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九章 鱼妖
    岂止凶险,简直是禁区!

    一口粉碎岩石的怪物,岂是原始人能够应付的?

    在这个世界,虽然原始人力量暴增,但草木山石等物体的质量也是随之而增强。

    就像是现代人人无法出手砸碎岩石一般,原始人也同样无法砸碎这方世界山中的青石。

    杨三阳只是轻轻随手一抛,那岩石尚未靠近水面,便已经被怪鱼咬碎化作齑粉。

    “噗通~”

    杨三阳又是一块石头砸落,又见一道黑影划过,那青石再次化作齑粉。

    “这厮似乎是妖兽,周身黑气滚滚,端的不凡!”杨三阳虽然不曾看清那黑影的样子,但是透过法则之眼,却看到了那滚滚妖气,带着凶猛血腥的霸道气机。

    “不简单!这绝不是普通鱼类!”杨三阳面色凝重,瞧着恢复了平静的水面,手中又是一块青石再次砸了下去。

    “呼~”

    黑风卷起,青石化作了齑粉,却见水波滚滚,一只长七尺,周身黑色鳞片细密,面露凶光的怪鱼竟然驾驭着风浪,悬浮于河水中,一双眼睛怒视着杨三阳。

    确实是怒视,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对方确实是在怒视他!

    山林间有妖王,河水中有大王,貌似也说得过去。

    那大鱼长七尺,周身鳞片幽邃,道道玄妙符文流转不定,闪烁着玄妙道韵。

    两条长长的胡须随风飘舞,电光流转,闪烁着道道雷霆,河水不断炸开。

    “嗡~”怪鱼面带凶悍,卷着风浪向岸边扑来,只是靠近岸边百丈之际,一道神辉垂落,惊得那怪鱼脚步戛然而止,瞧见那垂落的神辉,面露畏惧之色。

    “原来如此,靠近岸边百丈的河域,依旧在诸神的庇佑之中吗?”杨三阳心中若有所思。

    “砰~”怪鱼怒气勃,尾巴猛然一扫,一股浪潮打在杨三阳的脸上,带着一股咸腥味道。

    “这孽障!”杨三阳气的猛然站起身,此时那怪鱼面色傲然,挺拔身躯摇了摇,满是不屑的看着杨三阳,叽里咕噜一声怪叫。

    鱼的叫声他听不懂,只是对方那得意洋洋的表情,杨三阳却识得。

    竟然被一条鱼给鄙视了?

    “混账!”杨三阳拿起石头向怪鱼砸去,只见那怪鱼吐气成风,罡风过处将那青石化作齑粉。

    “嘶~这怪风若吹到我身上,岂还有活路?”杨三阳头皮麻,倒吸一口凉气。

    “哗啦啦~”浩荡河水被那怪鱼吞噬,弹指间一道水箭射出,虚空响起道道惊雷,水箭向杨三阳射来。

    杨三阳早就有所防备,连忙让开身子,只见背后青石炸开,碎裂无数。若叫那水箭射中,少不得凉凉的下场。

    “你这孽畜,竟然想杀我,爷我日后非要叫你好看不可!”杨三阳身形连忙后退,眼中满是惊悚,五年来时常有猿人前来此地洗澡,但是却从未有过这种怪鱼。

    见到杨三阳退去,那怪鱼面露不屑,尾巴一卷荡漾起层层波浪,转身没入了河水之中。

    “哎呦,我这小暴脾气不能忍啊!”杨三阳气急,转身往部落内走,寻找着合适的树木做鱼叉。

    叉鱼虽然难,但对于杨三阳来说,并非没有做过。

    耶此时心有余悸的跟在杨三阳身后,时不时惊魂未定的转身去看向那远处的河水,平静波涛下隐藏着绝世大凶之物。

    莽荒最不缺的就是树木,杨三阳瞧着一株五厘米左右粗细的树干,这小树长五米左右,杨三阳指挥着耶,二人合力出手,将那树木齐根折断,然后去掉枝叶,杨三阳寻来山石,不紧不慢的打磨着锋芒。

    大概过了半日,杨三阳磨制好鱼叉,一双眼睛放光的盯着河水,但是却并未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与一只鱼妖做对,他还没那么傻。

    避开鱼妖所在地,杨三阳远远走开十几里,来到了河岸边缘,瞧见那清澈见底的河水,眼中露出一抹笑容:“果然有鱼!”

    不但有鱼,而且还很大、很肥!

    原始时代,人类无法下水捕鱼,所以鱼类没有天敌。

    这水中之鱼各各皆有三尺,悠闲的在河中游走,似乎并不曾察觉到危机的到来。

    甚至于有的鱼就在杨三阳不远处,仿佛杨三阳根本就不存在一般,懒洋洋的游着,不曾察觉到危机。

    耶面色好奇的看着杨三阳,再看看河里的鱼,整个人直流口水。

    “嗖~”

    杨三阳手腕一抖,手中鱼叉已经消失不见,然后河里出现了一抹血腥,那河里的鱼虾似乎察觉到了不对劲,疯狂的向四方逃窜着。

    鱼竿在不断抖动,可惜却无法脱离杨三阳的掌控。

    手掌一挑、一甩,一条三尺长的大鲤鱼落在了岸上,耶面色欢喜的蹿出去,手脚并用忙乱的按住那大鱼。

    大鱼滑不留手,耶此时急的哇哇叫,将整条鱼压在身子下。

    “今晚有口福了!不过……纵使多年过去,我这叉鱼的本事依旧不曾退步!”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追忆、感慨,当年其家乡的门前就有一条河,自己十几年的叉鱼经验,到这里依旧适用。

    “嗖~”

    水波又是一阵急荡漾,伴随着道道水花,又有一条鱼被其插中,扔到了岸上。

    叉鱼不单单是技术,更是经验,因为叉鱼时折射的原理,很多人都难以适应,无法判断鱼的真正位置。

    不过难不倒杨三阳,6续换了几个位置,不过小半日便有二十多条三尺长的大鱼落在岸上成为了其战利品。

    “嗖!”

    血花喷溅,鱼叉抖动,还不待杨三阳将那鱼挑起,只听得‘咔嚓’一声响,自家鱼竿竟然齐根而断,接着那熟悉的身影悬浮于河面,面带得意之色的盯着杨三阳,一低头将杨三阳插中的鱼叼起来,那半截的鱼叉还依旧停在了那条鱼的身上。

    “咕嘟~”

    那大妖竟然当着杨三阳的面,得意洋洋的将那大鱼吞了下去。

    “你这孽障,为何与我为难!”杨三阳面带愠怒之色,好不容易叉到一条鱼,竟然被人给半路截胡,他能高兴才怪。

    “砰~”

    回应他的是那大鱼尾巴卷起的浪潮,将其浇成了落汤鸡,然后大鱼口中喷出水箭。

    纯粹的水箭,神威并不会去拦截。

    杨三阳赶紧侧身跳开,避开了那大鱼的凶威,脚下青石裂开,化作了齑粉。

    “嗖~”

    杨三阳手中鱼叉下意识一挥,向那怪鱼插去。

    只见怪鱼大嘴一张,咬住鱼叉猛然一甩,杨三阳身躯晃动,差点被大鱼拖入水中。

    “唰~”

    杨三阳见机不妙赶紧松开鱼叉,只见大鱼口中水箭再次射出,这一次目标竟然是在远处好无所觉的耶。

    “不要!”

    杨三阳面色狂变,呲目欲裂,眼中满是惶然。

    箭矢射出,耶在一边忙着抓鱼,淬不及防下被水箭击中,便听一声痛苦的哀嚎,整个人腹部被洞穿,那箭矢自其后背透出。

    这可是皮糙肉厚的原始人,竟然挡不住对方纯粹的水压箭。

    “混账!”杨三阳面色难看,眼中杀机流转,顾不得那鱼妖,连忙扑倒在耶的身前,瞧着满地翻滚哀嚎的耶,全身已经尽数被血水打湿。

    “莫要动!”杨三阳连忙一声呵斥,压住了耶的身躯,叫其不在动弹,然后迅施展后世的简单包扎之术,无数绿色粉末自兽皮袋子中洒落,涂满了耶的整个身躯。

    这是后世的云南白药、三七粉,杨三阳平日里闲着无聊备用之物,不曾想今日真用到了。

    巴掌大小的人参塞入耶的口中,耶总算是吊住了命,面色绝望的看着杨三阳。

    左侧肋鼓全断了,肺叶被洞穿,还好有救!

    有他准备的草药,再加上那不知长了多少年的人参,耶的这条命是保住了。

    回头去看河水,怪鱼已经消失不见,杨三阳瞧着痛苦哀嚎的野,深吸一口气:“我还是小瞧了这个世界,能喷出如此水箭,那怪鱼的本事又该有多大?”

    安抚了耶一会,杨三阳跑到丛林中,召集来几个原始人,将耶托着回到了山洞。

    无数原始人面色好奇的看着那一条条肥硕大鱼,眼睛里满是好奇、诧异,这可是白花花的肉啊,众位原始人拿着大鱼,不断来回摆弄,看向杨三阳的目光敬若神明。

    晚上吃烤鱼肉,还有鱼汤。

    耶在不断哀嚎,但好在小命是保住了,杨三阳又一次见证了大荒的危险,即便是一条鱼,也不可小觑。

    杨三阳拿着炮制好的药材为耶换药,众位原始人面带好奇之色的围上来,一双双眼睛亮晶晶的光。

    原始人智慧是有的,而且绝对不低,只是往日里的生活习惯,禁锢了其思想。

    众位原始人好奇的拿着杨三阳炮制好的药材轻嗅,不断来回打量,眼睛里充满了好奇之色。

    杨三阳没有阻止,只是叹息一声,没有十天半个月,耶是休想跟着自己到处蹦跶了。

    “不过,原始人的生机还真是强悍!”杨三阳的眼中露出一抹惊叹。

    月色如钩

    杨三阳在月色下摆弄着铁线草,眼睛里露出一抹冷光:“等着吧!早晚有朝一日要吃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