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51、无敌是多么寂寞
    大家都收拾好了后,孟辉请大家去吃宵夜。

    王莹也跟着一起。

    “你不是说要保持身材么?”宁远问道。

    王莹小嘴一哼:“有饭不吃是傻子!”

    旁边的廖帆连忙点头:“对对对!”

    王莹往旁边挪了点:“我跟你不熟。”

    “世上本没有熟,聊的多了,也就熟了。”廖帆一本正经的道。

    “这话怎么听着耳熟?”王莹蹙眉思索。

    廖帆昂起鼻孔:“那当然了,这是名言,鲁迅说的。”

    王莹恍然,没好气道:“你就不怕鲁迅的棺材板按不住了?”

    “我这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还得感谢我替他扬光大呢。”廖帆得意洋洋。

    “原本我以为宁远就够不要脸的,没想到还有你这样的。”

    廖帆立刻打蛇随棍上:“是不是突然现,我这人挺有意思的?”

    王莹还没说话,宁远就不爽了:“我说你们俩,一个个当我不存在是吧?”

    指着王莹:“你说这家伙干嘛捎带我,招你惹你了?”

    又转头瞪向廖帆:“你当着我的面,这么赤果果的对我朋友摇摆你的尾巴,展示你的风骚,这样好吗?”

    廖帆想了想:“是不好。”

    笑嘻嘻看着宁远:“所以,要不你回避一下?”

    宁远看向廖帆,突然嘴角浮起一丝弧度:“廖帆,你知道我靠什么拿下还珠二的吗?”

    廖帆上下打量宁远:“总不会出卖什么吧?”

    宁远扬了扬拳头:“这个!”

    廖帆不屑一顾:“说得跟谁没练过似的。”

    说着他就掀起毛衣和秋衣:“看看,我这腹肌。”

    王莹立刻好奇看过去:“还真有二两肉。”

    宁远一把扭住廖帆,手一扬一压,廖帆就被镇压在宁远的胳膊肘下面。

    “服不服?”

    廖帆喘着气:“还可以挣扎一下。”

    但他扭动了几下,却根本弄不开宁远,反而被宁远弄得弯下了腰,屁股都被宁远顶住了,让他赶紧叫道:

    “哎哎,宁远你别对我乱来啊,我不好这口。”

    廖帆的话,立刻让不远处的众人回头望来,看到他俩的姿势,顿时瞪大了眼睛,然后大笑不止。

    王莹也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什么,啐了一口,吴玥则捂嘴偷笑。

    宁远被笑得破功,膝盖抬起朝廖帆的屁股顶了一下:“论无耻,I服了u。”

    这话放未来肯定烂大街了,但在当时,却正是时髦的话,随着星爷的电影在内6各家影像厅播放,他的经典台词也越来越深入人心。

    笑着闹着,一众人来到簋街。

    这时候的簋街,还不像后来都是大饭店,很多家庭店、大排档也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尽管到现在,簋街小吃的历史也不过十年,但就是靠着第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火了,然后开始有了第二家、第三家,然后扎堆孵崽。

    很多人经常都会奇怪一件事:“那家店感觉也不咋样,怎么就火了呢?”

    李宗盛说:人生很多事情急不得,你得等他自己熟。

    在簋街,九十年代的红焖羊肉瞬间火爆,连带都救活了好几个面筋厂。

    水煮鱼流行的时候,川省人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道川菜。

    宁远记得,当初在京城待久了,大家一说簋街都想到小龙虾。但实际上,如果簋街只有小龙虾的话,估计早就死挺了。

    簋街之所以现在火,未来更火,还是因为它的全面!

    从南到北由东往西,全国各式各样的口味他都有,爱吃不爱吃小龙虾的你都能在这儿吃饱吃好,再加上跟后海、工体、三里屯、雍和宫、王府井离着都不远,几个商圈连成一片夜生活体验区,那就更火爆了。

    当然,未来簋街火爆的胡大,现在还没开张,宁远也没法追寻记忆里的味道。

    他们吃的,还是羊蝎子。

    不得不说,有时候把你当大爷服务,还真挺暗爽的。

    比如一过来,就有小伙儿扯着嗓子吆喝:“给诸位爷看座儿!”

    寥梅、吴玥她们就不爽了:“哎哎,没看见我们是吧?”

    那小伙立马满脸堆笑的作揖,然后高呼:“还有诸位姑奶奶,请上座看茶!”

    什么茶啊,就是大茶壶里泡的大叶片子,让宁远不觉怀念家乡的毛尖,那才叫好喝。

    但这种态度,就让‘上帝’心态得到满足。

    虽说有点糟践服务员,但人家自己也没觉得什么,反而能吆喝来顾客深感自豪。

    没见旁边店的服务员,吆喝半天也只来了一拨儿?

    开吃喝酒,他们知道宁远不喝,所以象征性的问了一嘴,宁远连连摆手。

    王莹诧异道:“你不是挺能喝吗?”

    宁远暗道一声卧槽,把这小娘皮给忘了!

    转头瞪了王莹一眼,再抬头,就是一群不怀好意的绿光。

    “我还小呀?”孟辉笑容满面。

    “我未成年呀?”廖帆笑得贼兮兮的。

    “我酒量差啊?”寥梅拿起了酒瓶。

    “我喝廓落呀?”舞美师江东拿起了酒起子。

    “我喝得是寂寞呀?”灯光师陈涛打开了一瓶酒。

    “我是诗人呀?”吴玥也跟着起哄。

    ……

    “我不是故意的。”王莹心知闯了祸,丢下一句后把脑袋藏到大腿下面做鸵鸟。

    宁远僵硬着脸:“哈哈,那个啥,我刚想起来有个朋友找我,你们慢吃哈——”

    起身就要窜,但却被廖帆更快的压住肩膀,然后几瓶开了盖的酒,齐刷刷的摆到了面前。

    望着滋滋冒着白沫的酒瓶口,宁远想起一歌:

    “灯光下的泡沫,是白色的,就像此刻的我,心是慌的。”

    ……

    “五魁啊!”

    “六六六呀!”

    “喝!”

    “宁远,你混蛋!”

    “再来,宁远,我特么还不信了!”

    “杠子杠子老虎!”

    “喝!”

    “两只小蜜蜂呀……”

    “喝!”

    到最后,望着一群眼神迷离的家伙,宁远摇头:

    “说了不喝,你们非不信,这下好了吧?”

    站起身,在灯光的照射下,宁远叹了口气:

    “唉,无敌是多么,多么的寂寞……”

    只剩下王莹,呆滞的望了望眼前,又抬头看了看宁远,然后默默的夹了个毛豆,连皮吃进嘴里,不断咀嚼。

    ————————

    感谢阴阳之约、独饮月荒凉、ushuangbao、尹孩儿的打赏,也谢谢诸位收藏、投推荐票的大爷姑奶奶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