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快穿之神主哭一个 > 第49章,上架再求月票
    萧安萱带傻相公回门走的一趟,在娘家浪费了银子来,却连口热饭都没有吃到。

    唯一算的上收获的,就是从村长媳妇那里得来的,手摸一下辣椒籽,都辣的手疼的级小米辣。

    瞧傻相公这一路不哭不闹的,都安静的配合她,乖巧的很讨她喜欢呀,这些可以当做催泪利器的小米辣,她是舍不得给傻相公使用。

    得多想想如何给第二人格用上,又不连累到傻相公,直接吃,做成菜吃都不太能行,内服不好使,倒可以试试外用,那就是......

    隐藏的药罐突然感觉阵阵恶寒,这是有不祥之兆,有灾祸要生吗?小主所活动的范围,都在它掌控之中。

    应该没有潜伏的危险存在呀,或许是它灵力大量消耗,才会产生这种幻觉后遗症,一定是这样的吧......

    马车进城之后就直奔城里最好的酒楼,萧安萱进了酒楼学土豪败家子一样,直接往餐桌上丢了一个大银元宝。

    然后就在小二热情的各种推荐下,腐败的点了满满一大桌子菜,傻相公也如愿的啃了两个大鸡腿。

    然后品尝了其他美味可口的菜,对鸡腿的执念才总算稍微减少了些,这顿饭钱差不多就把那个大银元宝吃掉。只剩下一两多点银子,萧安萱直接就给了,端茶倒水的清秀小二哥当小费了。

    感觉袖口都轻飘飘的了,自古餐饮都赚钱啊,肚子有些吃撑了,打算和傻相公慢步走回顾家大院,也没有挑选近路。

    认准了大方向后,看那条街道顺眼,就走那一条,结果,走进了一条花楼街,基本上都是关着门的,要等天黑才营业,这算是无心插柳,提前来踩好点吧。

    这女人做生意的地方,胭脂水粉味散都散不去,有些楼外味道混杂的,都熏的她想打喷嚏,不由的加快了步伐。

    “公子,前边走的两位俊俏公子,要不上来看一下,奴家可以陪你们休息一会的嘛......”

    “咯..咳,咳咳......”

    萧安萱刚吃下肚的饭菜,差点被这道能麻出她鸡皮疙瘩的声音,给恶心的吐出来。

    “姐姐你太直接了,看把那小公子给吓着,小公子莫要怕,姐妹们只是想邀请两位上楼来喝个茶!”

    “公子们来花楼,还喝什么茶呀,就你们爱装那清纯婊样!”

    “哎呦,不是我们爱装,是现在的公子哥们,都吃这一套,我们这些弱女子,还不是随波逐流嘛。”

    能会用这样大胆语气说话的女人,她都不用转身去确认,就可以肯定这是穿越女主,必去之地出产的特色产物。

    不过,这个不是要在夜晚特定的时间,才开开始营业的嘛,这会还青天白日的,就如此开放做生意?

    期待美人的好奇心,让萧安萱拉着傻相公停下步子,转过身子看向出声源的地方,扫到红门上悬挂着的牌匾上怡春院三个大字后。

    只觉得艺术果然是来源于生活的,看看电视,电影,小说里反复出现的怡春院这个店名,在其他时代也是普及使用的。

    “美女姐姐们夜晚都在辛苦,这青天白日的还是多加休息,身体为重才是

    呀!”

    “小公子真会心疼人,上来坐坐,姐姐又不收你们茶钱。”

    “姐姐大方呀,那下次我再来找姐姐们喝茶!”

    萧安萱看着红色大门,只留了一条能过人的缝隙,并没有完全大打开,二楼厢房的窗户,有些是关闭了还有动静传出。

    打开的窗户能看见穿着清凉带着妆容的女子,或依或趴的在窗口上,迎着风挑选着来来往往的过客。

    现中意的目标,就会像刚刚那样开口招揽,然后被注意后,就挥动着自己手中的小丝帕。

    她们在白天招揽的生意算,算是加班私活可留大头,挨着把美人们都看完了。

    到没有像电视上里演的,一个个的打扮的浓妆艳抹,俗不可耐的让人难以直视,从化妆技术来说还是不错的,都把自己的优点突显出来。

    但也没有想象中的惊天美色出现。想来也是那家花楼里的头牌花魁,也不需要站窗抛头露面的招揽客人。

    说到底这种卖笑生意,还是要看姑娘们的颜值,楼里要是没有压轴的花魁生意是不好做。这一行之间的竞争相当的激烈。

    怡春院也不是城里最好的花楼,顾家也开了一家叫天香坊的花楼,那才是城里数一数二的销金窟,有机会她也要去见识一二的。

    “相公,楼上那些姐姐好看吗?”

    颜狗欣赏女性和男人欣赏是不一样的吧,这些花娘们的一个败笔的地方,就是她们的脸上的笑。

    都不是自内心的笑,连职业性的微笑都不是。完全算是一种生存性的假笑,如同想要多活下去,就要努力干好自己的工作。

    世态炎凉的逼迫,脸上都要挂着笑才能活。每个世界的底层人,生活都是充满了无奈与苦楚。

    她只不过是一个过客,对这些失足妇女也是无能为力,有几分好奇的问了傻相公一句。

    “不好看,只有媳妇好看。”

    她们好看不好看对傻相公来说不重要,会给自己吃鸡腿的是最好看的,嗯,比奶娘还要好看。

    “呵呵,走快点回家休息!”

    得了,她也是傻,才去问傻子的审美观,这家花楼她就算要来逛,也是有追求的,烧了钱就要看那些才貌绝佳的花魁人物。

    两人走看差不多一个时辰,才回到顾家大院,一切都风平浪静的,渣爹后娘这两个当家主事人,都表现出对她们两个的无视。

    是不是真的无视那就要问他们自己了,反正依照人家的手段,想知道的都能全知道。

    萧安萱对于目前在顾家的生活状态,表示还是很满意的,连带的对准时送晚膳的芝霞,也大方的丢给她一支簪。

    不算很贵重,却也价值三十来两银子。也当是给跑腿服务的人上点油鼓励下,不求服务多贴心周到,只要按时准点就行了。

    要是她上了油都干不好事,那就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毕竟,她花钱是找享受的,而不是受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