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58、我信了你的邪(求推荐票)
    以前宁远闲得蛋疼的时候喜欢瞎想一些事情,比如那些行业大佬,他们似乎总能踩对点,然后一年一大步,三年大跨跃。

    再隔一段时间看,卧槽神了!

    宁远就好奇了,他们究竟是运气好,还是研究分析出来的,或者说……他是一个穿越者?

    没钱的时候,宁远就会想,那些以前买房的人,怎么会那么有眼光,别的啥也不投资,就买房买买买,然后过几年十几年,赚赚赚。

    后来当宁远有钱了,他才现,什么别的不投资呀,纯粹就是不懂,只能买房——就跟古代那些人有钱就买第一样,几千年的观念。

    所以,自己当初没眼光,其实就是没钱。

    就像现在的朱晓静,她存款也就不到两万块钱。

    尽管现在已经有按揭的方式,但从小地方出来的她,加上现在的大环境还没形成风潮,大部分人都习惯了攒够钱再买。

    “贷款还得给人家那么多利息,多亏呀!”

    在这样的心理下,她怎么可能把所有积蓄都投到房子上面,还背上几十万的债,夜晚都能失眠好嘛?

    除非逼她一把。

    不过房价这些年不会有太大的波动,倒不急于一时。

    而朱晓松闲聊时提及的乐队,倒让宁远有些意外。

    因为他没印象。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前世朱晓松没玩出什么浪花,估计大学毕业,几个成员各奔东西就解散了。

    毕竟,上一辈子宁远跟他们家和好,还是在明年宁大强去世后,那时候朱晓松都在外面工作了。

    “你们现在有啥作品没?”宁远好奇道。

    朱晓静嗤之以鼻:“有个屁作品,吉他和贝斯还是我买的,大二就开始折腾,到现在快三年了,才刚把乐理知识学会,歌倒是写了几,也不能说难听,但总感觉像是东拼西凑的。”

    “就没一点成绩了?”朱晓松不忿,但朱晓静说得是事实,所以这不忿也显得没底气。

    朱晓静也觉得有点打击人,想了想道:

    “唱别人的歌倒是挺好听的,但唱别人的,总归是个跟屁虫呀。”

    宁远好笑道:“你要是单纯娱乐消遣,就没必要逼迫自己,玩玩就好,如果真喜欢,也不用非得自己写歌,那么多歌手,也没见几个自己写歌的。”

    “说得好听,那些歌手人家都有公司的,都是公司掏钱给他们买歌,我哪有钱。”朱晓松颇感郁闷。

    宁远没再说什么,他脑子里倒有不少歌,但他不知道朱晓松到底抱着什么心态,如果只是大学生的泡妹装x或者玩玩,他也不会多管。

    娱乐圈的确是个好地方,但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不是谁进来都会快乐的。

    就像有些人喜欢看小说,但如果把兴趣爱好变成工作自己来写的话,写出名堂还好,但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写得什么玩意,头都大了,还是看书得劲儿。

    随缘吧。

    宁远这样想着。

    吃完饭后,朱晓松回学校,而宁远送朱晓静回她住的地方。

    这时候的京城虽然治安已经很好了,但连二十年后都偶尔会有一些事件生,保险点也没有什么,毕竟现在都十二点多了。

    夜班公交车依然空荡荡的,但宁远没敢再讲那什么公交车的灵异事情。

    王莹没事儿,但跟朱晓静讲,怕不是会掉层皮。

    虽然她叫静,可一点不文静,只能代表大姑美好的希望。

    再说了,有大姑那样的妈,她的脾气能好到哪里去?蹂躏朱晓松跟盘泥鳅似的。

    遗传真是种神奇的知识。

    “小远,你这些年,是不是过得挺不容易的?”朱晓静突然道。

    宁远有些诧异:“怎么这么说?”

    朱晓静笑了笑,捋了下被风拂乱的头:

    “嗯……怎么说呢?”

    想了想,朱晓静道:

    “就是跟你说话,感觉像是跟比我年长的人说话似的,倒也不是说老气横秋,就是感觉你现在说话、做事很有见地,一点不像你现在的年纪。”

    怜惜的眼神看着宁远:“所以我才会想,是不是这些年你要帮家里分担,过早的接触社会,才有这种老成。”

    宁远伸手遮眼睛,笑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让我感觉比你矮了一辈儿似的。”

    朱晓静也被宁远逗笑了。

    因为她的好奇,所以宁远就讲了这些年的经历。

    事实上,就算没有重来一世,曾经的宁远也比同龄人成熟得多,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嘛。

    但宁远也没愤懑过什么,偶尔的吐槽也只是当时的,过后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宁大强有很多缺点,但给了自己一个温暖的家,家里还有兄弟姐妹四个,都那么懂事,开心都来不及,又怎么能愤世嫉俗起来呢?

    唯一的遗憾,就是宁大强没享福,但上天给了宁远机会,就更圆满了。

    一直送到朱晓静家。

    “回头有什么需要就跟姐说,有什么不高兴的也可以跟我聊聊,虽说你现在挣得多了,但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懂了吗?”

    “嗯,我知道,你也是,我现在也认识点人,你要有什么需要也跟我讲。”

    “看看,刚说几句,尾巴又翘起来了,不准骄傲,知道吗?”

    看着朱晓静跟老母亲似的教诲,宁远不觉莞尔。

    即使自己心理年龄四十多岁了,但当她带入到姐姐这个身份时,自己再大,她也有无数理由来教育自己。

    第二天,宁远刚到剧院,就接到人事科的通知,让过去签合同。

    有些懵懂的签完了,宁远才想起来去找曹如龙。

    “曹院长,您不是说……评选完了才……”

    “哈哈,跟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啊,你这样的人才,肯定早收入账下我才安心,万一被人一锄头挖跑了,我去哪儿哭去!”

    回来的路上,宁远心里暖融融的,真是个好院长啊。

    还没到排练厅,遇到导演孟辉,他喜气洋洋的冲过来握着宁远的手:

    “这下我们的十佳肯定稳了!”

    “怎么说?”

    “喏,你看——”

    孟辉递过来一份文件。

    看完后,宁远仰头望天花板,无语凝噎。

    你个糟老头子……

    还是太年轻,我信了你的邪!

    ————————

    感谢八戒大叔、逸麟依若的打赏,也谢谢今天各位朋友的鼎力相助,才有我们签约榜的前十,现在后面追得很紧,继续拜求大家的推荐票支持,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