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52、男人,不能说不行!(求推荐票)
    宁大强没教给宁远太多生活的技能和经验。

    即使品行,也是打骂教出来的,但唯独喝酒,让周围不少街坊夸赞:虎父无犬子。

    这不是什么好事。

    就跟看别人家熊孩子在那儿胡闹,会夸一句真活泼,但要是自己家孩子——“我鞋呢?”

    前世宁远有个朋友,那真是白酒随便灌,完全可以当水喝那种,宁远没见他醉过。

    但他生了个儿子,是个傻子。

    以前他觉得是自己命不好,但直到四十多岁的时候患上痛风,他才明白怎么回事。

    还想像以前那样随便灌?

    不,得病后,有一次他忍不住喝了两口,没一会儿关节疼的直哆嗦,然后几天下不了床。

    从此,彻底戒了。

    你看,也不是那么困难。

    得一场大病就好了,最好是治不好的那种。

    回来这么长时间,宁远都怀疑自己回来的那晚上,到底是喝晕了,还是喝嗝屁了,但没有答案。

    宁大强去世后好几年,宁远都滴酒不沾,直到后来入行。

    人有时候都是这样,亲近的人苦口婆心嘴都说烂了,也戒不掉烟酒或者一些恶习,总想着悲剧不会生在自己身上。

    一旦因此患了重病,立马就完全戒断。

    可是,毅力到了那个时候,也只剩下听天由命。

    宁远知道,有时候避免不了,但做什么都得有个度。

    就像那个朋友后来感叹:“没有节制的人生,总归要失去一些珍贵的东西,别学我。”

    宁远并没把他们都灌醉,适可而止,然后各回各家。

    而宁远,则回宿舍。

    但在这之前,王莹欲言又止的望了望他。

    “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王莹立刻弯了眉眼。

    夜班公交车上人已经很稀少了,长长的车厢里除了司机,就他们俩。

    本来王莹心里起了一丝温馨的情愫,但宁远忽然问道:

    “你听说过375路的事儿吗?”

    一瞬间,王莹寒毛直竖!

    在这空荡荡的公交车箱里,外面是昏暗的路灯,前面是沉默不语的司机和售票员。

    随着前行,车里忽明忽暗,也让宁远的那张帅脸显得诡异起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流传下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就是传得有鼻子有眼儿,每一个听到的人,都心里紧,像是被大手捏住心脏一样。

    据说是95年冬天的事,而王莹,也是95年来京上大学。

    就在这时,宁远突然就咧嘴笑了起来。

    王莹咬牙切齿的朝宁远挥舞小拳头:

    “你个混蛋!”

    “让你吓我!”

    “让你吓我!”

    “冷汗都出来了……”

    小拳拳捶胸口,肢体的接近,王莹身上淡淡的香味也扑鼻而来,让宁远生理有了些微的反应。

    尤其是看着王莹那张羞怒交加的俏脸,宁远心里也有了刹那的冲动。

    好久都没碰过女人了啊。

    不过,终究是老男人的心理,宁远知道王莹不是随便的人,招惹上了,就是一个情债。

    拉开窗子,初春的寒气涌入,冷飕飕的钻进鼻孔、毛孔,宁远就降温了。

    王莹刚刚看到宁远的眼神,心跳就止不住的加快,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直到宁远开窗。

    过了好一会儿,王莹才问道:

    “我哪儿不好吗?”

    宁远摇头。

    “那为什么?”王莹咬着嘴唇,心跟外面的气温融为一体。

    转头看向王莹,宁远挤出一个自认为真诚的笑容:“你是个好人。”

    王莹羞气:“麻烦你下次说谎的时候,别这么自欺欺人。”

    宁远尴尬讪笑,迎来的只是一对卫生眼。

    想了想,宁远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的家庭吗,在这样的家庭长大,让我过早的尝到生活的艰辛,所以我比别人有更强烈的愿望出人头地,或者说,野心。”

    王莹一怔,似懂非懂的看着他。

    宁远眼神放空的看着前面,解释道:

    “有野心的人,如同不知疲倦的机器一样,只会向上攀爬,其他的顶多是调剂,所以,我估计很长时间都不会在这方面投入感情。”

    王莹有点失落,但并没有那种失恋的痛彻心扉。

    实际上,到现在为止,她也没想过为什么就喜欢上了宁远,甚至她也分不清楚是崇拜还是喜欢。

    没有恋爱,又哪来的失恋。

    宁远的快刀斩乱麻,让这件事变得简单起来,王莹也没那么难受。

    或许,就像是自己一直用着的卡突然丢了,当时有点不舍,但过段时间就会释然。

    到了华戏门口,宁远进不去,就在大门外挥手道别。

    回到剧院的宿舍。

    尽管宁远还没有被正式录入,但给他提供的却是个单人间,这已经过很多人了。

    暖气、21英寸的彩色电视、空调、卫生间、厨房都有。

    尤其是有弹簧床垫的一米五大床。

    别笑,那时候这就是大床。

    以前大家都把弹簧床垫叫席梦思,后来才知道,席梦思是一个人的姓,是一个品牌,只是因为它太出名,以至于都这么叫了。

    包括电视,21英寸以上就可以叫大彩电了,而这个,就是长城牌的。

    暂时还不想睡,宁远打开电视转身去烧水喝,结果半天没听到声音,从厨房出来才看到,电视里就一个彩色的圆球杵在那儿。

    一拍脑袋,宁远才想起这时候还不是全天候播出。

    “算了,洗洗睡吧。”

    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电视的深夜,人们的作息很规律,也不得不规律。

    尽管睡得晚,但宁远还是早起,雷打不动的下楼去练功。

    碰到好多演员都在练声练台词,包括曹院长也在。

    剧院的宿舍楼和家属楼都挨着,所以大家习惯早上在花园里锻炼。

    看到宁远的身影,曹如龙满意的点了点头,宁远跟他打招呼,也笑着回应。

    “昨天的话剧挺不错的,继续努力。”

    “哎,谢谢院长鼓励。”宁远笑了笑:“那我这个编制的事儿,嘿嘿,曹院长您看?”

    曹如龙指了指宁远:“你小子,还真会顺杆子往上爬。”

    想了想,曹如龙道:“我已经帮你们把这个剧报送给市里,参选今年的市精品剧目,有十个名额,如果入选了,我立即签字。”

    宁远一窒,你个骗子,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报应来得这么快吗?昨晚吓王莹,今早就来了。

    你妹啊!

    “怎么样,行不行?”曹如龙笑呵呵道。

    心里腹诽万千,宁远脸上却没有丝毫表露,立正昂:“男人,不能说不行!”

    “哈哈哈哈哈,好,我喜欢!”

    ————————

    谢谢大家的支持,继续求推荐票呀,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