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31、拉出来遛遛!(求推荐票)
    2月13号的晚上,宁远喝大了。

    不过宁远也不是喝断片,他身体似乎有一种自我保护反应,到最后,酒一进嗓子,就恶心到喷射性呕吐,再喝还是如此,根本喝不下去。

    好在那时候茕宎他们都走了——他们过来也只是走个过场,讲讲话,红包,跟一些主创人员碰个杯,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其余剩下的,都是剧组内部人,倒也不会太丢脸。

    虽然脑袋迷糊了,但意识还在,记得有人把自己架回去。

    至于是谁,宁远就不太清楚了,不过肯定是男人。

    睡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宁远脑子里乱糟糟的,无数念头涌出,如潮水般搅动不停。

    结果就是:“呕~~~”

    第二天,宁远被敲门声吵醒,揉了揉脑袋去开门,就看到卓杰似笑非笑的站在门口。

    “睡好了?”

    宁远被他那古怪的笑容看得心里毛毛的,悚然一惊:“昨晚你把我架回来的?”

    “废话,除了我还有谁?”

    说着,卓杰一边往里走一边好笑道:“失望了?幻想是个美女?”

    宁远这才放心,悄悄把放在屁股上的手拿开。

    “瞧你说得,找美女还用幻想?”宁远撇了撇嘴,进卫生间去刷牙了。

    但下一秒,卓杰一句话让他肝儿都颤:

    “你知不知道,你昨儿晚上迷迷糊糊的说了些什么?”

    卓杰脸上又浮起那欠揍的表情,宁远很想把自己嘴里的泡沫吐他一脸。

    但卓杰的话,又让他心都提了起来。

    宁远担心自己喝大了,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

    回来这大半年,这还是宁远第一次喝多,包括篝火晚会那次,他虽然也喝有不少但并没醉。

    家里有宁老头那个酒鬼,宁远她们几个从小锻炼,每次老家伙喝酒的时候,总爱用筷子蘸点挑他们嘴里逗他们。

    主要是昨晚上,宁远根本没想过他们都会一个个过来。

    喝酒有一条法则,要么喝,要么一口别沾,沾了你就没理由拒绝别人。

    “跟他喝不跟我喝,看不起人啊?”

    有些人虽然不会这么说,但心里肯定有芥蒂。

    尽管脑海里转了无数圈,心里也有些担心,但宁远脸上还是拿捏出茫然:“我说啥了?”

    嘴里都是牙膏泡沫,含糊不清的。

    卓杰深沉的看着宁远,而宁远不动如山的望着他,直到最后卓杰绷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卓杰立刻狂笑起来,前仰后合的,手指着宁远:“逗你的呢!”

    他这个人两极分化很严重,跟熟的人可以放浪形骸,而不熟悉的人,或者不能让他认可的人,对他的感觉就是高冷。

    而在宁远面前,卓杰跟个大小伙子似的。

    实际上,这时候的卓杰,也不过二十八岁,没见人家四十岁还能被颁青年企业家奖么。

    卓杰笑到缺氧,喘着粗气道:“你这人真没劲,我还想着诈你一下。”

    宁远无语,把嘴里的沫沫吐进水池中,抬头看向卓杰:

    “你妹!”

    卓杰扶着腰直起身子:“我还真有个妹,不过,我肯定不会让她认识你!”

    宁远扭头,又灌了一大口水在嘴里咕噜咕噜,懒得理他。

    而卓杰自顾自的道:“像你这样的,简直是个人形大花苞,走到哪儿都会吸引一堆小蜜蜂小蝴蝶,谁跟你在一起估计都得神经衰弱,太优秀了,也不容易找对象啊。”

    宁远把擦了嘴的毛巾猛地朝他扔过去:“那我就找更优秀的。”

    废话,我前世四十岁都没找好,用得着你说?

    宁远内心吐槽,说得跟你好找对象似的,比我还大十岁,我穿越回来前,你不也没着落么。

    大哥别说二哥,彼此彼此。

    虽然这一篇翻过了,但也给宁远提了个醒,以后这种大规模的聚会,坚决不喝酒。

    以前他是仗着自己酒量好,白酒两斤半,啤酒随便灌,但再好也架不住狂轰乱炸。

    再说了,自己都不以身作则,还怎么要求宁老头。

    在这个圈子里喝酒避免不了,但必须得有度,谁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忘乎所以,就在酒桌上把自己坑了。

    更何况,自己还有秘密。

    洗漱之后,就着卓杰从酒店自助餐厅带来的包子豆浆,宁远简单吃完后,跟卓杰下到地下车库,卓杰开车带他去华夏话剧院。

    昨天宁远就跟李雪刀联系过,他正好在京城,就约着去见见。

    “到底是大明星啊,这才毕业几年啊,小奔奔都开上了,羡慕……”宁远也跟着嘴碎起来。

    “喜欢啊,送你了!”卓杰豪气道。

    宁远似笑非笑:“你说真的?”

    卓杰瞥了宁远一眼,警惕起来:“你还真不客气啊。”

    宁远鄙夷道:“虚伪!”

    “哈哈哈哈哈!”卓杰用笑声掩饰尴尬。

    来到话剧院,卓杰轻车熟路的带宁远去了李雪刀的办公室。

    “像他这样的腕,都有自己的办公室。”卓杰小声道。

    看到他们俩一起来的,李雪刀愣了一下,不过一想两人一个剧组,也就释然了。

    给卓杰泡了杯茶,让他在这里等着,然后李雪刀带宁远去找分管演员的副院长,曹如龙。

    “宁远,嗯,形象不错,既然老李对你这么推崇,想必你演技也是过关的。”

    曹如龙顿了顿,道:

    “不过,拍戏跟演话剧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因为他是连贯性的,所以强度很大,而且因为舞台的局限性,无论语言还是肢体动作,都要比拍戏夸张一些,这中间的差别,我现在不太确定你能不能扭转过来。”

    宁远平静的听他说完,想了想道:

    “这样吧,曹院长,不知道您下午方不方便,如果可以的话,您可以给我一部分剧本,我学习一下,下午找个时间演给您看看。”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宁远心里刚冒出这个念头,就赶紧呸呸呸:什么毛病,哪有这么比喻自己的。

    他的话,让曹如龙立刻笑了起来,看了旁边的李雪刀一眼:

    “你确定?这么短的时间?”

    李雪刀咳嗽一声:“宁远,真要演的话,可不会给你三两分钟,而是至少一二十分钟的戏份,那样才能看出来,现在都十点了,时间是不是有点紧?”

    宁远笑道:“李老师,您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

    感谢凡人大叔的万币打赏,感谢我已经没钱看书了的5oo币打赏,谢谢投票、收藏的你们,继续求推荐票,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