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25、华戏出演员
    宁远在操场上呆滞了几秒后,拔腿就跑!

    心急火燎的跑到招生办,那边的老师一听说他就是宁远,顿时笑了起来:

    “你的事情我知道,放心吧,既然说提前录取,怎么可能不要你了。”

    一个女老师也忍俊不禁:“你都不知道,秦莉老师把你宝贝得跟个什么似的,亲自交代,生怕出了差错。”

    听到这些话,宁远如释重负,但他还是不解:

    “可是,那榜单上怎么——”

    另外一个老师过来拍了拍宁远的肩膀:

    “我问你,那榜单叫什么?”

    “什么叫什——”

    宁远开始有点懵,但随即……他明白了。

    得亏他现在记忆力强,否则还真不会注意这茬。

    那老师看到宁远的神色,点头道:

    “知道了吧,那是二试名单,你都被录取了,那上面当然不会有你的名字。”

    他开玩笑道:“怎么,你还想再考一次?”

    宁远打个哈哈:“那个啥……就不用了吧。”

    办公室里一片笑声,宁远也跟着笑,他的脸皮可没那么薄。

    最开始说话的那位老师笑道:

    “把心收回肚子里吧,三试放榜的时候,你的名字就会出现在第一名的位置。”

    “呵呵,好的,谢谢,谢谢。”宁远忙不迭的感谢。

    以后,名单没出来前,打死他都不说了。

    装哔一时爽……

    这都是教训。

    随后,宁远把自己的新手机号说给他们,让他们登记,免得以后有什么事找不到自己。

    “宁远,看你的信息,家庭条件……嗯,那个啥,怎么会?”登记的老师欲言又止。

    宁远立刻明白了,这是质疑自己的情况。

    “是这样的老师,我试镜《还珠格格》第二部通过了,现在正在那边拍戏,前期给有一部分片酬,。”

    宁远怕他们误以为自己家境不好还虚荣,又解释道:

    “老师,我可不是贪图物质享受啊,纯粹是为了工作,现在联系什么的,有这个也方便,要是之前我给秦莉老师留有电话,估计也不会有今天的误会。”

    老师们又笑了起来。

    “行了,没说你贪图享受,道理我们明白。”说着,那老师上下打量宁远:

    “可以啊你,这刚考完试,就能去拍戏,还是大名鼎鼎的还珠,你这简直是,让很多毕业生都要望尘莫及啊。”

    “哼哼哈嘿……”

    宁远呵呵笑着谦虚回应。

    “对了,宁远,剧组给你多少钱一集啊?”一个老师好奇道。

    宁远犹豫了一下,忽然指着窗子外面:“老师,那个……今天天气不错哈。”

    几个老师诧异转头看去,愣了愣,这才回过神,然后都笑了起来。

    问话的那个老师也意识到,应该是不方便,也就没再纠结。

    宁远又跟他们说了会儿话后,就离开了。

    而在他走后,那群老师就炸开了锅。

    “这小子牛气啊,竟然被还珠选上了。”

    “这该是什么运气?”

    “也不能说运气,茕宎对这个抓得还是很紧的,如果宁远的表现不能打动她,估计也没戏。”

    “这倒也是……”

    “说来也好笑,还珠让钱薇火了,连带着京影的报名人数都过咱们学校,可没成想,现在宁远也进了这个剧组。”

    ……

    宁远还没出校门,就接到一个电话。

    “喂,宁远吗,我是秦莉。”

    这么快吗?宁远愣了一下,再才赶紧道:

    “哦,您好,秦老师。”

    秦莉笑道:“听说你现在正在还珠那边拍戏?”

    “是的。”宁远把情况简要说了。

    “你那个角色是什么样的,戏份呢?”

    宁远这才明白,秦莉是担心自己去跑龙套或者演小角色,按照她的说法,既然是华戏破格录取的优秀学生,就该有自己的‘逼格’。

    当然,她可不会说这个词,但大概意思差不多。

    不过宁远心里清楚,本来因为钱薇大火,连带着京影的知名度也拔高,就让他们这些华戏的人感到不舒服,要是他们选的学生去还珠里演小角色,这脸往哪儿搁?

    “箫剑的戏份仅次于五阿哥和尔康,尤其是中期开始,他的戏份就不逊色与两大男主……”

    听到宁远这么说,秦莉才稍微放心了一些。

    秦莉道:“宁远,老师不是要干涉你的自由,但你自己接戏的时候,应该有自己的一套准则,就是……你将来期望自己走到什么样的高度,接戏的时候,就多想想,你是为了拍戏而拍戏,还是为了自己的某个目标而攀登。角色无大小,但剧,却有深浅。”

    如果是这个年纪的学生,多半对秦莉的话一知半解,但宁远在圈子里待了那么久,知道秦莉说的都是真知灼见的肺腑之言。

    她只是希望,宁远不要迷失在名气和金钱里,而忘了一个演员的追求。

    宁远终于明白,为什么社会上流传一句话:华戏出演员,京影出明星。

    或许,这就是答案吧。

    “谢谢老师,我会记住您的话,认真挑选剧本,用心演戏,不忘初心。”宁远诚恳道。

    秦莉认为自己那番话宁远不可能完全听懂,但她之所以说,就是希望给宁远一些提醒,在将来某个时候,他会慢慢体会到。

    但此时此刻,宁远这句简短的话,却表明,他听懂了。

    果然是人才啊,秦莉欣慰的笑了。

    随后,秦莉道:“我们华戏有规定,大一不准接戏,除非让剧组亲自联系学校,我们觉得这个剧很有表现意义,所以,宁远,你如果因为这个角色有了名气,也不要贸然去签约一些公司,更不要把档期排到大一期间。”

    “好的,老师,我明白。”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后,才结束通话。

    宁远抬头,就现,周围不少人都羡慕的盯着自己的手机。

    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把手机揣进裤兜,宁远心道:“别羡慕,要不了多久,这玩意儿就会人手一个。”

    望了望阳光明媚的湛蓝天空,雪后初晴,一切都像被洗刷过的澈净,透着一股子清爽。

    虽然农历新年还没到,但公历已经来到99年。

    明年就是千禧年,接下来,就是各行各业迅猛展的时期了,文娱,更会迎来大爆炸的汹涌蓬勃。

    ——————————

    感谢大家的支持,拜求推荐票,谢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