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47、一售而空
    呆呆望着三试名单,看着位列第一的那个名字,以及后面的括弧,在场的学生们都有些失神。

    破格录取,这宁远谁啊?

    钟晓曼揉了揉眼睛,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这家伙在初试都干了什么?”钟晓曼喃喃自语。

    跟她同样情绪的,还有王宇和罗飞轩。

    两人依然挑人少的时候。

    “我没出现幻觉吧?”罗飞轩吞了吞口水。

    王宇愣愣道:“我倒是希望现在在梦中。”

    两人对视一眼,录取的喜悦烟消云散。

    并不是说自负,而是二试就没了宁远,谁知道会在这里出现。

    这种心理的落差,需要时间来缓解。

    王宇随后就看开了,第一名,破格录取又能怎么样呢,又不会影响我以后拍戏,而且形象不一样,争抢角色的机会也寥寥无几。

    反倒是罗飞轩,一开始就没把宁远放在眼里,还想着嘲笑那些报社的记者,笑他们好不容易挑中一个上报,结果初试就被唰下来了。

    现在,特么打了老子的脸。

    关键两人都是俊朗小生的形象,这就更不爽了。

    虽然郁闷,但罗飞轩倒也不会质疑这种破格录取的真实性,如果宁远真有某种来头,以他的长相恐怕早就出道了。

    再说了,这种操作肯定会引起各方关注,没有真正的能耐只能是架起来当靶子。

    “所以,他演技很牛了?”罗飞轩眉毛挑了挑。

    王宇笑道:“开学就能见识到了。”

    而此时,一道靓丽的身影经过,瞥了一眼榜单后,哑然失笑:“看来这小子还真没说假话。”

    随后,又迈着轻盈的步子离开。

    宁远连来都没来。

    秦莉老师都特意打电话说了,肯定不会有问题,现在又不用办什么手续,唯一要做的,就是将来报考的时候,填报华戏就行了。

    让宁远没想到的是,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剧院里了。

    想想也就释然,剧院里太多师兄师姐师叔师婶,甚至爷爷辈的都有,破格录取的大新闻,他们哪能得不到消息。

    只是华戏门口的小店老板,叫了个卧槽。

    “他应该是叫宁远吧,我记性没这么差。”

    “没想到他竟然没说假话,下次碰到他再来打电话,就给他算便宜点吧,我记得他。”

    没过多久,关于艺考结束的报道开始出现。

    现在大众对于演艺圈的关注越来越普遍,追星的潮流也开始形成,不仅仅各家晚报、晨报有专门的娱乐板块,独立的娱乐周报、杂志也遍地开花。

    报纸就不说了,《时代影视》、《当代歌坛》、《影视艺苑》、《星周刊》这些杂志,也一本比一本卖得火。

    报道艺考是常规新闻,但今年华戏出了个破格录取的新生,就比往年更热闹了。

    这其中,也有华戏宣传部的身影。

    就许你京影出通稿踩我们?

    宁远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各大报刊杂志的新闻中。

    破格录取,太响当当的名头,过往的几位,已经证实了它的厉害,不仅仅是华戏,还有京影。

    而京影最出名的那位,就是6天明大导,他当年也是破格录取。

    实际上,6天明的破格是真,但并没有被录取——不符合招生条件,但6天明的摄影作品集太突出,学院又不愿意失去这个苗子,所以就特招旁听。

    为了让读者理解破格录取的含金量,这些曾经被破格录取的名字,也都被写了进去。

    有他们做参考,读者就恍然,这不就是影视圈的保送么?

    很多人,也第一次对宁远这个名字有了初步了解。

    当然,如果只是写出名字,印象肯定不深,但有的报刊杂志,就把当初宁远艺考时被拍到的照片放上去。

    这种印象就具化了。

    好看还有才,果然天生是吃这碗饭的料,看那笑容,如沐春风,老娘的少女心都要酥了。

    有不少追星的女生,也开始对宁远有了好感。

    一旦未来还有关于宁远的新闻,关于他的印象就会不断加深,直到脑海里有了清晰的刻画。

    这天,在华戏和华夏戏剧院的联手下,宁远迎来一个专访。

    《京城晨报》,就是最开始刊登宁远照片的那一家。

    因为宁远的照片出现在很多报刊杂志上,配图摄影的作者王向阳,也开始在圈内有了一定的名气。

    而这次专访,就是王向阳负责。

    这件事是华戏宣传部门推进的,在知道宁远正在戏剧院排练话剧,就特意联系剧院的宣传部门。

    还没入学就能进华夏戏剧院演戏,还是主角,啧啧,我们破格录取的人,就是这么能耐!

    这年头话剧的市场越来越低,就跟相声、音乐剧一样,走下坡路,他们也需要宣传引来关注,然后卖票。

    不像未来,不少人把看话剧当成提升逼格的手段——

    你晒看电视剧照片,什么年代了还看电视?

    你晒网络剧截图,也就窝在家追剧,有点追求不行?

    你晒一张电影票,爆米花电影有啥好看的,Lo!

    但你晒音乐剧、交响乐、话剧的票。

    哎呦,好高大上呀。

    很多人其实并不懂,甚至看了个开头就昏昏欲睡,但并不妨碍他享受高雅带来的夸赞。

    是虚荣心不错,但对行业也起到了促进作用,这种事情,也没办法单纯评价它的好坏。

    剧院的目的就一个,争取让犀牛卖个开场红。

    至于还珠,华戏还真没看上,所以采访中虽然宁远说了,但最后的稿件,只字未提。

    有时候这就是矛盾的地方,火爆的没内涵,有内涵的不叫座,两者都有广泛的拥趸,谁也说服不了谁。

    一旦有了叫好还叫座的,那就是通杀。

    但这种,更是稀罕,你能说出几部?

    3月13日,晨报的专访一,就给宁远带来了不小的关注,这时候报纸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尽管专访在周末版的娱乐加刊中。

    中午的时候,票就一售而空。

    宁远还不觉得什么,反倒是同剧的演员,感受到了压力。

    “宁远啊宁远,我们要是演砸了,你可得负责啊。”有人开玩笑道。

    宁远眨了眨眼睛:“嗯,我负责。负责把你的资料泄露给观众,到时候可不要太火哟。”

    “你大爷!”

    “把你字去掉更顺口,谢谢。”

    “……”

    ————————

    抱歉更新晚了,女儿可能是手足口,不过更新不会少,谢谢阴阳之约、快坐我鞭上、ushuangbao、静静de芯的打赏,也谢谢投票收藏的每位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