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快穿之神主哭一个 > 第09章,小主可以期待
    齐漾面对李达恒夫妻两人的感谢,态度也没有什么改变,看病救人是医生的职责,并不需要家属的感谢,只要把病人照看好一些就行了。

    而从他接手对李可可的治疗开始,就知道她以前并没有受到好的照顾,要不然也不会在精神病院里面,生她坠楼的事情了。

    感觉到抓着他衣角的手,已经开始出现轻微颤抖,知道她的身体已经快要支撑不住。

    比起其他动过这样脑部手术的本人来说,李可可的身体恢复其实很惊人。

    手术后遗症除了每天出现昏睡情况,其他方面都很好,甚至可以说好的让他都怀疑,她是否真的动过脑部手术。

    “护工留在病房就可以,其余人都去病房外面等候,这个时候她需要静养的环境。”

    “头好痛。”

    萧安萱惯会看脸色,马上露出疼痛难忍的表情,皱着眉头一副忍不住,要去砸自己的头的痛苦状态。

    “什么都不要去想,闭上眼睛,好好的休息。”

    每次见到他,都会喊头疼,也算她独有的后遗症,只要他不出现在病房里,她是从来不会开口说话了。

    就是护士也需要先主动的询问她情况,她才会简短的回答几个字,然后就安静的如同落单的小动物,不愿意被陌生事物所靠近。

    这也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齐漾也没有勉强她和护士去沟通,看见她闭上眼睛又昏睡之后。

    才从她手中抽出衣角,调好点滴的度,交代护工看护好后,才带着病例离开病房。

    “齐医生,可可她虽然摔下楼脑部受伤,但有你这么优秀的医生为她动过手术,她怎么还会失忆呀?

    她的记忆还有可能恢复吗,还有她的精神病症会受到影响变的更严重吗?”

    吴美华最关心的还是李可可有没有恢复的可能行,才好安排下一步的打算。

    “齐医生以我妹妹的身体恢复情况,她还需要多久时间才能出院?”

    “对对,要是没有大问题,我们就想把她接回家去,在家里慢慢修养。”

    吴美华想着领回家,找一间用没有窗户的房间,把人关起来,看她还这么跳楼找事。

    “她左手骨折,右腿也有骨裂情况,身上多处都有擦伤,这都不是严重的,多休养就可以慢慢治愈。

    但是她的头部是二次重伤,能抢救回来她的一条命,已经是医学上的奇迹,需要绝对的悉心照顾。

    至于她失忆与精神疾病方面的问题,并不在我手术的范围。你们要是担心,可以请这两方面的权威专家来给她会诊,我还有病例要看,就先去忙了。”

    齐漾严肃的看着李成峰和他的父母,李可可第一次脑部重伤,都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就转到这家精神病院来了。

    没有出现严重后遗症,已经是她命大福大,在之后的养病期间,她的情绪一直都很稳定,也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

    可就是因为他来探望李可可,才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刺激,导致她从三楼坠落,即便他承担手术的一切费用,还请来专业的护工,却也抵消不掉李可可生事故,他是推卸不掉责任。

    “齐医生,我妻子和儿子也是太紧张可可的情况,希望你不要介意,可可还得麻烦你费心照顾。。”

    抛开齐漾拥有的医学天赋不说,就是齐家也不李家能随便得罪的,李达恒用眼神警告吴美华和李成峰。

    本来他也想安排一个护工来的,以示他这个做二叔的长辈关爱的,可养子比他动作还快,加上妻子不赞同,才亲自跑到医院来确定可可情况。

    其实,大哥一家所拥有的都已经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上,只留下一个患病的侄女,丢在精神病院自生自灭就行了。

    可妻子偏偏还不满足,养子也在暗自算计,也不想想可可外公那边的人,同样都是虎视眈眈在观望。

    最安全的做法就是按兵不动。结果了,短短时间,侄女就两次死里逃生,一个个都当自己是聪明人,真要把侄女逼死,最后有个什么结果还不一定了。

    “我是医生,尽职责所在。”

    齐漾说完就走人,他虽然入职的是精神病院,可手术还是排的很满,至于病人是不是精神病,这就不在他关心的范围。

    【这个魂力拥有者,有仁心,有个性,有我家神主大人的百分之一的气质,他身上的魂力应该分量挺多的!】

    “等会,你家神主大人的魂力,不是平均分配到各个位面世界的?”

    【当然不是拉,每个位面世界的承受额度是不一样,神主大人的魂力也会挑选适合的位面世界,才不会造成大的影响啊。】

    “他的魂,倒是比人还更具有人性化的,希望他的每个位面世界的魂力,都像白衣帅哥这么好。”

    【小主可以期待。】

    药罐不好多和小主说,分散的魂力怎么可能,虽然不会和神主偏离太多,但也不会是每一个都拥有好德行呀。

    “我是期待,不过,现在我觉得自己康复的太平淡,让那二叔二婶和堂哥,都以为我活的太容易。

    所以,我打算给她们来点惊险刺激,免得他们没事就来打扰我和白衣帅哥建立关系!”

    【小主是在和我商量吗?】

    “不啊,我只是告诉你一下而已,你的意见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重要,也就是无聊时的唠嗑对象。”

    萧安萱用鄙视的语气回答药罐,都跟她混了一个世界了,这点认知不是早就该有了吗?

    【那你请随便......】

    它就知道会是这样伤罐的心,反正她是小主可任性,随便作,总有作不动的世界,看她又该怎么嘚瑟,它等着就是了。

    “嘿,药罐,瞧你,这么没有幽默感可不行,我这小主可离不开你这神器的辅助。”

    【小主真这么想的?】

    “当然了,我这人有点不多,就是识时务者,要不,我能这么积极的帮忙收集神主的魂力嘛。”

    【小主现在想怎么做?】

    “也不是什么大难事,就是让这护工自然的打瞌睡,让她暂时偷懒睡一小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