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57、喝多了还是飘了?
    这时候的无线话筒,性质还不稳定;这时候的音响,时而有杂音;这时候的舞台,简陋得跟过家家似的。

    就像这时候的电视剧,没那么高清,更没有精美的服化道,但人们依然看得津津有味。

    所以,好不好看,跟技术无关,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剧情、表演。

    这些简陋的外在条件不出彩,观众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到表演和情节上,要求其实更高。

    而后世,有那么精美的服化道和高清分辨率的绚烂色彩分散观众注意力,依然能让大家吐槽剧情和演技,就知道该有多么烂。

    “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

    当宁远再次说出这段话时,让他没想到的是,台下竟然有了附和,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统一成汹涌的洪流,把宁远的声音彻底盖住。

    宁远没有生气,反而感动到热泪盈眶。

    这种认可的共鸣,就是对演员最大的褒奖。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某一刻生带来的感动,突然就碰触到内心的点,然后咸湿澎湃而来。

    泪水模糊了双眼,看下面都是晶莹的一片,尽管在镁灯照射下本来就看不清台下。

    而宁远的泪水,让角色突然就更加饱满起来,毕竟此时的情境,是他孤苦又愤懑的独白。

    “爱我的人对我痴心不悔,我却为我爱的人伤心流泪。”

    正如这歌的写照,再贴切不过,也让在场的学生们都看得眼眶热,心里堵。

    宁远因为他们哭,而他们,又被宁远感染哭了。

    “我最深爱的人,伤我却是最深。”

    这个年纪的学生,或多或少都有类似的经历,求而不得,苦闷彷徨,却又拒绝了爱自己的人。

    都幻想有完美的爱情,可这世上,哪有什么十全十美的事情哟。

    落幕后,演员集体上台致谢,大家都起身鼓掌、呐喊,喊着马路、明明这些角色的名字。

    朱晓静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声音些微哽咽道:

    “他们有这么火吗?”

    朱晓松也有些感触,点头道:“是挺火的,我都听好几个同学说过了,算是风靡了京城年轻一代吧。”

    “这个臭小子,没想到还有这本事,以前怎么看不出来。”

    朱晓松哑然失笑:“时代在展,人们也都在进步啊,就像十来年前,咱俩在门口水凼边玩泥巴的时候,你能想到你以后会坐在京城高档的写字楼里,在电脑前面的办公?”

    朱晓静一怔,随后忍不住拍了朱晓松一眼:“你才玩泥巴,我没有,别乱说!”

    朱晓松白眼一翻:“我听咱妈说,你小时候吃完饭,还把碗放地上直接蹲上面尿——呜呜——”

    捂着朱晓松,朱晓静眼神能吃人。

    在朱晓松的求饶下,朱晓静才松开手,但依然虎视眈眈。

    “你也不属老虎啊,怎么会这么凶悍……”朱晓松嘀咕着。

    “哦对,一猪二熊三老虎,难怪……好野……”

    朱晓静伸手朝朱晓松腰上猛掐一把,掐得他一蹦八丈高,嘴里销魂的叫着:“啊~~~嘶~~~”

    “朱晓松你个死孩子,再瞎说我撕了你的嘴!”

    “好好好,不说就不说,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再说!”

    朱晓松嘴动了动,最终把不忿咽下去,心里默念好男不跟女斗。

    这时朱晓静呼机响了,打开一看,汉显屏上走动着一行字:在签名,稍等。

    “切,搞得跟明星似的。”朱晓静撇了撇嘴。

    将近一个小时后,两人等得都快睡着了,宁远才出现在面前。

    “三哥学校的同学太热情了,让你们久等了哈。”

    朱晓松在家排老三,宁远他们从小就喊三哥,后来断了来往才没碰面。

    朱晓松摆了摆手:“没事,都是我安排的。”

    宁远一呆,原来你也有逗比潜质?可明明二姐是朱晓静吧?

    朱晓静伸手捶了朱晓松一下:“就知道胡说八道。”

    说完转头,朱晓松似笑非笑的道:“小远,你让我们等这么久,你说该怎么办?”

    宁远立刻叫道:“请客,吃大餐,想吃什么随便点!”

    “不错不错,挺上道儿的。”朱晓静一脸‘欣慰’的拍了拍宁远肩膀。

    宁远哭笑不得:“我怎么感觉,你俩比我更适合当演员?”

    “是吗?”朱晓静立刻惊喜起来,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做放电状。

    “呕~~~”朱晓松立刻叫道:

    “说你胖你就喘啊!”

    “朱晓松!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朱晓静炸毛了。

    看两人的样子,宁远有些好笑,这种互相拆台的姐弟关系,似乎还挺有意思的。

    随后,三人说说笑笑的,往外走去。

    并没有吃什么大餐,吃的是学校外面的大排档。

    跟家人吃饭,自然不用顾忌什么,也不会互相灌酒,所以宁远他们都喝了点啤酒。

    “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们会在京城的街头,吃着羊肉串喝着小啤酒,挺得劲儿的,好久没有这么轻松了。”朱晓静一口气喝掉一杯。

    似乎宁大强姐弟俩都有喝酒的天赋,而宁大云的三个子女,酒量都不错,反倒他们家,酒量最差是姑父朱志刚,一杯啤酒就脸红。

    老家有个说法,喝酒脸红的人实在,酒量也好,宁远觉得,实在或许靠谱,但说酒量好,那都是忽悠你多喝的。

    “是啊,日子一天天好过起来,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的。”宁远笑着也一饮而尽。

    “谁知道以后怎么样呢,感觉现在的行情不太好,这两年的金融风暴虽然没有对我们国家造成太大的影响,但现在生意也不好做,对客户,我们的方案都是改了又改,生怕不满意就白费功夫了。”朱晓静着牢骚。

    朱晓松也附和道:“听说我们上届毕业的,有一半都没干本专业,工作也没那么好找了,而且现在京城的房价也高,我也不知道毕业后要不要留在京城。”

    宁远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

    现在?高?

    二十年后你要知道你现在的话,估计你会打死自己。

    “现在不高,放心吧,以后会更高,所以二姐,你要是有存款,能早买尽量早买,最好买学区房。”宁远诚恳建议。

    结果,两人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宁远。

    “你是喝多了还是现在飘了?两三千的房价你说不高?”朱晓松没好气道。

    “就是,我一个月的工资连两平都买不到,我看你现在是刚有了点成绩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

    感谢ushuangbao、飞舞de雪、蛇君子的打赏。大家太给力了,一天能投出将近一千六百票,感谢感谢,太感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