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61、胜负已分!(求推荐)
    “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

    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

    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

    凭这两眼与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在华夏电视史上,似乎从未有过34家省级电视台,其中19家是卫星电视台,几乎同一时间播放同一部电视连续剧的先例。

    这个电视史上罕见的现象出现在98到99年春节前后。

    至少有十亿华夏人,无论身处何地,只要打开电视机便能看到《天龙八部》。

    而京城台原准备在2月18日播放,由于许多观众打电话要求提前,所以决定将计划提前了一周。

    播出的时候,不仅各大报刊杂志开辟多幅整版版面对《天龙八部》的剧情梗概、演员资料、背景分析等进行报道,就连书店里,天龙的原著也卖疯了。

    放过去,这种类型的剧目是上不了台面的,但风水轮流转,一开播就成了巅峰。

    这些年,是经典好剧爆发的阶段,能在这段时间看电视的人们,都是幸福的。

    尽管后来能从网上找来看,但当时那种在电视上看,跟周围人讨论的感觉,跟坐在电脑前喝着可乐点着烟,或者吃着零食,孤独的拖着快进条或者倍速……味道已经不一样了。

    当时那画面看着没什么,而当高清出来后,再看总觉得怪怪的。

    小时候没空调,顶多有个电扇,也没觉得怎么样,长大了,热得你掀衣服光膀子的时候:

    “啊啊我要死了,空调,快开空调!”

    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年,人们对未来充满幻想。

    不仅香江的、宝岛的、国外的文娱跟国人见面,内地也出现了很多新面孔,文化娱乐更开始了新的蓬勃发展。

    元旦后的第二天,一档具有时代意义的节目《今日说法》走进公众视野,主持人是当时还未满23岁的撒北宁。

    被迫“北漂”的撒北宁,在高考前三个月收到京大的录取通知书,他有点犹豫,觉得“京大也还可以”。

    京大毕业再次被保研时,他遇上了央视来招主持人。老师说你平时话最多,你去试试吧。

    就这样,一个主持界小白,跟一档想要标新立异的节目擦出了火花,这才有了1999年初的《今日说法》。

    另一边,30岁的李永刚刚因为《幸运52》声名大噪。

    一次偶然中,李永看了一场国外现场猜题赢奖的节目,钞票从天花板哇啦啦往下掉。他惊呆了,三番五次找领导,强烈提议引进这档节目。

    1999年,这个一头长卷发、“不好好说话”的主持人,随着《幸运52》爆红,节目收视率一路飙升。

    那时《娱乐大本营》刚刚起步,而《幸运52》已然成为全国娱乐节目的头牌。

    又是风水轮流转,十年后《幸运52》停播,而《娱乐大本营》如日中天。

    停播时,李永在自传里为自己设计了一个告别仪式:今儿来送我,就别送花了,送我话筒吧。

    1999年,35岁的小崔有点苦恼,《实话实话》因为被其他节目各种模仿,收视率大不如前。

    但根据节目改编的《昨天、今天、明天》,让节目在春晚过后收视率又回升了。

    1999年的一个黄昏,王保强气喘吁吁地站在了京影厂门口,和旁边的所有人一样,渴望被幸运砸中。

    七年前也是一个黄昏,在少室山,一位武僧伸出手来摸摸他的头:“我看你骨脉不错,适合学武……”

    王保强半信半疑,傻笑着点了点头。

    他的另一位搭档黄勃,这一年从郊区的住处骑两个小时的单车到歌厅卖唱,兼任舞蹈教练。

    他从小喜欢唱歌跳舞,因为颜值和电影学院的学生格格不入,经常在学校门口被保安拦下;他跟同学们去试镜,导演问他“你是他们的经纪人吧”。

    当时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能吃演员这碗饭。

    相比于他们俩,1999年的徐争已经在话剧界封帝,但他距离走红还差一个“猪八戒”,距离封神还有一位“药神”。

    1999年的郭得刚,还没开始他的传奇。

    他提着礼物去拜见未来的岳父岳母,结果被赶了出来,礼物被扔出门外。

    年底,心碎的他开始北漂,在小茶馆里说相声混口饭吃。相声里那些住在破房子里的男主角,其实就是他自己。

    他的徒弟岳云朋这一年才14岁,刚到京城在一家工厂当保安,仅有的一双皮鞋穿到鞋底都掉了,他也没舍得丢。

    1999年,在影视圈已经混了数年的“老干部”晋东决定去考华戏:我这人比较教条主义,要学表演就要考最好的学府。

    于是,晋东成了华戏99级最帅的男生,也是最老的学生。比他小2岁的刘叶却大他三届,拿着喇叭调侃:晋东,你是华戏史上最老的新生。

    同样,比晋东小三岁的邓朝还大他一届。一接触到话剧就疯了,是同学们眼中彻头彻尾的狂人。

    而他老婆孙荔,那时还是一名小小的女兵,离走红还差一部《玉观音》。

    1999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但对宁远来说,驳杂的记忆,就像幻灯片一样,那是他们的人生。

    而自己的人生,才刚开始,青涩的小花苞呢,含苞待放。

    比如晋东是华戏99届最帅的男生?

    不好意思,有了我,晋东你那句话后面就要加个之一。

    花无百日红,风水轮流转,站在山顶的时候不要嘲笑别人,也许在这片大山里,你那只是一座小山包。

    站在山下的时候,也不要气馁,谁能说得清楚未来会怎样?

    马后炮常有,而前瞻性难得。

    就像此时太阳落山,火烧云红遍天空,但要不了多久,一切陷入黑暗,如果就此沉沦,恐怕就看不到第二天更美的朝霞。

    起起伏伏才是人生,走过四十岁的他,回到十八岁的时候,哦不,已经十九岁了,宁远觉得,未来很美好。

    晚上,华戏的礼堂里,全新的犀牛带来数不清的尖叫高呼。

    激动的人群中,还有邓朝和他那帮演员,也被震撼到了。

    “好吧,碰上这样的妖孽,我服了。”

    评选还没结束,胜负已分。

    好在邓朝他们的翠花已经在昨天晚上演完,否则在犀牛之后,他觉得自己肯定要演砸。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宁远,来到这个世界,让一个个人默默唱征服。

    ————————

    感谢wushuangbao、大秦妖孽、卜书一的打赏,推荐票呀推荐票,你们还有吗,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