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27、《恋爱的犀牛》(求推荐票)
    现在有手机的人少,能给宁远打电话的人更少。

    手机买回来后,除了秦莉老师打过一个电话外,也就是跟家里联系。

    给宁大强打电话的时候,宁远都没敢说是自己买的,否则宁老憨那个一根筋,绝对会怒骂自己败家子儿。

    花六千多买这么个玩意儿,你钱多骚得慌啊!

    宁远敢肯定,他会这么骂。

    哪怕自己告诉他,这部戏下来能挣四万多,他也会振振有词:“过去没有手机,大家都得完蛋是吧?”

    无力反驳。

    真要想辩论,宁远可以找出很多理由,但,有用么?

    还不如说是借别人的,家里真有什么事可以打这个电话找到自己。

    至于这手机是不是自己的,也不是那么重要。

    退一步,世界一片清净,多好。

    “这我才买的,都没怎么用。”宁远尴尬的跟王莹解释了一句,跑到一边。

    这两天都没有电话,贪吃蛇玩得上火,他也没想过跟他们说这茬。

    看到宁远跑开,王莹气呼呼盯着他背影,心道手里要是有块石头就好了,给这家伙砸个包!

    才买的?

    这两天拍戏拍得昏天暗地的,你会分身术啊,还才买的?

    真当我胸大无脑?

    一旁的卓杰他们,愣愣的看了宁远,又转头看了看王莹,最后,都把目光投向6雨。

    6雨唬了一跳:“看我干嘛?”

    “你这嘴开过光吧……”卓杰若有所思,其他人也在王莹身上打量。

    钱薇更是朝王莹挤眉弄眼:“是不是呀,小莹莹?”

    王莹这时候也回过神来,再扭捏羞恼,绝对更会让他们想的更多,于是瞪着钱薇:

    “是你个大头鬼啊!”

    说着,她冲过去就掏钱薇胳肢窝,钱薇吓得赶紧躲闪,两人闹成一团。

    而另一边——

    接通电话,宁远客气道:“您好,哪位?”

    这时代还没有垃圾广告,家里的电话他存有,能打给他的,也只有学校那边。

    “呵呵,宁远,你好啊。”

    对面传来一道带着些微沙哑的声音,宁远一听就对上了号:

    “李老师?”

    “哈哈,你这耳朵够灵的啊,这都能听出来。”

    电话那头,正是之前作为考官的李雪刀。

    “您的声音非常有辨识度。”宁远笑道。

    但他却没想到,自己这句夸奖的话,却让电话那头的李雪刀沉默了两秒,才叹了口气:

    “看来我还要多练练,尝试不同风格的声音,总是一个声音,还是不好。”

    一番话,立刻让宁远肃然起敬。

    而且,因为这句话,让宁远又想起一件事。

    癌症。

    千禧年,李雪刀被查出患鼻咽癌,沉寂了两年,这事儿在圈子里不是新闻。

    抓了抓头,宁远仰头望天。

    我这回来是奋斗的?我怎么感觉是回来拯救的?

    宁老头,香妃刘慧,再加上李雪刀。

    前面刘慧还头疼该怎么提醒她呢,现在又想起了李老师的事情。

    明知道却不说,这种事情宁远干不来,更何况,无论自己前世今生,李老师都是自己尊敬的人。

    但……怎么说,又是个问题。

    李雪刀可不知道宁远现在惆怅不已,说完话后,听到宁远这边也沉默下去,还以为被自己影响的,连忙道:

    “不好意思,宁远,不说这事儿了,呵呵,我给你打电话,是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下。”

    “什么事李老师?”宁远好奇起来。

    李雪刀问道:“你了解话剧吗?”

    宁远一怔,不过还是回道:“我知道一些,比如茶馆,比如四世同堂,雷雨等等。”

    前世宁远也参演过话剧,不过那都是他成名之后,但现在,以他的年龄和成长经历,如果说很懂,就有点荒谬了。

    别说自己家那个小地方,就算是省城,也没多少话剧看。

    “是的。”

    李雪刀笑道:“怎么样,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这里参演一场话剧?”

    宁远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不过随后他就明白了,估计是看自己当时演宋江还不错?

    这样想着,宁远道:“既然是李老师邀请,又有这样的学习机会,我当然愿意了,只是……”

    宁远把自己正在拍戏的事情说了。

    李雪刀笑道:“我知道,秦莉跟我说过,这不影响的,这部剧最早也要等到年后了。”

    犹豫了一下,李雪刀道:

    “算了,宁远,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当时看你的表演,觉得你是一个好苗子,想让你加入到我们华夏话剧院,但我跟院里提过之后,院里说没有这样的先例,除非毕业后才行。”

    顿了顿,李雪刀道:“这我哪等得及啊,所以我跟他们软磨硬泡,仗着我有几分薄面,他们答应,在明年的开年大戏里,让你试镜一个角色,如果通过了,并且演好了,就可以特批进来。”

    宁远呆了呆,这老头儿,对自己这么看好吗?

    只不过,这种打着‘为你好替你拿主意’的善举,多少让宁远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倒不是怪他,而是觉得,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得提前问问自己的意见?

    万一自己不想去,他又张罗了半天,自己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那就有点坐蜡了。

    更何况,听李雪刀说的云淡风轻的,但宁远能想到,既然没有先例,他能争取到这个机会,肯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么大的面子和付出,又是这样一位名角,谁有那个勇气去拒绝?

    如果放到别的这个年龄的演员身上,肯定不是那么愿意的,毕竟话剧绝大多数都是赔本赚吆喝,也挣不到名气,年轻演员很少有愿意从事这个行业的。

    不愿意,却得硬着头皮答应,就不是那么开心了。

    但现在的宁远,经历过前世的辉煌,是真心想打磨自己的演技,一座影帝奖杯,只不过是对自己那一阶段表现的认可。

    自己的演技放到年轻一代里肯定算顶尖,但不说跟老艺术家比,就算跟同样四十岁的很多演员比,也不算太突出。

    有时候,得奖不单单是演技,还有剧本和导演,甚至摄像、灯光,以及服化道等各方面的功劳。

    宁远的确愿意,也很感激他。

    只是这老头的做法……宁远苦笑不已。

    或许,这就是代沟吧?

    “实在太感谢您了,李老师。”宁远回过神后,才赶紧感谢。

    然后,宁远问道:“李老师,是什么剧?”

    “孟辉导演的《恋爱的犀牛》,我看过剧本,是真的很不错,贴近现代年轻人的生活,很有味道。”李雪刀欣慰道。

    ————————

    推荐票呀推荐票呀,大家还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