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清穿之四爷娇妃逆袭记 > 第10章 李氏姐妹
    “妹妹千万不要推辞,你这身子还得好好养,不然亏了,以后可是不好生养了。”福晋道。

    宛莹忍不住在心里头腹议:这位四福晋果然宽厚仁善呀,对待妾室这般关心!!

    正在这时,木槿捧着一个漆盘进来,走到宛莹的侧面,捧给她看。

    只见漆盘里是两个血燕,一支人参,再有一些雪蛤。都是贵重的补品。

    宛莹不好推却了,示意身后的春花去接。

    她便随意看了看木槿,不经意间看到了她的耳朵上戴着一对小小的米粒大小的珍珠耳环。

    而且,更令宛莹移不开眼睛的是她的左耳耳洞上居然还有一个细微的划痕。

    正在这时,站在门口的一个丫头扬声对立面的人道:

    “启禀福晋,李家二姑娘来了。”

    木槿将那漆盘递给了春花后,听到门口这丫头的这句话,便立刻退到了她原先站立的位置。

    宛莹本还想多看看木槿的那片耳朵,可是却没机会了。

    只见一个身着淡粉色旗装的女孩正迈过高高的门槛,走了进来。

    她梳了一个一字头,一字头两边各戴了一朵孔雀展翅的压头花。

    这两朵压头花可真是精美,全是用赤金碾平,再用刻刀一点点雕刻纹路,分里圈和外圈。里圈上边沿镶嵌了红绿宝石14颗,中间一颗很大的绿宝石。

    外圈则全部雕刻成宝塔状花纹,宝塔中间也是用红粉绿三色宝石镶嵌,一共16粒,外沿又用一颗颗大米状大小的白珍珠锁边,真是精致华丽极了。

    福晋头上的绒花与这对压头花比起来,简直太寒酸了。

    “玉妍给福晋请安。”女孩扬起手里的丝帕,娇娇软软地道。

    “玉妍,过来,好几天没瞧见你了,听说你感染了风寒,身子好利索吧。”福晋露出一丝宠溺的笑容,熟络地招手叫她过去说话。

    玉妍朝着宛莹神气地一笑,然后便往福晋那边走了过去。

    这是几个意思?

    刚刚这个叫玉妍的,冲着宛莹那一笑,颇有点挑衅的意思呀!

    宛莹心里嘀咕着,努力开始搜索这个叫做玉妍的妹纸的信息!

    奇怪,没有她的任何信息,脑中一片空白。

    原身的记忆一部分保留着,而另外一部分记忆像是被删除了,干干净净,没留一点痕迹。

    宛莹背后没长眼睛,若是长了眼睛,那她就能看到春花此刻眼里流露出来的忐忑和不安了。

    春花急在眼里,怕在心里:她手上刚好又捧着福晋赏赐的补品,不然还可以偷偷用手指在宛莹背上点一点,提醒她起身回去才好。因为每次“宛莹”碰到这个玉妍,就会被她欺负,而且还没力量回击。

    这个玉妍小姐怎么偏偏这个时候也来跟福晋请安?李侧福晋一般都是过了午时之后来点个卯的呀。

    原来,给福晋请安的日子每个月里都是固定的。如是没有旁的大事,各院的人不需要同一个时辰过来给福晋请安,而是各取自己方便的时间来,也是为了避开自己不太愿意见的人。

    宛莹自然不晓得春花心里所想,也没有立刻起身请辞。她觉得刚来了新客,自己就起身告退,似乎不大礼貌。

    “福晋姐姐,我听说花房里那个叫阿彩的丫头死了。还听说董格格与这个阿彩有仇呢!”玉妍大哧哧地坐在福晋身侧,跟她说笑了几句后,便突然瞟了一眼宛莹,大声道。

    福晋还没有开口,却听到外头又起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就是一阵爽朗的笑声。

    真可谓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只见一个身着湖蓝色旗装的丽人已经到了门口,她头上梳着架子头,戴了整副的赤金打造的牡丹花头面,花中伸出来的金花穗也都根根可见。

    她生得真是美,虽然已经生育过三个子嗣,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一股成熟的韵味,与宛莹的青涩秀美截然不同。

    宛莹下意识地站起来,朝着李氏行礼。因为她脑中突然就有了来人是谁的记忆。

    “给侧福晋请安!”

    李侧福晋朝着宛莹微微点了一下头,便目不斜视地往福晋那边走过去。

    “妾身给福晋请安!”李氏微微屈膝行礼道。

    “玉妍,快去扶着你姐姐。自家姐妹,无需多礼了。坐吧!”福晋带着微笑道。

    原来,这个玉妍尽然是李氏的妹妹,可是刚刚瞧着与福晋的那番亲昵,还以为是福晋的亲妹妹呢!

    “玉妍,姐姐刚刚在外面就听到了你的声音。你在跟福晋说什么呢?”李氏明知故问地道。

    “姐姐,刚刚我问福晋姐姐,那荷花池里的阿彩到底是怎么死的?董格格,听说你以前与阿彩很是不好?”玉妍扶着李氏坐下后,便立刻重提那个话题。

    春花心里一阵紧张,果然这个玉妍就是自家格格的死对头,每次见到必然会刁难一二。

    李玉妍的声音落下后,屋子里便静得鸦雀无声。

    “我也很想知道那位阿彩姑娘是怎么死的。启禀福晋,侧福晋,妾身也听到有流言蜚语说那位阿彩姑娘的死与我明月轩有关。这真是让妾身坐卧难安,今日来给福晋请安,本就是想跟福晋说说妾身的冤屈的。”宛莹无视李玉妍的那句话,直接起身,对着福晋又屈膝道。

    福晋和李侧福晋听完宛莹这句话,眼里各是一惊,不过谁也没去看对方。

    “海棠,去扶董格格起来。”福晋道,“本福晋其实正在调查这件事,董格格,你放心,本福晋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个无辜的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胆敢在四贝勒爷府肆意妄为之人。贝勒爷已经发过话了,这才一定要查清楚。”

    福晋身侧站着的另一个丫鬟连忙过去扶起了宛莹。

    李氏眼里顿时潋滟一闪,朗声笑道:“福晋说得极是。这样的事情一定要查清楚。妍儿,叨扰福晋多时了。”

    “姐姐,妍儿还想多在福晋这里玩一会儿呢,不如你先回去吧。”玉妍又起身走到福晋那里,拉起她的一只手撒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