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十一章 陷阱
    一道道隐晦的目光刚刚降临火神领地,便被一道淡漠的气机挡住,这股气机妙妙莫测,纵使杨三阳的法则之眼,也难以寻觅其踪迹。

    外界的事情杨三阳毫不知情,此时面色颓废的站在青石前,瞧着不断跪拜在地的族人,叹息一口气:

    “不应该失望,至少我已经又获得了一件宝物不是!”

    他也只能这般安慰自己:“至少我的底蕴再次增强了!在这大荒世界存活下去的几率,又增大了一成。”

    一根普普通通的草绳,悬挂于杨三阳的腰间,化作了其腰带,将兽皮围裙拢住,使得其不掉落下去。

    他不知诸神的难处,更不知道如今自家部落已经成为了是非之地。纵使诸神知晓其神异,也要有办法降临此地才行啊?

    更何况部落内的一切皆已经被太一笼罩,颠倒了天机,迷蒙了气数,一切显得扑朔迷离,外界众神根本就不敢靠近此地半分。

    “捆束法则!”杨三阳心中暗自感受着冥冥之中传来的玄妙,然后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跪拜的族人,连忙上前将众位族人扶起来,迎着众人狂热的眼神,杨三阳苦笑。

    也并非没有好事,至少自己在族中的威望又增加了!

    近乎于神的化身!

    转身看向神火,杨三阳心中暗动,不知为何总觉得那火焰变得不同了,这方天地的气机也不再一样,而是多了某种怪异的力场,火神的气机正在消散,逐渐被另外一种气机所取代。

    更甚者,杨三阳双眼看向神火,能朦胧中看到一只‘小鸟’隐匿在火焰深处,陷入了休眠沉睡。

    “那一日火球天降,到底生了什么!”杨三阳自神火中收回目光,暗中抚摸着怀中的玉球,那玉球内似乎有一轮圆月升空,闪烁出道道清辉。

    而之前略显灼热的玉石,此时已经不再灼热,反而是一片清凉,点点怪异气机没入其体内,潜移默化中改善着其根骨。

    “这玉球不简单!”

    杨三阳寻了兽皮,然后搓出细小绳索,缝制出一个简易皮囊,将那玉球包裹好,小心翼翼的挂在脖子上,成为了其装饰品。

    道道清凉的气机流入体内,叫杨三阳心中多了一点心安,虽然不知这清凉是何物,但绝非坏事。

    安顿好众位族人,部落里便开始了搓麻的大业,无数的铁线草被连根拔起,放在太阳下暴晒。

    “渔网不是那么容易编制的!”杨三阳抬起头看向湛蓝苍穹,其上飞云汇聚变幻莫测。

    绳索与网的明,将会彻底改善原始人的部落,使得原始人向文明出。

    有了网,便可以布置陷阱,化被动为主动,人族将会在大荒中面对着无数野兽占据主导位置。

    编制网是一件技术活,需要大量的麻绳,杨三阳这么点积蓄麻批绝对是不够的。

    “火焰代表着火之法则,绳索代表着捆束法则,那么网呢?”杨三阳抬起头,背负双手在阳光下来回走动:“或许什么也没有,将网归属于绳索之流。或许……”

    杨三阳安耐住心中悸动:“网可是倍数于绳索,功能作用也数倍于绳索,若真的有法则本源诞生,天地间功德降临,必然是数倍之前。”

    “火焰、绳索,尔等诸神瞧不上眼,那么网呢?”杨三阳低声嘀咕着。

    不论如何,他一定要引得诸神瞩目,唯有诸神关注到他,他才有长生不死的机会。

    制网的麻绳,杨三阳要亲自采割、炮制,每一分都要亲力亲为。绳索制作出来,杨三阳一边储备更多的材料,一边准备教授众人制作陷阱的技术。

    这一日,天朗气清,无数原始人自石洞内走出,杨三阳嚎出一嗓子,吸引了无数的原始人注意,然后指了指其中最为壮硕的领、力士,数十人向山中进。

    绳索制做陷阱该怎么用?

    前世他看到过荒野求生的视频,其中关于绳索的最简单用法便是弹力套陷阱。

    什么是弹力套陷阱?

    先,要准备观察到猎物经常通过的路径。这一点并不难,大荒中物种丰富,可以供人类捕猎的动物数不尽数。

    很快,杨三阳便确定了一头类似于野猪动物经常路过的路径,然后低下头仔细观察着道路,面露沉思之色。

    众位原始人却精神紧张的四处观望,手中火折子、火把碎石蓄势待,将杨三阳牢牢的护持住。

    这可是真真神子,纵使自己死亡,也绝不能叫神子受到半点伤害,否则火神降下灾劫,自己等人百死莫赎。

    没有理会众位原始人的紧张,在这凶险不断的大荒世界,失去了警惕性的下场只有死。

    道路上有那猪类动物留下的粪便,是新鲜的,很显然那动物经常在此地经过。

    然后,便是最为重要的打结。

    别想歪了,不是打劫,是给绳子打结。打出一个正确的绳结,不被野猪挣脱开,才是捆束住猎物的关键。

    只见杨三阳手指灵巧,迅在绳索的中央打了一个绳环,然后将绳头穿过绳环的中间,绕过主绳,再次穿过绳环,将打结处拉紧。

    打结至此完成,别看说起来简单,但学起来还是有一点门道的,最关键的是好用。

    猎物陷入其中,只会越挣扎越紧促,绝不会挣脱开。

    除非绳索断掉了!

    然后找一个合适的位置,将绳索捆束在固定的树木上,这根树木一定要牢固,不能被野猪挣脱开,然后将绳套之外的绳子绑好。

    然后使得绳套垂落于野猪必然经过绳套的位置,用小树枝撑开绳套作为陷阱机关,只要野猪经过,必然会触动树枝,绳索猛然收缩将野猪套住,此时野猪必然会惊慌失措的挣扎,然后那大树便会借助野猪的力量,将绳套越拉越紧。

    当然了,前提是你的绳索足够结实,若被野猪咬断、挣断,必然会打草惊蛇。

    绳索的质量不用质疑,数十个原始人壮汉都拽不断,捆束一只野猪自然没有问题。

    更高明的陷阱是从上方垂落绳索,落下树干枝条,使得整个绳索紧绷,若是野猪不小心路过,触动了机关树干弹动,将野猪悬空吊在树上,到那时纵使野猪有滔天本事,没有借力之处,也只能成为砧板上的肥肉。

    可惜,这是生长了不知多少年的古木,根本就不是这群原始人能拉弯曲的。

    布置好了陷阱,杨三阳拍拍手,扫视着众位原始人,带领众人回返。

    大荒太危险,稍不注意便是伤痕累累,各种毒物不知凡几,众人不敢多呆。

    一群原始人摸不着头脑的随杨三阳返回部落,继续着搓麻大业,制作着各种麻绳。

    一日无话

    第二日杨三阳领着一群原始人向山林间陷阱走去,遥遥的便听到一阵阵凄厉的吼叫,刺耳的声音惊得山林间无数野兽奔走。

    众人加快脚步,却见一只野猪脑袋被套在陷阱上,不断来回摇摆奔走,想要挣断绳索。

    “呼~”

    道道烟尘卷起,不用杨三阳吩咐,众位原始人已经持着石器飞了出去,那野猪见到一群原始人更是惊慌的挣扎,绳索越勒越紧。

    不多时,野猪失去了气息,躺在地上不断抽搐。

    一群原始人此时回过神来,双目亮晶晶的看着杨三阳,眼睛里满是崇拜。

    “成了!这个世界物资丰富,只要有心,日后至少天天有肉!”杨三阳心中微动,瞧着众位原始人狂热的目光,将绳索递给了一边的领。

    那领哆哆嗦嗦拿过绳索,面色迷茫的看着杨三阳,杨三阳指了指自家陷阱,在指了指领手中的绳索,领瞬间会意,拿起绳索便向着杨三阳布置陷阱的地方走去。

    杨三阳摇了摇头,打断了领的动作,指了指远处,要其自己寻找地方布置陷阱。

    领满面迷茫,杨三阳叹息一声,寻了另外一条路径,判断着野兽路过之处,然后对那领示意。

    领笨拙的布置着陷阱,几次被杨三阳打断纠正,然后一个陷阱终于布置完成。

    领面色希翼的看着杨三阳,得到杨三阳报以满意笑容时,方才咧嘴一笑。

    杨三阳指了指众人背后的绳索,不断为众人选定地方,指导着众位原始人该如何布置陷阱。

    没有言语的弊端就在这里,大家无法沟通,明明一句话便可以明了的事情,却需要连笔带划废掉半日的时间。

    好在,不枉费杨三阳一下午的忙碌,十几个陷阱布置好,众人抬着野猪往回走。

    若是部落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学会布置陷阱,那么整个部落以后便不会再有饥寒。

    男人出去捕猎,女人在家制作绳索,采摘果实,多么完美的社会秩序。

    可是想要这第一批原始人真个学会陷阱制作,短短三五日的功夫是休想,还需要杨三阳跟着一段时间,而且他也正要晒制铁线草,整日里无事可做。

    第二日,天刚亮,一群布下陷阱的原始人,便迫不及待汇聚一处,等候杨三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