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幻城浮屠 > 第四卷第十六章 凯文绞尽脑汁想了半天,
    终于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个人物,在国际刑警的通缉名单上,不过这个人太有特点,见过通缉令的看见人就能认识,再怎么化妆也不好使,到这边就只能靠偷渡,再说……他不是只在亚洲活动么?

    摇了摇头:“这明显不对,他既然是个拿钱办事的杀手,那就没道理搞这种虐杀,再说了,你师父没注意到,这血喷得挺欢,可是建筑却一点都没坏吗?

    (他指了指地面)

    鲍勃的力气你也是知道的,那坨铁再怎么着也轻不了,都打成这样了,地板动都不动……这些……算了,杰夫不在和你说也不对劲。”

    玛丽突然捅了捅凯文:“哥,那边儿好像并不太对。”

    这还是两人认识以来玛丽第一次叫哥,连特瑞都为之侧目,凯文倒是稳如泰山,一抬手,天花板上一溜火光呲啦一声膨胀出一个圆形的,填满了各种奇异符号的法阵。

    法阵浮在铠甲怪和屋顶之间,突然垂下来十来条橘色的长绳,蛇一般缠在了铠甲怪身上,然后一收缩,直接把它提了起来。

    “嗷?”

    铠甲怪的嚎叫声突然一顿,显然是懵了,没等它反应过来,就见绳索翻飞,这玩应儿双臂伸展,一条腿被拉直,一条腿垂在下面,只有脚尖将将点地,结结实实的被摆成了一个芭蕾舞里天鹅翱翔的姿势。

    那个和它一般长的大铁棍子,则被拉得竖了起来,直接落到它的脊柱位置,整个躯体和那条拉直的腿,就是被牢绷绷的捆在了这根大粗棍子上。

    事突然,鲍勃的流星锤一时没收住手,一锤子抡在了铠甲怪被拉住了角而翘企盼的脸上,于是这黑铁怪物就脚尖点地滴溜溜的转了起来……

    场面一时安静无声,没接到后继控制的流星锤差一点就敲到了鲍勃自己的屁股。

    凯文淡然的放下了手,回头看向了玛丽:小女孩呆呆的举着手,指向他们来时的路。

    特瑞正在和已经变成常人大小,但是面色青惨,头干枯,一身白衣的芭芭拉对峙,但是芭芭拉那满是青黑色一点眼白都没有的眼睛,正不可思议的看着沉迷于独舞转圈圈的铠甲怪。

    “嗯哼。”

    凯文不得不轻咳一下以打破尴尬的局面。

    特瑞因为提前现了走过来的芭芭拉不对劲,再加上他毕竟是职业的格斗家,虽然场面令他惊讶,但是他是个直男,不懂的事也不会去想,尤其有可能要面对战斗的时候,所以他对凯文的声一点反应都没有。

    鲍勃浑身一抖,摸了摸麻的头皮不由得向墙角退了退,试图离凯文远一点——他可是经验丰富的人,这个姿势……没试过也见过。

    玛丽单纯是惊讶场面的滑稽,所以等凯文一咳嗽她就立刻接了话:“芭芭拉不像是死人,她有影子,还有脚步声,而且……(她眼里透露出一股厌恶)有吸血鬼的味道。”

    特瑞的脸色并不好,他不知道吸血鬼什么样,但是现在的芭芭拉一身血腥,以他的经验,手上的人命是不少的,这种变化他完全接受不了——他甚至怀疑这屋子里的血案,就是她造成的,要知道刚才这女人还只有小臂长短,一米二都是要跳起来打的!

    芭芭拉看到凯文看向他,竟然退后了一小步显然也是被吓到了。

    凯文低头看了看脚下,抬起手活动着手指:“我很好奇,这里的一楼,到底装了些什么呢?好像所有人都忽略了呢,我猜也没有警察去搜查吧。”

    确实,房厅是没有二楼直接到房顶的,他们走楼梯上来,芭芭拉的卧室,收藏室在一侧,这是短的挨着房厅的那一边,可是楼梯这一侧,楼梯旁边没有门,直接延伸进来没有别的门就是凶案现场的屋子,然而那屋子并没有那么大。

    而且一楼楼梯口旁边就是卫生间,房厅对面就是开放式厨房和饭厅,一楼在楼梯里侧的那部分建筑也没有门可以进,整片空间居然是封闭的。

    就算是桑切斯先生的身份,这么做也是有问题的,凯文不说还没有人注意,受到提醒了,大家才把目光投过去,尤其是特瑞,一脸的懊恼——算这次他都来第三次了,居然真的一点都没注意到。

    芭芭拉沉默了一下,又向后退了:“想知道?很快……”

    特瑞猛地对了对拳:“等一下,我想知道,人到底是谁杀的?”

    看着他认真的面孔,芭芭拉突然笑了,青黑色嘴唇慢慢咧开,露出雪白的八颗牙齿,上颚一对细长犬齿分外明显:“你不是猜到了吗?我亲爱的甜心小宝贝儿?”

    说着她脚下一动,人影一闪就退到了楼梯尽头。

    而特瑞浑身颤抖起来,身边的空气都开始有点小小的扭曲:“不可原谅……居然会……不可原谅啊!啊啊啊啊~!”

    在他身后的三人惊讶的目光中,特瑞整个人随着怒吼稍稍涨大了一圈,可是他的身上开始出现一股股如蛇般缠绕的气流,从脚下向上盘旋而起,吹得他衣衫猎猎作响,头都飘了起来。

    鲍勃张大了嘴,喃喃的直流口水:“斗……斗气?”

    凯文嘴角拉起一丝微笑:“不,更高级的东西。”

    说着他左右手掏出腋下的双枪:“我猜不是一个敌人,拦住他们,不要让任何人或者东西打扰到特瑞的战斗。”

    特瑞对这些完全都没理会,只是怒气勃,眼睛都红了:“父母……多么珍贵的人……你居然……亲手杀了你的父母!

    这样邪恶的家伙,绝不配活在世上!哇呀!”

    拉开腰身就是后手直拳,脚下用力箭一般的窜了出去,而带动全身前进的拳头上,咆哮的气流旋风一样凝聚,扭曲的空气团肉眼可见。

    芭芭拉也不是柔弱女子了,可她不敢在这个时候直撄其锋,所以脚下一点,轻飘飘的就从楼梯翻了下去,

    特瑞毫不迟疑未等力道用尽,伸脚一踢墙,苍鹰扑兔般追了下去。

    凯文三人连忙也向外急追,不成想被特瑞蹬了一脚的墙却突然爆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