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48、先锋话剧
    宁远自己都没想到,第一场的演出,他竟然看到了不少熟脸。

    并不是明星,甚至连名人都算不上。

    都是艺考时有过一面之缘的其他考生你敢相信?

    重生后,宁远的记忆力膨胀到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的程度,他这才明白,还真有过目不忘这种事情。

    但宁远认出了他们,他们却不觉得宁远还记得自己,所以并没有任何遮掩,甚至有俩人,直接买到了台前的座位。

    你是想看我脸上有几颗痣,还是想闻闻我的香?

    还没开演,剧场内灯火通明,宁远站在后台侧方的幕布后,望着那些人,有些蛋疼的想:一个破格录取还不能说明问题?非得来看看才死心?

    《恋爱的犀牛》是小剧场话剧,坐满也就不到三百人,这二十多人,都快一成的比例了。

    小剧场话剧,是相对于传统大剧场话剧而言的,特点就是表演空间小、演员与观众接近,可以更直观的感受到演员的表演细节,观感更好。

    当然,对演员说,也更有压力,一点瑕疵都可能影响到整体。

    但如果演好了,肯定比大剧场更触动内心。

    在这二十多人里,宁远还看到了钟晓曼,以及王宇和罗飞轩。

    不过这俩童星都带着帽子和口罩,像是生怕别人认出他们,但宁远真想提醒他们,这么独树一帜,难道不更显眼?

    正是注意到这俩的怪异,宁远才仔细瞅了又瞅,然后认出来了。

    来就来吧,都是赏脸的大爷,你高兴就好。

    宁远并不怵,反正心里有底不慌。

    只是让宁远没想到的是,他还在场内看到了王莹。

    这会儿你不该准备毕业论文了么,瞎跑什么呢你。

    王莹倒没有遮掩,但她的现代装跟古装还是有很大的差别,要不是熟悉,扫一眼还真不一定能认出来她演过柳红。

    这就是辨识度和戏剧形象的关系,穿上那身衣服,你恍然“哦,是她啊”,脱下那身衣服,谁啊这是?

    王宇和罗飞轩此时并没有被认出的自觉性,反而掩耳盗铃的想着,我都捂得这么严实了,宁远你肯定认不出我们。

    偷偷摸摸的来看宁远的话剧,什么心思他们当然明白,所以多少有点羞耻。

    两人也看到了钟晓曼。

    “哎,那个妹妹又来了。”罗飞轩碰了碰王宇,朝钟晓曼那边使了个眼色。

    “我没瞎。”王宇没好气道。

    自从上次罗飞轩拿钟晓曼开玩笑后,一听他提起钟晓曼,王宇就有种被踩了尾巴的不爽。

    “嗯嗯?”罗飞轩却没脸没皮的挑了挑眉毛,坏笑起来。

    “你有毛病吧?”这眼神让王宇有些羞恼,他特别讨厌别人在他面前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然后对自己指手画脚。

    有时候一个冲突的生,真不一定有矛盾,可能只是多看了一眼。

    罗飞轩却一副有什么大不了的无所谓模样:“至于么你,没劲!”

    王宇皱眉看着罗飞轩:“你这张嘴真是……我得提醒你,如果你不改的话,迟早会因为你这张嘴挨打。”

    罗飞轩也被说得生气了:“你提醒我什么你就提醒我?你是我什么人啊,我爸妈都没这么跟我说过话,你算老几!”

    王宇深吸一口气,把目光投向台上,不再理他。

    罗飞轩也觉得无趣,脑袋扭到一边,不屑撇嘴。

    演出还没开始,观众都在闲聊,两人的小争吵也没让别人注意,除了旁边的几个人好奇的看了几眼。

    实际上,也就是宁远不太了解,其实台下的观众,除了小部分话剧爱好者外,大部分都是华戏和京影的学生。

    本来他们因为专业的关系,就对话剧有兴趣,再加上宣扬的破格录取,都想来看看,这个幸运的家伙到底有几斤几两。

    没过多长时间,话剧正式开始。

    当幕布拉开的时候,观众席都出‘哇’的一声惊叹。

    舞美设计。

    这时候的舞美,还停留在简陋的程度,一方面是资金,另一方面就是重视程度。

    包括导演孟辉在内,都觉得,我们是靠表演打动人,其他的都是虚头巴脑的东西。

    但宁远不这么认为,如果光靠表演的话,你为什么还要道具,为什么要配乐?

    其实都是相得益彰的渲染,舞美也是如此,不一定多绚烂,但一定要精致。

    还有灯光。

    有宁远这个后来者的审美,再加上他不断给孟辉游说,最后终于同意按照宁远的想法来布置。

    因为此,舞美和灯光的工作人员,看宁远的眼神怪怪的。

    你抢了郭滔的角色不算,还想抢我们的?

    但当效果出来后——

    诶?别说,还挺好看的!

    第一幕实际上没有宁远多少的戏份,一猫王的《1ove me tender》确定基调,随之而来的,就是他们的齐声合唱:

    “这是一个物质过剩的时代,

    这是一个情感过剩的时代,

    这是一个知识过剩的时代,

    这是一个信息过剩的时代

    ……”

    宁远看的时候,不得不佩服寥梅的才华,在99年这个时候,其实还没到词里描写的这一步,直到十来年后才越来越突出。

    但她却早这么多年,就描述出来。

    或许,这就是犀牛被誉为先锋话剧代表作的原因吧,荒谬和夸张的手法,前的理念,再加上小剧场的优势,给人以心灵的震撼。

    “为了迎接新世纪的到来,我们要建造一座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大钟!”

    “一百位本世纪出生,本世纪死去的杰出诗人的诗句被刻上表盘。”

    “一位67岁的老诗人为了让自己的作品入选刚刚自刹!”

    “为大钟行的彩票,奖金已经累积到五百万,还在继续上升!”

    “我们家邻居答应给我五万块钱,如果我把他的字母缩写藏在表针后面……”

    “我在8点的边上偷偷刻上自己的名字,这样就可以流芳百世。”

    “我要把我爱人的名字刻上大钟的基座,旁边再刻上一颗心,代表我们忠贞不渝的爱情。”

    嗤笑传来,众人冷笑:

    “爱情?爱情?”

    音调提高:“什么爱情?”

    “爱情多么美好,但是不堪一击!”

    一人一句,把人的私心,人的憧憬,人的欲望都刻画出来,听着深有感触,但思考着……想哭。

    ————————

    感谢软妹子我喜欢、阴阳之约、依旧是不懂情也不懂爱、睡觉不是还是的打赏,忽然想知道,你们起名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ヾ(o???)?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