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幻城浮屠 > 第四卷第十五章 芭芭拉的尖叫声立刻变得尖厉刺耳,
    完全脱离了人类应有的声线,特瑞是这里抗力最弱的,不由得抱起了头痛哼出声。

    丝丝缕缕的黑烟迅的笼罩上了凯文抓着芭芭拉的手——不,其实是在捆绑拉扯芭芭拉,阻止她出去,只不过被凯文的大手隔开了。

    像是挽头一样,凯文带着芭芭拉转了个圈,把这些黑烟全都缠在手上,一手用力的捏紧棺材底,让整个棺材都出颤抖的雾,然后猛然用力。

    滋~嘎~嘣!

    随着芭芭拉的尖叫声都无法掩盖的晦涩声音,仿佛钢板被挤压变形,芭芭拉在空中留下一道淡淡的黑雾轨迹,被甩手扔到了床上,狼狈的打了几个滚之后,她本能的扯过一点床单把自己裹住。

    砰!

    棺材盖狠狠的关上了,任由凯文用力揉捏,红色鲜艳了一些,个头也缩水了一半的棺材毫无反应。

    翻过来掉过去的看着这棺材,凯文盯着棺材底一个凹陷的十三芒太阳图案若有所思:“这东西性能不错啊,不像是古董,哪来的?”

    芭芭拉在床单堆里蠕动了一下——她的体态没变,还是那么点个小人儿,甚至有床在那比着,好像更小了——艰辛的探出头来:

    “呼……我变小了?

    呃,那是有人送过来的礼物,已经在那屋里放了好多年了,我刚过十岁就见过,因为是棺材所以很讨厌,但是爸爸说是很值钱的古董。”

    凯文掂了掂:“要么你爸骗你,要么你爸眼神不好,这东西最多不会过三十年。”

    特瑞眼睛一亮:“有线索?你看出了什么?”

    结果凯文摇了摇头:“没线索,这是量产的工艺品,但是有人在上面下了咒,原本里面装的应该是芭芭拉的头或者指甲,这是保护她的一个手段,但是桑切斯先生肯定是被人骗了,这种咒明出来可不是为了保护谁。

    不过凶手不是这个。”

    他隐瞒下了不明的金属材质,这个说了他们也不懂,而且一种新的金属出现在这,来历绝对有问题,包括棺材底下那个十三芒的太阳——但是他对这个世界的隐秘知道的不多,并不晓得这是什么标志,得回去问黛西。

    倒是鲍勃在一边接了一句:“肯定不是,那屋里一下子收藏品,摆的规规矩矩的,怎么看也不像是凶杀案现场。”

    说到这个,凯文突然想起来了:“特瑞,你不是说杰夫认为是格斗家干的吗?理由是什么?这几个屋子可一点都看不出来。”

    特瑞正在揉鼻子——刚才被玛丽按的有点酸——闷声闷气的一指他们唯一没进的屋子:“那才是现场,看了就明白了。”

    说着话转头就第一个走了过去,三番两次被玛丽针对,他也有点生气了。

    玛丽眼睛顿时一红,咬了下嘴唇就要跟上,却被凯文的按住了头,听他在耳边低声嘱咐:“笨蛋,这么搞他就更生气了,安静点,你和一个要疯的死人叫什么劲?再说他和芭芭拉也没什么事,那女人什么货色你还不知道?”

    鲍勃摇头晃脑的撇了撇嘴,跟在特瑞身后,看着他开了门,突然脸色大变。

    咚!

    门一开特瑞就猛地把手臂交叉在面前,出一声巨响,整个人都被击飞,直接撞透了走廊,带着一阵稀里哗啦和灰尘摔进了收藏室。

    鲍勃一拍腰间的厚重书籍:“鲜血与荣耀!”

    一道血色光环从他脚下升起,一闪而过到头顶消失,浑身的甲胄都出淡淡的红光,接着就一侧肩膀,直接撞碎了门框,轮着链枷就冲了进去。

    凯文手一拨把花容失色的玛丽从收藏室的门推了进去,自己则是一闪身站到了特瑞被轰出来的门前。

    铛~!嗷~!

    巨大的金属撞击声伴随着非人的嚎叫声,凯文看到了袭击特瑞的凶手。

    这是一个粗壮矮胖的金属全身板甲,身高和宽度一样,从举起来的圆粗圆粗的短胳膊来看,恐怕厚度也是一样的,

    扁扁的头盔上两只宽阔平坦的犄角平伸向前,T型面甲黑沉沉的什么也看不见,唯有眼睛的位置燃着两团黄豆大的墨绿鬼火。

    浑身也黑漆漆的,肩膀肘尖膝盖都有短粗的尖刺,狰狞的还扭着弯,当嚯当嚯的声音,是鲍勃轮着链枷砸在这个铠甲怪手里那个和它一般长(高?)也很粗实的金属大棒上的结果。

    不过这东西看起来挺猛士,但是却被鲍勃借着身高优势给锤得够呛,流星锤这种软中带硬的家伙轮起来就没头儿没尾,何况今天鲍勃没带盾牌,这左右手合把互换的小把戏虽然不是正规手段,可是对流星锤的增和势能方向转换提升极大……

    然后凯文就在当嚯当嚯的打铁声和怪物越来越暴躁的嗷嗷叫声中打量起了这个凶案现场。

    这里应该是桑切斯家老太太的卧房,就是团在壁炉里的那个懵懵懂懂的鬼,不过墙上的出血量可以看出,这死的绝不是两三个人,至少五个人把全身的血全泼在墙上才能有这效果。

    而且这其中很明显的看出,有很复杂的血溅方向,就像是什么东西撕裂的人体,然后带着这些血不住的旋转,这东西一定非常锋利,从那并排的四道血线上看,应该是爪子。

    虽然血气很重,但是绝大多数血腥都集中在屋子的下半截,给人感觉凶手的身材不高,可能也就一米三一米四那样,最高不会过一米五。

    就在他皱着眉头观察这些血迹的时候,哗啦一声,特瑞扶着破口站到了他的身边,满面的怒火,不过他谨守武道家的习惯,并没有冲上去报仇。

    凯文看了他一眼:“胳膊没事?”

    特瑞举起双拳用力一攥:“没有问题,那东西全都是笨力气,打不伤我。”

    点了点头,凯文盯着已经被鲜血完全遮盖的地板,随口问到:“杰夫为什么会认为是格斗家干的,这场面明显不正常。”

    正了正棒球帽,特瑞平复自己因为怒火略显急促的呼吸:“他知道一个邪恶的格斗家,身高一米二,动作及其迅捷,擅长的正是利爪,这种场面也是他的成名作,是个贪财的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