怕领要成为那熊罴的盘中餐。

    “吼~”

    熊罴被吊在半空,仰天咆哮不断怒吼,挣扎着要将大网撕裂。

    “不能耽搁时间,若给熊罴机会,这厮真能撕裂大网钻出来,到时候迎接众人的便是那熊罴怒火!”杨三阳手持棍棒,二话不说顺着绳索溜下去,伴随着风声呼啸,一棍棒向着熊罴的嘴巴打去。

    不能叫熊罴咬断绳索!

    至于说其四肢,想要撕裂大网,还是需要一段时间。

    众位原始人见到熊罴被捕获,俱都是面色狂喜,仿佛打了鸡血一般,二话不说拿起棍棒劈头盖脸的砸了下去。

    熊罴被吊在空中,此时纵使是有霸王之勇,却也无还手之力,只能不断怒吼、悲鸣。

    那领面色惨白,身躯哆嗦着自树洞内走出,斜倚在大树上喘着粗气,此时连动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半刻钟的时间,那熊罴已经没了气息,杨三阳指挥着众人将熊罴抬走,然后拍了拍那领肩膀,露出一副赞赏之色。

    这次自己行动有些冒险,最好是提前挖好坑洞,在上面布置好大网、猎物,诱使那熊罴上钩。可惜他根本就没有挖陷阱的时间,不待其将陷阱挖好,只怕熊罴已经杀了过来。

    “日后定要制作一个坑洞,用作提前布置陷阱的后手!”杨三阳暗自嘀咕了一声,众人扯拽着熊罴回到部落,然后一群原始人趁夕阳未落,赶紧去山中收拾陷阱中的猎物。

    事实上,那熊罴之所以在此地安家落户,还是因为被那无数陷阱中猎取到的所食物诱惑。

    不劳而获,整日里有现成吃的,谁愿意走?

    那熊罴现陷阱中的猎物后,顿觉此地便是天堂,随即在此安家落户不走了。

    那熊罴看到人类收获猎物,还以为人类在和它抢夺食物,于是顿时不乐意了。

    虽然说那山中猎物他根本就远远的吃不完,但却也绝不想与他人分享。

    熊血、熊胆,俱都是妙物,有诸般种种功效。

    部落欢呼,猎杀到一只熊罴,对于整个部族来说,皆是士气大振之事。

    “今日若有弓箭在手,大家根本就没必要冒险,那山林间的猎物,还不是随意取用?”杨三阳一个人端坐在篝火前,脑海中不断沉思,各种查缺补漏。

    在这大荒世界,遍布危机,稍有不慎便是性命皆休的下场,他岂敢轻易冒险?怎敢不慎重?

    “只是想要制作弓箭,却没那么简单!”杨三阳暗自摇了摇头。

    有弓箭,这天地间所有野兽,皆可猎得。但弓箭却不是那么容易炼制的,不说别的,就说弓箭的弓弦哪里来?

    靠粗布麻绳根本就是个笑话!

    “眼下生活所需足够了,不可太过于贪婪。不过虽然没有制作弓箭的弓弦,但却可以提前做一些准备”杨三阳心中暗自沉思。

    走一步,看百步,才能在原始世界过得好。

    他终究不是那些蒙昧的原始人,所思所想俱都远远乎了众人预料。

    热气扑鼻,肉香飘逸,耶手中插着烤肉,放在杨三阳的鼻尖晃了晃。杨三阳笑笑,接过耶递来的烤肉,双目内露出笑意,摸了摸耶的脑袋,毫不吝啬的赞赏。

    “盘古~”

    耶的声音很脆,但是却显得僵硬。

    “耶!”杨三阳道了一声,然后低下头看着耶,略做沉思道:“你现在是越来越聪明了!”

    话语出口,是一片哼哼之声,杨三阳自己都听不懂自己说什么。就仿佛有一块铁塞在喉咙里,阻止自己的音。

    “唉,任重而道远啊!”杨三阳叹息一声,吃完烤肉转身走入洞府内睡下。

    他打定主意,一定要想个说话的办法,至少不能这么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