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五章 晴空一声霹雳响,大千世界自此新
    “砰!”

    只是稍一触碰,那原始人便已经灰飞烟灭,化作灰灰消散在天地间。

    “这?”杨三阳愣住了,万万没想到自家火焰竟然有如此神威。

    杨三阳却不知道,自家火焰看起来像火焰,但却是一团法则本源,乃是文明之火,稍有碰触便是化作灰灰的下场。

    杨三阳愣住了,那群涌来的原始人也俱都纷纷愣住了,仿佛遇见洪水猛兽一般远远退去,惊悚的扫视着杨三阳手中的火焰。

    此时女首领赶来,一双眼睛看着地上灰灰,然后看着手持火把的杨三阳,在看其面孔,叽里咕噜不知道喊着什么东西。

    言语障碍无法交流沟通,但却不妨碍肢体动作,却见女首领指着杨三阳的脑袋,激动得不知叫唤着什么,然后深深跪拜了下去。

    无数原始人围绕杨三阳来回走动,一双双眼睛看着杨三阳的眉心,然后下一刻呼呼啦啦的跪倒一大片。

    “怎么回事?”杨三阳一愣,纵使是和这群原始人生活了五年,此时却也依旧有些懵逼。

    一群原始人不断叩拜,接着各种果子、肉食毕恭毕敬的端上来,呈现于杨三阳身前。

    面对着那群毕恭毕敬的原始人,杨三阳似乎懂了什么,也不管其他,拿着半生不熟的肉便往肚子里塞去。

    危机,就这么解除了!

    过了许久,一众原始人散去,唯有几个女性原始人在其身边毕恭毕敬的站着,杨三阳有些摸不着头脑。

    渴!

    任谁吃了那么多的肉,都会渴得不行,更何况杨三阳已经两日没有进水。

    抚摸着自家脑袋,杨三阳心中疑惑,不知自家脑袋究竟有何变化,竟然叫众位原始人如此的恭敬。

    来到河边,杨三阳低下头去喝河水,心中惊疑的看着水中倒影,在其眉心处,一朵怪异的印记凝固,仿佛是一团火焰般栩栩如生。

    尽管河水朦胧模糊不清,但是却也勉强能看出面部轮廓。

    以杨三阳的智慧,对于众位原始人的恭敬有了几分猜测,众位原始人必然是将自己当成神子,亦或者火神化身之类,游走于尘世间的神明。

    众人供奉的神火竟然跑到杨三阳脑袋上,那岂不是说明杨三阳便是火神?

    不过如今杨三阳掌握了一种火之本源法则,说是火神也不为过,只是他不懂修炼之道,根本就不懂得操控这本源之力,也不知这本源法则的珍贵性。

    “我就这么屌丝逆袭了?从一个草根,化作了部落的神明?”杨三阳愣了愣神。

    杨三阳在这里愣神,但是却不知冥冥中有一个人生最大的危机即将降临,冥冥中一股伟大意志在沉睡中朦朦胧胧欲要复苏:

    “是谁,惊扰了吾之沉眠?”

    “咔嚓!”

    晴空一道霹雳,划过亿万里大地,惊得无数妖兽在山中狂奔。

    冥冥之中,肉眼不可见之处,道不尽的玄黄之气自天地间弥散而出,刹那间汇聚垂落,不待诸神追查那玄黄之气的下落,玄黄之气已经失落无踪。

    “功德!凝为实质的功德!”

    无数神明纷纷惊醒,瞧着那海量功德,眼中露出一抹羡慕。

    杨三阳看不到,那无量功德化作实质,没入其身躯内,消失隐匿无踪。

    “钻木还没有烧完?这玩意威力太大,放在哪里我都不安心,总不能一直这么拿着!”杨三阳看着手中钻木,干枯的树枝上没有任何异象,丝毫看不出之前弹指间将原始人化作灰灰的威能。

    随即钻木靠近山石,出乎张百仁预料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山石竟然瞬间气化,成为了空气,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化作岩浆。

    “这……”杨三阳愣住:“这玩意如此威能,是个宝贝,但我也不能一直用手攥着呀!”

    心中念起,钻木消失,惊得杨三阳一惊,连忙翻转身躯:“哪去了?”

    似乎感知到杨三阳的心意、焦急,那钻木竟然不知何时重新出现在其手上。

    “咦~”

    杨三阳不傻,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各种小说怎么能不看?各种玄幻电视怎么不看?

    “人家法宝都能在身躯里变没,我这钻木又有何不可?想来不是跑到我身体里,就是跑到我身边某一异次元内!”杨三阳心中有了猜测,那神火在一次消失,这回两手倒是都空了出来。

    “有趣!”反复试验了几次,杨三阳收敛宝物,一双眼睛忌惮的看着四周:“宝物岂能轻易展露于人前?”

    倒是一边的几个女性原始人,瞧见杨三阳的神异之后,眼中更加恭敬,露出道道狂热之色。

    却说火神意念浩浩荡荡扫过整个领地,乃至于无尽虚空,历经杨三阳乃至于整个部落之时,却见神物自晦,并且能遮掩天机,火神根本就不曾发觉到其中异常,只能略带不甘的继续陷入沉睡。

    若叫杨三阳知晓火神意志曾经降临过,必然会悔的捶胸顿足,暗恨自己为何不施展神异,吸引火神的注意力。

    至于说到那时火神是选择弹指间将这蝼蚁灭掉,还是说别的什么东西,那便是两种情况了。

    回到洞府,杨三阳吃饱喝足开始琢磨神火之事,自从钻木取火成功之后,杨三阳似乎对于冥冥中的事情有所感应,那祭台上的‘火焰’绝不是众人使用的火焰,而是火神的一道意志。

    甚至于莫名其妙的他就懂了一点因果循环,为何神火不可杀生,神火杀生便等于火神杀神,杀生便是业力、因果,因果之力玄妙莫测,纵使神明也不愿意过多的牵扯上。

    原始人若想动用神火杀敌,那不知多少野兽要遭殃,无辜杀戮这些凡俗野兽,不知要增添多少业力。

    火神笼罩地界不知多少部众,若是这无数部众皆用火焰杀敌,这般庞大业力,纵使火神也头疼。

    好生生的谁愿意去沾染因果业力?

    这就是明悟!

    莫名其妙的就懂了!

    虽不知自家直觉来源于何处,但杨三阳却相信,事实就是这样!

    “日后若无必要,这宝贝万万不可拿出来!否则必然会惹出大因果!”杨三阳心中一个声音在不断回荡。

    宝物虽然不能拿出来,但即便是普通钻木取火,那凡俗之火也是野兽的克星。

    是夜

    众位原始人回归,杨三阳扫视过那无数原始人,在熊熊神火前无数原始人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更甚者,自家母亲也已经让出属于首领的位置,将杨三阳推了上去。

    端坐在哪里,看着一群毕恭毕敬的原始人,杨三阳心中没有半点快意,有的只是沉甸甸责任。

    摆放在杨三阳身前的是一只只烤肉,托这次大劫的福,外界无数野兽自相残杀,留下了满地残尸,至少未来几个月内,整个部落怕是不会缺肉吃了。

    瞧着那一个个枯瘦的身子,双目内露出的期望、渴求,杨三阳二话不说,自烤肉上扯下一块肉,然后将剩下的烤肉推了出去。

    女首领见此一步上前,撕下一只羊腿走到一边,然后剩下无数部落勇士开始瓜分肉食。

    这一次,部落里不缺肉,大人小孩管够。

    首领,在部落里拥有优先权!

    优先选择配偶,优先享用最好的食物!

    不知为何,吃着神火烤出来的肉,杨三阳总觉得少了一点味道,那种人间烟火的味道。

    “这是责任!我既然端坐在领袖的位置,首先任务便是壮大部落,使得整个部落的人活下去!”杨三阳撕扯着手上烤肉,眼睛里露出一抹思索。

    部落想要强大,最先干什么?

    除了源源不断的勇士,便是大部分原始人都要掌握钻木取火的法子,并且会使用火焰。

    火焰,才是文明的开端。

    择日不如撞日,眼见洞府内一群原始人吃完饭便要开始造人运动,杨三阳吼了一声,惹得无数原始人投来注视的目光,杨三阳手持早就准备好的钻木,开始在准备好的朽木上摩擦起来。

    这一举动,顿时惹得无数原始人投来好奇的目光,待到木棍青烟冒起,有火种诞生,杨三阳赶紧将火种倒在干枯的草木上,然后轻轻吹动。

    青烟浓烈,下一刻只听得‘呼’的一声响,枯草引燃化作熊熊火焰,惊得那无数原始人纷纷跪倒在地不断叩拜,面露虔诚之色。

    “成了!”张百仁轻轻一笑,将一堆木柴点燃,看向了女首领,将手中钻木递过去,做出钻木的动作。

    女首领如遭蛇咬,手中钻木落地,露出敬畏之色。

    好在张百仁耐心坚持,不断安抚女首领,只见那女首领颤抖着手掌不断在钻木上来回卷动,下一刻青烟升腾,有了杨三阳钻木在前,这一次钻木速度快的出奇。

    “轰~”

    无数原始人又是一阵叩拜,女首领面色激动的把持着火焰,双目内亮晶晶的满是泪光。

    这一夜,无数原始人辗转反侧!

    这一夜,杨三阳彻夜难眠,看着那熊熊燃烧的火焰,眼角处一抹晶莹缓缓滑落:

    “此后,我必然率领人族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