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太上执符 > 第二章 开不了口的道德经
    挣扎着走出洞府,扯开了身上皮子,站在了洞口处,杨三阳一双眼睛看向了不远处简陋的祭台,祭台上悬浮着一簇火苗,风吹而不摇曳,火苗仿佛是固体一般静静的悬浮在那里!

    火苗下不见干柴、不见煤石,更无有燃料,就那般静静的燃烧着。

    这是部落的守护神!

    周边都是冲霄而起的古木,一眼望去林海看不到边际,就仿佛是在看大海一般,不过眼前的海洋全都化作了树木的绿色。

    方圆不知几百里内,没有丝毫树木,所有古树皆已经被部落里的‘神’烧成了灰烬,为人类开辟出一方可以生存的世界。

    神是部落存在的根本!

    数千人,依靠着神的庇佑,在这浩荡苍茫的世界活了下来。

    人类唯一要做的就是不断祭祀,捕获各种猎物、果实,除了用以果腹之外,便是祭祀冥冥之中伟大神灵,用来交换自己所需之物。

    只要你有足够的祭品,神能满足你所需要的一切!

    拖着疲倦的身躯,杨三阳采摘了一些果子,这一上午杨三阳也不知道想些什么,脑海十分混沌。

    “五年了!”杨三阳忽然开口,瞧着身边一个巨大芭比叶子围起来的简易‘果篮’,其上数不清的各式果子,杨三阳眉头皱起:“我已经在这个世界虚度了五年时光,虽然这个世界有诸般种种的不好,但却有一个前所未有的机缘。”

    长生!

    有神,必然可以长生不死!

    杨三阳一双眼睛看着远处采摘果实的部落之人,嘴角化作一个难看的弧度,他曾想过造字,兴起人类的文明,可惜……面对一群话都不会说的家伙,你想要直接三步跳去造字,未免有些异想天开。

    端起那硕大的叶子,盛装着满满的果子,杨三阳来到祭台前,瞧着凝固的火焰,面色恭敬的将果子放在火焰前,恭敬跪倒在地拜了三拜。

    “砰!”

    火光划过,只见那果子消失不见,却多了一块生肉。

    来到原始世界,杨三阳才知道往日里自己想得太简单,祭拜神灵求取生存之物,与自己想象中不一样。

    每一样东西,可以祭祀换取来的东西也不一样!

    比如说果子,这种七彩果子可以换来肉!

    比如说有一种青色的石头,可以换来简陋的石茅。还有一种唯有日月交汇之日才会降下的甘露,可以求得诸神出手救死扶伤!

    部落中心,有一簇诸神赐下永不熄灭的火焰,可以取其火种,然后寻来干柴自己烤肉。

    杨三阳架起篝火,瞧着逐渐金黄的烤肉,逐渐陷入了沉思。

    五年如一日的枯燥生活,已经叫其忍到了极致,心中那一丝丝不甘的小火苗在慢慢冒头。

    继续这般的日子,纵使自己等到死,也休想见到神明,更何况是长生不死?

    至于说狩猎?

    杨三阳曾经亲眼看到吞云吐雾,口喷烈焰焚烧山石的妖兽,那一次上百狩猎的原始人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至于说诸神为何庇佑人类这么弱小的种族?

    杨三阳想不到!

    人类无法和神明沟通,除非是神明主动降下神谕。按照杨三阳自己的推测,人类与诸神或许在冥冥之中,存在着某一种共生关系。

    亦或者就像是二十一世纪的人类,看到要灭绝的野兽,便将其化作自然保护动物圈养起来一样。

    舍此之外,杨三阳想不到渺小的人类,对于高高在上的神明来说有什么作用!

    “该睡觉了!”这般想着,杨三阳瞧了瞧天空中的太阳,转身向石洞内走去。

    原始人没有夜生活,唯一的夜生活便是造人!

    石洞内并不黑暗,而且也并不潮湿,扫视着洞府内的墙壁,堪称是鬼斧神工,经过其几年的判断,这一个洞穴肯定有传说中的神明出手,方才能开辟出一个高十几丈,深百丈,而且其内孔洞穿梭的巢穴,这根本就不是手无利器的原始人能做得到的。

    女领端坐在洞穴中,手掌灵巧的炮制着一张皮子,瞧见杨三阳走进来后,露出大白牙一笑。

    皮子,不是谁都能享受的!

    唯有小孩、女人才能享受到皮子,男性原始人只能去睡各种枯草搭建的‘猪窝’。

    女领这几年大概生了十几个孩子,杨三阳不过是其中最为安静、最特殊的一个,所以极易被人记住。

    一头扎在不知名野兽皮子内,感受着身下稻草的柔软,杨三阳轻轻一叹,看着上方黑兮兮的岩石呆。

    来到这原始社会,没有人和自己交流,杨三阳的孤寂难以言述。

    除了吃就是睡,他能怎么办?

    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神火,见到神明赐福之后,他曾经想过去修炼,然后幻想和无数小说中主角一般大杀四方,拳打神王脚踢魔主,然后三妻四妾美人在怀。

    然而,然并卵!

    小说终究是小说

    他幻想过部落中会有什么先知、巫师类型的强者存在,他们能够吞云吐雾,能够沟通神明。他甚至暗地里翻遍了整个部落,也不曾看到半点修炼的典籍。

    原始人终究是原始人,只是一群力气大的出奇的原始人,所谓修炼妙法,不过是其暗中想象罢了。

    不过

    诸般种种,并未打消其心中的那股火热,再有神明的世界,那个不想长生?

    折腾了五年,唯一叫其坚韧不放手,并且坚持下去的理由,便是脑海中自家记得的道德经。

    杨三阳前世虽然不是什么佛道爱好者,但佛道典籍却也看过一些,像《道德经》这种道门无上典籍,只要是在中二年龄的少年,都会忍不住去瞅一眼。

    这几年他将道德经翻过来调过去的琢磨,可惜依旧是什么也没有琢磨出来,然并卵……。

    唯一叫其没有放弃的便是,这道德经开不了口。

    不错

    确实是开不了口。

    自己在脑海中想想也就罢了,想要开口将道德经诵读出来,就仿佛冥冥之中有一股奇异力量,将自己的嘴巴、喉咙堵住,半点声音也不出。

    “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默诵一便道德经,除了温故而知新外,并没有任何用处。

    “这个世界,活着很难啊!”杨三阳慢慢的低下头,在风中他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不用出去,杨三阳便知道,肯定是又死人了!

    这里的原始人看起来力有千斤,但是外面的野兽更狠、更狡猾,更霸道!

    杨三阳没有出去,听着外面的惨叫,这些年见得多,也麻木了。

    “生存!想要求得长生,便先要生存下去!”杨三阳低垂下眼眉。

    “五年了,在有三日便是第六年,到那时我便要跟着狩猎队出征!”杨三阳慢慢闭上眼睛,拿起身边果子狠狠的啃了一口。

    外面的悲伤没有持续多久,洞**的嘈杂之音逐渐平息下来,杨三阳松开了耳边的手掌,盯着那熊熊篝火,眼睛里露出一抹叹息。

    “长生路,究竟在何方?我已经等了五年了,再继续这般,三日后参加狩猎队,我怕是不知何时命丧此地!”杨三阳慢慢闭上眼睛。

    参加狩猎队,虽然只是学习知识,但野外凶险至极,从来都不缺少危机,每年折在外面的原始人幼童不知有多少。

    “诸神凭什么注意到我!”杨三阳慢慢闭上眼睛。

    他在想自己的价值,想要获得长生,第一步便是诸神投来注视的目光,关注到自己,然后才能降下恩赐。

    “或许,有一个办法,只是太过于冒险了……”杨三阳低垂下头颅,整个人缩在兽皮内。

    渎神!

    这个词在其三岁那年第一次出现在脑海,那是杨三阳第一次碰到有凶猛的野兽袭杀了十个守夜壮汉闯入山洞。

    然后便是血腥的厮杀,杨三阳危急关头拿起洞府内的火焰,吓跑了野兽,却也惊呆了无数的原始人。

    然后当晚杨三阳就被众位原始人五花大绑的捆束起来,供奉在了神明的祭台前,成为了诸神的祭品,就仿佛是牛羊一般。

    天知道那个时候他是有多绝望!

    或许是他平日里的灵性赢得了女领的喜爱,然后关键时刻,领力排众议,将杨三阳救了下来!

    代价就是整个部落足足半年没有生火!

    部落里的火焰被诸神收回!

    女领储存的食物尽数奉献了出来,用来平息族人的怒火。

    渎神!

    诸神的火焰,是生命之火,守护之火,而非杀戮之火

    在那一刻,生死只在一线。

    那一刻,杨三阳心中隐隐有了明悟,好在那一年他年幼,而且部落中有火焰可用,他才没有起了那个念头……。

    火焰乃诸神的权柄,自己若是钻木取火,那便是夺取诸神权利,怕是祸福难料!

    “这个世界……”杨三阳眉头慢慢皱起:“不论如何,都拖延不得,出去跟随狩猎队,有三成的机率成为野兽点心,我绝不会坐以待毙!”

    “纵使渎神又能如何?总归是要诸神注意到我,我才能有那一线生机!”杨三阳眉头皱起。

    重生以后,或许是每日默念道德经的关系,他的直觉越加厉害,甚至于有一种神而明之的感觉。

    “一切,就在明日,成则一步登天,至少能消弭眼前危机!败,则在神罚中化作灰烬!”杨三阳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