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清穿之四爷娇妃逆袭记 > 第1章 穿来了一个宛莹
    “喂,你听说没有,阿彩死了。”丫鬟芸香说。她尽量压低了声音,可那窸窸窣窣的声音仍旧传得很远。

    “啧啧,我说什么来着。阿彩那个小蹄子,以前就是老欺负她,这下报应来了!”丫鬟秋玲朝着芸香使了一个“我早就知道是这么一个结果”的神色。

    “好可怕,她以前看起来很是温和,平日也不喜欢和人争。遇到阿彩的排揎,她也总是退避三分的。我还以为她性子弱,可没想到这刚被贝勒爷收了,抬了格格,就……”芸香一副后知后觉的样子道。

    “那是她的罪籍身份,若不是以前在咱们面前装傻充愣,早就被人整死了。现如今,被贝勒爷看上了,这不就立刻报复来了!幸亏咱俩以前没怎么招惹她!”秋玲白了一眼同伴,嫌弃她识人不清。

    “芸香、秋玲,你们两个都皮痒了吗?杵在这里嚼什么舌根子?”管事高嬷嬷隆着袖笼走出来对着两个丫鬟道。

    芸香和秋玲立刻就仿佛被人抽了脊椎骨一般,顿时低垂了头,含着胸,对着高嬷嬷一福,不敢吱声了。

    原来,她们俩是贝勒府花房里的杂役丫头,一个叫芸香,另一个叫秋玲。

    “还不快去搬一盆十八君子和波斯白菊,随我去明月轩送花去。”高嬷嬷立刻换了一副嘴脸道,“想当初,董格格还是咱们花房出去的人。看看人家,你们俩再看看你们自己,一副没出息的蠢样。”

    芸香和秋玲对视一眼后,连忙往花栽房里去,各自抱了一盆名贵的花栽,然后便跟着高嬷嬷往明月轩去了。

    明月轩就在四贝勒府后花园的左边,红红的围墙,将里面的世界与外面隔开了。

    只见一个身着杏色长棉袍,穿着一件砖红色镶白毛比肩的丫鬟正与前院太监说话。太监笑眯眯传完话走后,丫头便笑着让门口守门的合上大门,然后一路往院子里的正房奔了过去。

    她正是刚被晋了位的董格格的贴身丫鬟春花。

    到门口就有小丫鬟忙挑开门口厚重的大棉布帘子,春花立马放慢脚步轻走进来。

    “格格!”

    屋内,碧纱橱里斜躺着一个少女,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少女一身黄绿色的蜀锻旗袍,头上简单地梳了一个两把头,头上也只戴了一点别致的压头花。

    只见她白净的鹅蛋脸上,柳叶般顺溜的眉毛下是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清澈明亮的瞳孔,明净清澈,灿若繁星。

    她正是被这府里的男主人宠幸的新晋最得宠的格格董氏,名宛莹。

    宛莹一只手握着一卷书,另一只手里还捏着一块柿饼,一边吃,一边看。

    “格格,贝勒爷赏了两盆花来,说是马上就让人送来呢。”春花轻手轻脚走到碧纱橱跟前道。

    “知道了!”宛莹应道,目光还没有离开手里的书卷。

    春花略略有些迟疑地看着自家格格,总觉得自从高烧昏迷后,醒来时自家格格的身上就与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传话的人还说贝勒爷今日要过来用晚膳呢。”春花收起心中的那点疑惑,忙道。

    宛莹这才惊讶地扭过头,盯着春花道:“啊?那怎么办?那什么,你就按着贝勒爷的喜欢,去膳房点膳去吧。可都知道?”

    “奴婢知道。贝勒爷喜欢的菜式和做法,等会儿奴婢就过去点膳。”春花狐疑地点点头道,对刚刚宛莹脸上刹那消失的那丝慌乱感到不解。

    格格似乎不希望贝勒爷来?怎么可能?

    宛莹略略镇静下来,满意地朝着春花点点头。

    作为一个贴身心腹奴婢,替主人记下重要人的喜好等,还有就是留意主人的一举一动,春花还做得不错。

    更重要的是,自己还不熟的事情,这个丫头都熟悉,省事!

    没错,此刻的宛莹的确不是当初的那个董宛莹了,而是从后世穿越来的与原身同名同姓的董宛莹。她不仅拥有自己的记忆,原身的记忆也都统统记得。

    穿过来的这十几日,从一开始的崩溃无语到安之若素,也算适应力超强了。

    不过,宛莹仍旧忌惮自己说错了什么,平日不轻易说什么,而是细细观察她们,以求尽快适应自己现在的身份。

    正在这时,高嬷嬷已经带着芸香和秋玲进了门,从抄手游廊里走到了正屋前的台阶下了。

    “格格,送花的人来了。”门口站着青芽,提高了声音对屋子里的人道。

    宛莹朝着春花点点头,遂放下手里的书卷,另一只朝着她伸了过去。

    “格格让她们进来!”春花一边扶起宛莹,一边对着外面的人道。

    高嬷嬷一听让自己进去,心里头高兴,脸上也堆满了笑容,回头嘱咐了两个丫鬟小心些,便领着她俩抬脚进门了。

    宛莹由着春花扶着从碧纱橱里站了起来,此刻已经坐在正屋的主位上。

    “老奴给董格格请安!”高嬷嬷走到适当的位置,立刻停下请安。

    芸香和秋玲各自抱着一盆花,也跟在高嬷嬷身边福身请安。

    “高嬷嬷啊,起来吧!”宛莹略带一丝漫不经心地道,她可记得这位高嬷嬷是什么人。原身在花房当差的时候,就没少受她的磋磨。

    “董格格,这是老奴根据贝勒爷的吩咐,特意从温棚里选出来的十八君子和波斯菊,都是非常名贵的花,只能在温度高一些的地方养护。”高嬷嬷躬着身子,略略往前倾斜,讨好地道。

    宛莹随意看了看两个丫鬟手里抱着的盆栽,的确是花房里最好的花。

    原身以前在花房当差,自然知道哪些花娇贵,哪些花低贱。

    “秋玲,你杵着做什么,还不快去给格格好好瞧瞧!格格,这十八君子不仅花好看,气味清香,放在卧房里,还有助于安眠呢!”高嬷嬷见宛莹的目光落在十八君子上,连忙对抱着花的秋玲道。

    秋玲不敢怠慢,连忙抱着那盆十八君子往宛莹那边走了过去。

    许是以前这个秋玲欺负过原身,再加上跟芸香所说的那些话,总在她脑际旁盘旋。

    故此,她忍不住脚下一颤,整个人就没站稳,然后就朝前扑了过去。

    哐当!

    十八君子被当场摔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