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三章 不可亵渎
    第二日

    不待天边第一缕朝阳出来,杨三阳便已经站在洞口,看着天边那一缕浩浩荡荡的东来紫气,张开大嘴不断呼吸。

    别想太多,他不过是抱着一万零一千的幻想,万一真能吸一口紫气呢?

    吸了一肚子冷风,原始世界的清晨还是有些凉,迎着周边众位原始人看傻子般的表情,杨三阳苦笑一下,紧了紧身上勉强包裹住身子的兽皮,踏步走出了洞府。

    活着就要干活,不采摘果子就要饿肚子,部落里不养闲人。

    他虽然是个孩童,不需要承担太大的担子,但会卖乖的孩子有奶吃,杨三阳体内有一个现代人的灵魂,岂会真的干瞪眼在一边瞧着?

    每次采摘的果子虽然不多,但却足以吸引那些大的原始人注意,但凡有剩余的肉食,孩童中第一个分到的总是他。

    不过今天杨三阳却不准备去采摘果子,随意采摘了几个果子胡乱果腹之后,杨三阳行走在草地上,一双眼睛遥遥看着那祭台,眼中露出一抹坚定。

    “成则可改变命运,败则成为渎神者,被火神活活的烧死!”杨三阳慢慢低下头,收敛了心中情绪,一双眼睛贪婪的看着最后这方世界的蓝天白云,然后跨步走入部落不远处的丛林内。

    关于钻木取火的每一个步骤,都在杨三阳心中装着,五年来虽然没有动手,但在其心中却已经推演了无数遍。

    渎神者死

    火焰是神的权利,是火神的力量,自己钻木取火,只怕会触怒火神,夺了火神权柄。

    杨三阳面色纠结的行走在丛林内,寻了一只干枯的木棒,至于说钻木取火的干枯稻草,他早就有所准备。

    稻草,是晾晒了好几年的稻草,木柴是其挑选了好几年的木柴。

    俱都是干枯至极!

    只是当其真的拿起钻木之时,瞧着远处古井无波的神火,却忽然动犹豫了。

    没有人不怕死!

    五年前的记忆,触目惊心犹若是昨日。那火焰中化作灰灰的孩童……。

    “嗷……”

    一阵凄厉的嘶吼传来,伴随着惊慌失措杂乱的喊叫,杨三阳心中一惊,扭头看向远方,却见铺天盖地的猛兽成群捕食而来。

    狩猎队的壮汉在亡命狂飙,手中木棍、石器皆已经四处飞散,山林间采摘果实的女子,此时一个个二话不说向着洞府内蹿去。

    “兽潮!!!”杨三阳悚然一惊,卷起地上的钻木与枯草,拔腿便向洞府内跑去。

    不跑?等着给兽潮做点心?

    对于兽潮,他并不陌生,五年来倒也经历了几次。肯定是外界山林内有大妖出世,方才形成如此恐怖的兽潮,逼得野兽亡命狂奔。

    昨夜帝流浆倾撒大地,没有大妖诞生才奇怪呢。

    亦或者有大妖欲要狩猎人族,但部落所在之地,却被火神庇佑,妖兽虽然神通广大,但也不敢触怒神威。不过妖兽虽然无法进来,但却可以驱使野兽前来捕杀人类。

    每次兽潮,人类必然损失惨重。

    在空旷的草地上,人类腹背受敌,万万不是这些凶猛野兽的对手。留在旷野的下场只有死,在强壮的勇士,在露天的平原也唯有被野兽撕得粉碎的下场。

    杨三阳此时看得真切,狩猎队壮汉在山林间面对着那铺天盖地的兽潮,完全毫无反抗之力,数十个大汉转眼间便成为了几块,血淋淋的尸体在山林间到处被兽群抛飞,更加刺激了野兽的凶残。

    “呜嗷~”

    兽群向石洞逼迫而来,瞧着那漫天遍野的凶兽,杨三阳只觉得手脚软。

    从未有过这么多的猛兽,细一看怕不是有上万!

    “大荒外定然有了不得的妖王诞生,以后日子难熬了!”杨三阳眉头皱起。

    思忖的功夫,无数原始人已经涌入洞府,手中持着长矛与外界铺天盖地的野兽对峙。

    洞口就那么大,野兽在多,也就是那么十几只的攻击力,数千部众完全不怯。

    “按照往日里的规律,兽群只要守在此地半日,无法狩猎到洞府中的人类,便会自动退去!”杨三阳低下头,松了一口气。

    对于门外铺天盖地的野兽,他并不担心。只是看着兽群中那一具具血淋淋的身躯,便不由得怒火自心中冲霄而起。虽然他与那些大汉不能沟通,甚至于双方没有血缘关系,但毕竟是自己的部落族人,养育着自己,此时竟然被那无数野**杀,活生生的一口口咬死,成为其口粮,杨三阳便觉得心中一股怒火难以泄。

    那股怒火不单单是针对兽群,更是针对那无法预测的未来!眼前生活在不作出改变,或许日后下一个被野兽咬死的就是自己!

    那种无力、迷茫,叫人永远都无法体会!

    从早晨到日上中天,直至夕阳西下,外界兽群不断躁动,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对着洞府起冲击,叫杨三阳心中起了警惕。

    “一天了,按理说兽群早就该退去,毕竟野兽也要吃东西的不是?怎么今日还不走?”杨三阳眼中露出一抹凝重。

    夜

    洞府内神火熊熊,洞府内擂鼓声震乾坤,数千族人饿着肚子,那声响叫人心惊。

    本来众人平日里便吃不饱,再加上一日不吃饭,怎么受得了?

    无数原始人此时眼中也露出了一抹惶恐、焦躁,似乎意识到了眼前情况的不妙。

    可惜

    即便是明月高悬,外界兽群躁动不安,却依旧没有退去的征兆。

    这一夜,杨三阳没有合眼,死死盯着洞府外那一群绿油油的眼睛,只期盼神明能够出手,将眼前的兽群驱走。

    无数部众纷纷跪倒在地,对着那神火不断叩,可惜他们的神明似乎已经将其遗忘。

    不知何时,杨三阳累得已经昏昏睡去,临睡前一个念头隐约在脑海里流转:“或许,明日醒来那些野兽就不见了!”。

    旭日东升

    疲倦中的杨三阳睁开双目,迎着天边那升起的第一缕紫气,然后看到了那依旧在洞府外徘徊的兽群,手掌下意识紧紧攥起,指甲刺入了掌心,唤醒了其麻木的神经。

    “没走!还在!”杨三阳的心不由得一沉,扫过部落壮汉,那无数忧心忡忡的眼睛,还有无数婴儿的哭声在耳边萦绕,更叫人心烦意乱。看着一个个原始人嘴角蜕皮、干裂的唇部,下意识的咽了咽干涸的桑子,一点声响也不出。

    饥寒交困,这一夜是如此的难熬!

    “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不知多少婴孩要饿死!”杨三阳低垂下眼眉,双目内露出一抹凝重。

    动物可以三天不吃饭,但却不能三天不喝水!

    更何况还有尚未满月的婴孩?

    “这次兽群与往日里绝不相同!”杨三阳已经意识到眼前兽群的不一样。

    婴孩哭啼声叫人心烦意乱,杨三阳猛然站起身,向着那熊熊燃烧的神火走去。

    “啪~”

    尚未靠近神火,杨三阳的肩膀便被拿住,母亲那带着智慧的眸子,仿佛看穿了杨三阳的一切,挡在其身前。

    杨三阳直视着领,女领却寸步不让,周边无数部众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纷纷围绕着神火站起身,将杨三阳隔绝在外。

    许久

    杨三阳低下头,退到了一边。

    众位原始人却不曾散去,依旧围绕着神火不断叩拜。

    “啪~”

    肩膀又一次被拍动,一个熟悉的面孔映入其眼帘,杨三阳认得他,部落里公认的勇士,最强壮的原始人,此时一双眼睛看着他,眸子里满是赞赏,但却认真的摇了摇头。

    多年相处,杨三阳看懂了对方的意思,他虽然赞赏自己的勇气,但诸神不容亵渎。

    原始人一号,这是杨三阳给他起的名字!

    坐在角落里,杨三阳闭上眼睛,思虑着破局的办法。

    现如今唯一能做的便是等!

    手中攥着钻木,杨三阳心绪不定,他终究是贪生怕死之人,好死不如赖活着,面对生死间的大恐怖,没有人能轻视。

    “或许,明日兽潮便退去了呢?”杨三阳在安慰着自己。

    “吼~”

    兽潮又一次暴起,这一次防守是如此的艰难,饿了一天一夜的原始人,各各手脚软,他亲眼看着一个原始人一时不慎被兽群拖了出去。

    “这或许是我来到此方世界,最为难熬的一劫了吧!”杨三阳叹息一声。

    然后夕阳西下,几次兽潮,6续有人殒命。

    直至第二日,洞府内第一个婴孩失去了哭啼,那个绝望的母亲割裂手腕,鲜血流入了那个婴孩的口中。

    可惜

    那个脆弱的生命再也无法醒来!

    杨三阳盯着那婴孩,那一双纯净的眼睛在看盯自己,犹若是一把刀子割裂了其心脏,插入其肺腑。

    长时间吃不饱,再加上两日饥寒,滴水未进,杨三阳只觉得头晕目眩手脚软,心中升起一股烦躁。

    外界兽潮却依旧是没有退去的意思!

    那不曾退去的兽潮,打破了其所有幻想!

    “等不了了,我不敢赌!我绝对熬不过两日!”迷糊中杨三阳的意志不断翻滚,迸出来惊人的力量,五年压抑一朝爆,犹若涛涛洪水,再也无法停止,脑海中一句话不断反复盘旋:“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不如拼了!”

    所有意识都消失,只剩下这一句话,以及那癫狂的意志。

    猛然扯开了自家身上的兽皮,这一刻杨三阳双目充血,癫狂犹若是疯魔。

    兽皮铺放在枯草下,杨三阳死死攥住钻木,瞧着那早就准备好的木块,癫狂的戳了下去。

    渎神?

    人都要死了,还怕渎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