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一十二章 临渊结网,天道蜕变
    事实上证明,在这物资丰富的大荒世界,纵使众位原始人尚未领悟到陷阱的精髓,布置的陷阱并不是那么标准,却也依旧可以捕获到猎物。

    看着那不断在陷阱里挣扎的野猪、麝鹿,众位原始人面色兴奋,仰头高呼举起手中棍棒、石头,向着猎物砸去。

    杨三阳言传身教一个月,然后方才收手,任凭一群原始人自己去琢磨。

    若整个部落能将陷阱发挥到极致,基本上每个人都能打下来三五天的口粮。

    食物危机暂时解决,杨三阳的结网计划也已经步入了正轨。一个月内,部落中随处可见各种草绳,串着各种肉干在风中摇曳。

    结网,才是开启人类真正走向鼎盛的关键所在。有了网,人类才能在这无尽大荒,打下万世之根基。

    一堆堆上好的麻批被杨三阳挑出来,轻轻的整理好,不紧不慢的搓着。

    耶在一边好奇的看着,双目内时不时闪过思考的神色,似乎在好奇杨三阳又鼓捣出什么好玩有趣的东西一般。

    “网长九丈九尺、宽九丈九尺……”杨三阳在不断思忖着各种制网中面临的问题,不断搓动手中的麻绳。

    一个人想要编织成一张大网,速度不是一般的慢,好在杨三阳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在这漫漫大荒,闲着也是闲着,整日里没事干,吃饱喝足就搓麻绳。

    耶有的时候想要过来帮忙,却被杨三阳推掉,训斥他去一边制作绳索。

    足足三个月,杨三阳搓了九千九百根绳索,一切方才完工。

    这三个月内,部族大有改善,存下了不少的肉干,杨三阳专门开辟出储存肉干的石洞都要装满了。

    有了陷阱,部落中半数男子皆可有所得,足以供养整个部落。

    甚至于每日里都有十分之一的肉要剩下,被部落中女子制作成肉干,存放在杨三阳选定的山洞内。

    抬起头瞧见天空灼灼大日,空气中已经多了一抹凉爽。

    杨三阳眼睛里露出一抹神光:“只希望不要叫我失望!”

    结网其实并不难,关键是打结的方法,打出正确的绳结,才能编制出真正的网。

    杨三阳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拿出两根绳子,在两端各自打了个死结,然后两根绳子交叉打结,左边绳头绑在右边绳子上,右边绳子绑在左边绳子上。

    而且打结的时候,既不能太松,也不能太紧。紧了不容易调节长短,网眼的大小。松了,整张网都废掉了。

    其实杨三阳有一种更简单的打结方法,那就是找两根九丈九尺长的木头,然后在两根木头上分别系上绳索,确定好距离之后,在横向将一根根绳索绑上去。

    这种打结的方法最简单,却只适合捕获陆地上的猎物,亦或者做成吊床,或者盛装东西。若是去捕鱼,偶尔有网眼松动,所有的鱼都会跑掉。

    杨三阳要做的是不但能捕获陆地上大型兽类的网,还要制作出能捕获河水中鱼虾的渔网。

    网眼不可太小,半斤以下的小鱼不要,他只要半斤以上的。

    捕鱼看似简单,其实是一种智慧。网眼的大小,决定了一个人的福德。世人皆知不可涸泽而渔,低于一定尺寸的小鱼要放掉,只捕捞大鱼。若是将大鱼小鱼一锅端了,叫其断子绝孙,有损功德。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像是电鱼之类,皆太过,折损自身功德,累及子孙后辈,恐伤阴德。

    日日夜夜的忙碌,杨三阳闲着无事就打结,不断编织着丝网,一双眼睛看时不时向天空,却不见任何动静。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杨三阳渔网已经即将完工,一双手掌磨出了厚厚的老茧。

    打结九千九百九,伴随着最后一根绳索归位,晴朗的天空又一次风云汇聚,浩浩荡荡的大道之力灌注而下,弥漫于整张渔网上。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道不尽的奇光冲霄而起,浩浩荡荡笼罩十万里莽荒大地。

    不周山方向

    神帝摸了摸下巴,一双眼睛看向异象来源之处,低下头扫视着身后亲信:

    “你之前说,哪里被太一占据了?”

    “是!”亲信连忙道了一声。

    “可惜,如此宝物,必然不同凡响,就算本帝都要心动万分,想要一窥究竟。太一沉入此地休养生息,莫非鼓捣出了什么新玩意?亦或者说是有什么领悟不成?”天帝抚摸着下巴。

    “陛下,此宝气象非凡,百倍于之前,能惹出如此异象,纵使比不得魔祖手中灭世大磨,却也端的不凡。陛下想要降服魔祖,此物正好为之助力,不如叫属下带领一些人马,将那宝物为陛下寻来如何?”侍卫面色恭敬的道。

    “太一若不在,自然取了也就取了,火神当然不敢违背本帝的旨意!”天帝面带羡慕的看向那天边异象:“那可是大道之力,不知是何等宝物,竟然补全天地不足,弥补了天地间的法则……”

    “但那里居住的是太一啊,代表着太阳星的意志,乃天地间至阳法则之一,现如今本帝与魔族争锋,好不容易获得休养生息的机会,若强行插手夺了此宝,必然会惹得太一倒向魔族,反而得不偿失!本帝要的是证就混元,这宝物虽然诱人,但有了能如何?没有又能如何?并不影响本帝的实力!”神帝话语里满是不甘。

    宝物当前,但却因为种种顾忌重重,岂能甘心?

    “这等宝物,大荒众神,怕也要坐不住了!”侍卫苦笑着道。

    “他们敢掠太一的虎须吗?”天帝摇摇头:“闹腾不起来,再大的风波,面对太一也要熄火。”

    “不如引魔祖前去捣乱,然后给陛下一个名正言顺插手的机会如何?”侍卫低下头道。

    “荒谬!请神容易送神难,本帝纵使在贪图宝物,也不会做下这等糊涂事!”神帝摇了摇头:“此事不必再说,传我法令:所有神族修士,皆不可打扰太一修行。”

    “是!”侍卫苦笑一声,转头走了下去。

    看着那浩荡无极大荒世界,神帝眼中满是霸气:“宝物?本帝要的是混元大道,区区宝物又岂能惑我心神?更何况……太阴也在哪里涅槃,牵一发而动全身,贸然惊动,怕是不妙!不妙啊!”

    大荒世界

    一道道神辉自天边升腾,一道道气息渗透空间,在火神的领地上空不断来回盘旋,迟迟不肯离去。

    “唳~”

    伴随着一声清脆、霸道的啼鸣,天空中大日意志横扫虚空,只听得诸神惨叫,意识纷纷后退。

    “太一,你未免太霸道了!此乃火神领地,你……”有神祗不忿开口。

    “退或者死!”话语冰冷,毫无感情,一缕太阳神火缓缓自虚空中浮现。

    “罢了!罢了!陛下有令,我等不可与你争执,便叫你捡一个便宜,否则今日非要与你分出一个高下不可!”有神祗见机不妙立即撤去,只是口中却不饶人,继续谩骂不断,不肯输了气势。

    弹指间诸神走得干干净净,群雄站在天边,眼巴巴的看着那满天功德,不敢染指。

    “不对,天道发生了变化,天地间法则变迁不断,要出大事情了……”一位须发皆白的先天神祗猛然抬起头,面色骇然的看向无尽苍穹,说不出的悚然。

    “天道力量在不断增强!我的天那,天地间法则正在以一种玄妙的变化交织,不对劲啊……”

    “这不可能!大千世界怎么会忽然暴增百倍的本源之力!”

    有神祗骇然惊呼,双目内满是不敢置信。

    “这不可能!天道的力量竟然在短短几个呼吸间暴增了百倍还要多,这方天地到底发生了什么!!!”极西之地,一道高大的身影脚踏一尊黑色磨盘,面色骇然的看向苍穹:“我的身躯在不断颤栗!太恐怖了!太恐怖了!天道一定发生了重大蜕变!”

    魔祖身躯不断抖动,卷起了浩荡罡风:“天道如此强势,只怕诸神的作用会缩小,对我等先天神祗来说,未必是好事情啊!”

    “神帝,你发现了吗?”魔祖身形扭曲,跨越亿万里大地,降临于不周山之巅。

    神帝面色凝重,双目内露出一抹悚然,良久才长出一口气:“太可怕了!”

    “必须要证就混元,否则……”神帝没有多说,但魔祖却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天道又一次完善了,伴随着天道完善,大千世界的不断增强,那一线生机将会越来越小,我等想要超脱也会越来越难!”魔祖话语里满是凝重。

    “可曾找到促使天道圆满的根源?”神帝法眼睁开,打量着四方寰宇世界。

    “那可是天道,岂是我等能窥视的?努力修行吧,希望下一次你不要死在我的灭世大磨下!”魔祖周身虚空扭曲,慢慢消失在了不周山之巅,唯有冷清的话语在天地间响起。

    “天道蜕变,对我等来说,却是半喜半忧,未必是好事,也未必是坏事!”神帝叹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