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的姐姐是天尊 > 第43章 造假
    “我总觉得咱们这做不地道。”

    陈泽看着桌上打开的盒子有些不落忍。

    “有什么不地道,江东食府的时候老娘就暗自发誓要把场子找回来。记住,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若是他变强了,会放过咱们么。”

    一侧的乔弘朗托着下巴,怎么也不相信刚刚在他母亲跟杨岚面前温文尔雅的白家大小姐背地里这么狂野。

    桌上的东西都是乔弘朗弄来,一株山参虽然价格不菲,但相比陈泽对于他爷爷的救命之恩根本不算什么。

    看陈韵把一株小指粗细长短的小参取出来,毫不犹豫地泡进红墨水里。

    这株是纯天然的野山参,这么一丁点儿就差不多十二万。

    买时乔弘朗还以为陈泽开什么方子要用,托人才找了这么一株珍品。却不想这么昂贵的野山参被随意泡进了红墨水了,也不知这个白家小姐到底要干嘛。

    “陈哥,十二万的山参你都不当回事儿,这么随意给嫂子玩,大气!”乔弘朗跟陈泽竖大拇指。

    “多少?”陈泽听完差点儿跳起来,“这么一丁点儿就十二万!”

    “我这不是怕品质不好影响了陈哥的药方么。你放心,我的零花钱还有一些,买得起的。”

    呼……

    陈泽顺顺憋在胸口的气儿,絮叨着:“果然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十二万啊,就这么祸祸了。”

    “别这么没出息,待会儿它可就不止十二万了。在有些人眼里就是十亿八亿都要得。”

    野山参在红墨水里泡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被陈韵拿出来用水洗净,原本一株土黄翻金的珍贵山参变得通体血红,看起来十分惹眼。

    “品相还不错,有那么四五分相似了。”陈韵满意地点点头,“阿泽,该你了。”

    陈泽宝贝似的将这株染红了的小山参托在手里,依照姐俩先前的计划,将一缕真气灌入其中。霎时间,红彤彤的小参里面似乎有神韵潺潺流动,原本微不可闻的参香霎时扑鼻沁体。

    “好香啊!”乔弘朗吸了吸鼻子,“陈哥,你怎么做到的?”

    “说了你也不懂。”陈韵把这株小山参放入锦盒中,盖好递给他:“乔弘朗,这一株呢就是八百年传世的血参,寻常人服用可延寿十年以上。记住,这是你陈大哥送给爷爷的礼物。”

    “嫂子说的可是真的?我这就送去医院给爷爷!”乔弘朗宝贝地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

    陈泽脸都黑了,为乔弘朗的智商担忧。

    当着你面儿造的假,有编了这么惊世骇俗的谎话都能信,这孩子是不是应该去幼儿园回回炉了。

    “八百年假了点儿吧,三百年就差不多了。”陈泽轻轻咳嗽了一下,“那小子不会向乔弘朗这么傻。”

    陈韵盘算了下,认可了弟弟的话:“行,那就三百年吧。阿朗啊,这是八百……不是,三百年传世的血参宝药,是你陈哥送给你爷爷补身延寿所用。记住没?”

    陈泽很无语,看到乔弘朗郑重煞有地点头:“嗯,我记住了。可是嫂子,刚刚不是八百年吗?”

    “老娘打眼了不行啊。”陈韵猛地吼道。

    乔弘朗看陈泽英俊不禁的表情终于察觉到什么,打开盒子瞅了瞅,“嫂子,这不就是我买的那株野山参么,最多十年份,你别忽悠我。”

    “谢天谢地你终于知道这是假的了。”如果这小子还没想明白,陈泽怕是急得抽他了。

    “假的?”乔弘朗诧异再次低头扫了眼山参,“陈哥,你跟嫂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陈泽将事情和盘托出,乔弘朗愣模愣神地听完,反应了好一会儿‘噗嗤’笑了出来:“好玩,还能坑罗云冲那孙子,这事儿我干了。”

    “那就好,待会儿呢你就拿着这盒子晃悠,专门跟他们俩身边走。记住,无论他们出什么条件都不能答应,只需带着他们来见我即可。”陈泽拍拍乔弘朗的肩膀:“你能办好不?”

    “陈哥你看不起我啊,这么简单的事儿我怎么可能办不好。你等着,我这就去。”

    ……

    华武联盟的青年武比大赛已经结束,苏寒哲因为受伤错过比赛,害苏家重回华武联盟第一家族的计划落空,已经惹得家族许多长辈不满。

    若不是他将得到百年灵参的消息上报,稍稍挽回部分长辈的心意,现在怕是已经被发配到苏门外围当普通人了。

    “苏哥,我已经托人打听过了,这个陈泽就是那天跟咱们起冲突的家伙。就是不知道他跟乔家到底什么关系,查身世还是个死绝户,老子失踪不知下落,母亲跟姐姐也死在一场空难里。”

    发生在门口的事儿已经传开了,罗云冲好奇就查了查,发现这个陈泽果然真就是跟他们起冲突的那个。

    “我不在乎那个陈泽是谁,早晚我要弄死他。当务之急我要得到白若水的心,让她心甘情愿将武道心得分享给我。”苏寒哲道。

    这一次他丢掉势在必得的冠军让家族不满,虽说依旧是培养对象,但地位已经大不如从前。贡献一株灵药不足以让他高枕无忧,唯有强劲的修为才能让他在族中稳稳站住脚,得到旁人无法企及的修炼资源。

    可是现在他的修炼已经陷入瓶颈,刚好白若水的出现给了他进步的契机。他这段时间仔仔细细研究了白若水掀翻武盟众人的视频,他丝毫看不出破绽的攻击竟能被白若水轻易化解,深深被这个女人的悟性折服。

    “这件事也不难,我打听到白若水原本是要跟别人过来参加宴会,就因为陈泽为她父母弄到了参赛资格,毫不留情把之前的人给踢了。她跟陈泽肯定没感情,我们只要陈泽当众出丑,到时苏哥你再稍稍表露心意,她怎么选择还用猜么。”罗云冲觉得自己的分析天衣无缝,都得意地笑了出来。

    “嗯,这件事交给你来办。速度要快,这次我叔叔过来原本就是为了接灵药回京都的,只是恰巧碰见了乔家请宴,刚好又跟他们家有些生意往来才会稍坐停留。不过他只东江市停留三日,到时我也要跟随离开。在离开之前,你一定要帮我搞定白若水。”苏寒哲说。

    罗云冲承诺道:“苏哥放心,这件事我绝不会让你失望。”

    苏寒哲点点头,看看时间似乎与叔叔约定的时间到了,要去见几个商业合作伙伴。这件事他不能马虎,必须拥有足够的财产来搜集修炼资源才能保证他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

    作为小弟罗云冲自然要跟着,两人刚出了房间,就感觉一股特殊的香气阵阵扑鼻。

    “什么味道?好香!而且,似乎闻过之后身体很舒服,我甚至感觉困意阵阵,莫非是什么迷药不成?”罗云冲摇摇头,神识仿佛清醒了不少。

    苏寒哲表情严肃,深吸一口气后仔细品判,道:“不是迷药,这是宝药的药香。”

    “这……不能吧。”罗云冲有些不信:“我送给苏哥的那株百年份的老参已经是灵级宝药了,也没这么这么浓郁的药香啊。”

    “不可比!绝对不可比!只是药香就让我感觉血气有被滋养的迹象。这药,比你送我的那株百年灵参珍贵太多。”

    苏寒哲红着眼转了几圈儿,终于前方走廊出现了一个人夹着个红木锦盒向他走来。随着这人靠近,气息越发芬芳。

    他目光下移,死死盯住那个红木锦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