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40、你们家都这么嚣张吗?(求推荐票)
    宁大云跟宁大强不愧是姐弟,性格脾气都如出一辙,看她跟朱志刚说话,就知道朱志刚在家刚不起来。

    连当老子的都这样,就更不用说朱晓静了。

    不情不愿的扭身回头,朱晓静无语道:

    “干嘛啊,我还有事儿呢。”

    宁大云瞪着她:“你鼻子上那两窟窿眼儿是出气的?看到你大舅来了不知道打个招呼?”

    不等朱晓静吭声,宁大强就赶紧摆手:

    “没事儿没事儿,小孩子。”

    宁大云却没理他,继续盯着朱晓静:“小孩子?这过了年……都二十七了,还小孩子?我跟她这么大的时候,小明都会打酱油了!”

    朱晓明是宁大云的大儿子,六四年出生,宁大云二十七的时候,他三岁,也的确可以打酱油了。

    朱晓静知道自己理亏,只好低头朝宁大强道:“大舅你来了啊,过年好。”

    “哎哎,好,好,这一转眼都长成大姑娘了,真快啊。”宁大强一脸感慨。

    宁大云却没好气道:“大姑娘……马上都老姑娘了,也没带个对象回来。”

    朱晓静立刻跳脚:“我再老也不要你养我,你管我找不找对象呢真是的!”

    宁大云还要说什么,宁大强立刻拉住她:

    “好了好了,大姐,你就少说两句,小静她这么好看,又在京城的大公司上班,以后肯定不愁的。”

    宁大云撇嘴:“好看有什么用,一点也不知道着急。”

    朱晓静立刻指着宁远,怪声怪调道:

    “好看当然有用了,你看你这个大侄子,听说人家就靠长得好看,还想去当明星呢!”

    说到最后,朱晓静嘀咕着:“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她之所以知道宁远的事情,还是因为她弟,朱晓松。

    其实不仅是朱晓松,还有她,他们都跟宁远一样,在凌山一高上的高中,后来他们姐弟俩都考到京城去了。

    而宁远要去考华戏的事情,经过这将近两个月的酵,别说凌山高中,连很多老校友都听说了。

    甚至凌山县城里也有一些人茶余饭后在谈这件事,当然是学生回家后随口提起,家长闲聊的时候又说了出去,反正开头总是:“你们听说了吗……”

    朱晓静毕业好多年了,当然不清楚,但朱晓松毕业才三年,慢慢就传到他的耳朵里。

    别人当个笑话聊,毕竟大部分都没见过宁远,这时代也没聊天软件传照片,不知道他的帅的确可以当饭吃,但朱晓松一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就一个咯噔。

    再打听下来历,朱晓松就确定,这不是大舅家最大的那个拖油瓶嘛?

    因为以前宁大云恼怒宁远他们几个,没少在家说宁远他们是拖油瓶之类的形容,自然而然,朱晓松他们对宁远几人印象就不太好。

    听到朱晓静的话,宁大云愣了愣,而宁大强则诧异的道:

    “小静,你怎么也知道?”

    这时朱晓松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撇嘴看着宁远:

    “他们学校都传遍了,都当个笑话在传,听得我脸上都火辣辣的。”

    宁大云对这些不了解,闻言皱眉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小松你说的什么?什么笑话?”

    朱晓松看了宁大强一眼,就当是打过招呼了,然后指着宁远对宁大云道:

    “妈,你不知道,这家伙在学校成绩也不怎么样,却心比天高,想着他长得怪好看的,就异想天开去考全国最好的表演专业,还想着有一天能当明星呢。”

    他们本来对宁远他们没太多恶感,但架不住宁大云姐弟俩闹崩的那一段时间,宁大云心里有气,老在说宁远他们拖累、害了弟弟,慢慢的也就看不起宁远他们了。

    说到最后,朱晓松一脸嫌弃的道:

    “别说你不可能考上,就算你考上了,你知道那艺术类的学费多贵吗,比我们普通本科贵一倍都不止,你有那么多钱上?”

    他的话,就差说宁远不顾宁大强死活,不懂事任性了。

    朱晓松的语气,还有话,顿时就惹毛了宁大强。

    当年他可是敢拉着宁远骂上门的狠人,脾气那能还得了?

    不过,他脾气不好,宁大云的脾气更燥,冲过去扯住朱晓松的耳朵:

    “跟谁说话呢?你大舅来了你喘气了没?你这些表弟妹难得来一次,有你这么满嘴放屁的?再胡说八道,我扒了你的皮!”

    一瞬间,宁远、宁岩和宁雪目瞪口呆,甚至宁岩和宁雪吓得都躲宁远身后去了。

    只有宁大强和朱晓静,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包括宁大云怀里的孙子,依然毫无反应的在那儿吮手指。

    宁大云前半生修理弟弟,后半生修理儿女,妥妥的人生赢家。

    而宁远这才明白,当初自己得有多大的胆子,敢对这么暴脾气的人动笤帚?

    看来,当初姑妈还是给老头子面子,没拿自己怎么样,否则……

    后怕到瑟瑟抖。(?⊙⊙)?

    “行了,大姐,孩子说的也没错。”宁大强摆了摆手,叹道。

    朱晓松本来都屈服于宁大云的银威下快唱征服了,听到这话顿时来了精神,但还没等他叫唤,宁大强又道:

    “不过,我家小远还真不是一般人。”

    朱晓松:“……”

    你们家都这么嚣张吗?

    朱晓松是不敢吭声了,朱晓静犹豫了一下,又乖乖住嘴,只是那眼神却满满不信。

    宁大强道:“本来今天过来,就是想告诉大姐这个喜讯,小远在市里参加表演培训班的时候就被老师推荐,前段时间在京城的艺考时,已经被破格录取了,今年秋天就可以去华夏戏剧学院报道。”

    苦笑一声,宁大强道:“过来一方面是想告诉这个喜讯,另一方面知道小静和小松都在京城,也想让他们关照一下,但现在……”

    叹了口气,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朱晓松和朱晓静对视一眼,两人有些呆。

    破格录取?真的假的?

    就他?

    他们对艺考不清楚,一时间还真有些懵。

    倒是宁大云惊喜道:“真的啊,太好了,小远你真没让姑妈看错,喜事,咱们宁家的大喜事啊!”

    因为兴奋,宁大云揪着朱晓松耳朵的手也是松了。

    说时迟那时快——

    朱晓松跟兔子似的窜出老远,心有余悸的望着老妈,还一边揉着竖起来的红耳朵。

    而宁远,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前世没有这茬事——那时候毕业就去卖烧饼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

    感谢该昵称难起的打赏,也谢谢一路走来支持的朋友们,继续拜求推荐票,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