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四章 钻木取火
    不癫狂,不成魔!

    唯有到了绝境,人才会挥出那种不可思议,蔑视王法、不敬公候、不拜鬼神的力量。

    虽然才仅仅两日不吃饭,但再加上以前多日不曾吃饱,杨三阳觉得自己与饿了七八日的人没什么区别。手脚软,头晕眼花,双腿软得甚至于搓动那干枯的钻木都十分困难。

    钻木取火分为三个部分,第一要选取一个合适的钻木,第二便是选取一个让钻木钻的木板、朽木之类,第三便是干枯之草。

    诸神不许我使用火焰,那我便自己动手!

    而且在这个诸神执掌一切秩序的世界,杨三阳心中也没底,不知钻木到底能不能出现火焰。

    不过,这个世界有摩擦,就不会违背物力定律。

    可能是癫狂情绪的作用,杨三阳体内最后的力量爆出来,手掌夹住枯木,在那拳头大小的朽木上,一个事先挖好的坑洞出现。

    搓!

    飞快的搓!

    疯狂的搓!

    杨三阳感觉自家度从来都没有这般快过,双手一阵剧痛,接着便是麻木,整个手臂仿佛不是自己的,已经失去了一切知觉。

    一下

    两下

    三下

    ……

    杨三阳双目赤红,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没有原始人注意到他的动作。

    “出来!快出来!给我出来啊!”杨三阳心中不断咆哮,压抑了五年的情绪,此时轰然爆。

    “轰~”

    “轰~”

    “轰~”

    惊天地动的声响自大千世界冥冥之中回荡,此时此刻大千世界无数神圣、妖王,据都在冥冥中听到了一阵急促的摩擦声。

    摩擦声?

    好像是一种急促的摩擦声,就像两根枯木不断的摩擦在一起。叫人摸不着头脑。

    刹那间,无数伟大的存在自修炼中醒来,一双双眼睛扫视着眼前这方世界,甚至于有神圣下意识挠了挠耳朵,然后却觉那摩擦声依旧存在。

    没让众人疑惑多久,只见虚空中电闪雷鸣,无尽彩光祥瑞冲霄而起,震动整个大千世界。

    冥冥之中,无数伟大存在俱都凝神向那彩光祥瑞望去,此时天花乱坠地涌金莲,在那天花之中,无数先天鸟篆、大道符文流转不定,法则秩序交错不休,正在飞的衍生。

    “法则,这是一种新的法则!天地间竟然凭空诞生了一种新的法则!”

    太阳星中,一只沉睡的神鸟猛然睁开双目,腹下三只爪子不断震动,然后一只爪子伸出,横跨无尽时空亿万里世界,向着那新衍生的法则抓去。

    不论什么时候,何等法则,都是在初生之时最为清晰,最为容易参悟。

    任何一种法则,对于这些至高主宰来说,都具有不可思议之力无法言述的吸引力,若能参悟一二必然大有所获。

    更何况,在三足神鸟的感知中,这是一种新生的火之法则,乎了自己认知的火之法则。

    “砰!”

    不朽的力量弥漫,三足金乌的爪子与那满天金莲碰撞,竟然被法则之光击飞。

    天地之威,不容亵渎!

    大千世界,有新的法则诞生,对于世界来说是一种完善、弥补、增益,有大功德。

    “简直不知死活,天地之力也敢妄自挑衅,真是……”中央至高之处,一身形朦胧的身影瞧着三足金乌的动作,不由得嗤笑一声:“就算是本帝也不敢触及那天地意志垂青的法则,更何况是你?”

    “那是火神的地界吗?”男子转身看向身后一侍卫。

    “回禀神帝,正是火神地界!”有侍卫恭敬道。

    “记得火神三千年前被魔祖灭世大磨所伤,正在陷入沉睡,如今这般大动静,也不知清醒了没有!”神帝背负双手:“你进入火神领地,去寻找那法则之源,万万不可叫其落在魔祖手中。”

    “是!”侍卫领命而去。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道不尽的祥瑞彩光在虚空中流转,可惜这里是火神领地,谁也不敢贸然涉足。

    而火神呢?

    又在三千年前陷入沉睡,却不知是否醒来与否。

    整个洞府外无数野兽似乎感知到那天威降临,纷纷哀嚎着逃窜,稍有迟疑便在天威下化作齑粉,成为元气回归虚空。

    可惜

    外界那恢弘浩荡,弥漫大千世界的景象杨三阳不曾看到,他更不曾看到,随着他急钻木,伴随着那巨大的摩擦力,冥冥中一股伟大的法则,在其手中衍生。

    法则,纵使是衍生,杨三阳肉体凡胎也不可查见。

    一条条诡异的纹路,在钻木上不断交织纠缠,法则之源在不断孕育,不朽的纹路缓缓衍生。

    杨三阳看不到那法则的纹路,看不到那不朽的力量,只能看到在钻木之间,点点星火、青烟逐渐冒出。

    见此

    杨三阳心神越加癫狂,手掌搓动越加急促,那青烟也越来越浓,然后竟然‘砰’的一声自己点燃。

    不错,确实是自己点燃,化作了一个火苗,在钻木上不断燃烧。

    按照正常钻木取火,都是待到摩擦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产生暗火,然后将那暗火倒在软草上,用暗火点燃软草。

    可到了杨三阳这里,不知为何竟然直接将钻木点燃!

    “嗖!”

    杨三阳只觉得眼前一花,那钻木上火焰竟然带着恐怖的灼灼之力,向其脑袋撞来。

    来不及惨叫,杨三阳一愣,只觉得眼前一花,眉心处一阵灼热,然后双目复得清明,那火焰依旧是火焰,静静的在哪里燃烧。

    只是不知为何,在杨三阳感知中,这钻木似乎沉重了不少。

    赶紧利用钻木上的火焰将稻草点燃,然后杨三阳看着自家火焰,明显与那火神的火焰是两种颜色。

    火神的火焰是红色,自己火焰却是七彩之光!

    火神的火焰混元一团,自家火焰灯芯、外焰层次分明!

    稻草点燃,随手将那钻木扔在一边,却听得‘嗤’的一声,脚下坚不可摧的青石竟然仿佛散沙一般,被钻木齐根而入,扎了进去。

    “这?”见此一幕,杨三阳愣了愣神。

    顾不得那钻木,杨三阳拿着准备好的火把,走出角落正要向外界冲去,可是下一刻却惊呆了,脚步也不由得停滞。

    一群原始人聚集在洞口,疯狂的对着外界虚空叩拜。在看外界哪里还有什么兽潮?所有野兽不知何时走的干干净净,唯有那无数的原始人疯狂叩拜着。

    “这……”杨三阳一阵愕然。

    他之前躲在最深处的角落里钻木取火,但是守在洞口的原始人却看到了天花乱坠地涌金莲的天象,一时间整个部落陷入癫狂的朝拜之中,只有杨三阳一个人持着火把,傻傻的愣在那里不语。

    部落危机就此解除

    杨三阳熄灭火把,来到自家之前钻木的地方,瞧着齐根没入的钻木,却不知该如何将其抠出来。

    似乎感知到了杨三阳的心意,那钻木竟然自动自岩石中飞出,悬浮于身前。

    钻木上的火焰虽然微弱,但却给杨三阳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

    “怪哉,整根钻木不同了!”张百仁伸出手将钻木拿在手中,仔细的观看,却依旧那般不起眼,只是其上火焰燃烧,不见消耗和烧尽。

    若有神人再此,看到那一团火焰,必然会惊呼出声,这哪里是什么火焰?分明是一团永不磨灭的法则!

    但在杨三阳的眼中,这就是一团火焰!

    没有人顾及杨三阳,早就饿得手脚软的原始人,此时癫狂的冲出洞穴,向丛林扑去。

    在他们看来,之前天降仙光,定然是神明出手,将所有怪兽赶跑,有神明照看,自然不必在担心那诸般种种危机。

    入目处

    所有能吃的草根树皮、植物根茎,树上的果子,尽数落入原始人口中。

    在饥饿的驱使下,没有什么比填饱肚子更重要。

    原始人饿,杨三阳更饿!

    此时只觉得头晕眼花,整个人踉踉跄跄的闯出洞府,向那树林扑去。

    瞧着树上略带青涩的果子,杨三阳二话不说,摘下来疯狂的往口中塞。

    天空阳光明媚,活着真好!

    杨三阳在塞着果子,无数原始人也在塞着果子,忽然间一个原始人似乎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转身瞧着杨三阳手中不灭的火焰,刹那间瞳孔扩散,一声凄厉的吼叫传开,惹得无数原始人侧目,纷纷向着此地赶来。

    虽然原始人没有言语,但通过声音,还是能出集合、分散、危险指令的。

    无数原始人拥簇而来,然后看到了杨三阳手中火把,刹那间只觉得晴天霹雳,世界末日降临!

    他们看到了什么?

    渎神!

    渎神者!

    怒!

    道不尽的怒火!

    无数原始人喘着粗气,一双双眼睛里满是暴躁、愤怒,怒视着杨三阳。

    “吼~”

    一声怒吼,众位原始人向杨三阳扑来,欲要将其扑倒在地。

    他们要将眼前这该死的渎神者抓起来,送到火神的祭台前,平息火神的怒火,祈求火神的宽恕,希望火神不要迁怒于整个部落。

    神火,唯有神才能掌控,才能迁移!

    凡人擅自迁移,乃渎神之过!

    “砰!”

    杨三阳下意识挥舞手中火把防御,只见距离其最近的一个原始人竟然刹那间碳化,化作灰灰消散在天地间,连声音都来不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