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24、不带这么玩人的吧?
    “永琪,你不要再疯了,小燕子她是我的亲生妹妹!”

    箫剑此言一出,摄像机拍到每一个人的表情,都是神态各异的吃惊。

    尽管事先知道这回事,但每个人都像第一次听到一样,拿捏表情,倒也挺搞笑的,至少,旁边围观的工作人员,和其他演员,都忍俊不禁。

    当然,并没有影响到宁远他们,否则李立就得朝他们飙了。

    钱薇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你……你在说什么?”

    “小燕子,这二十年来,我这个当哥哥的没有照顾过你,让你的生活里充满了苦难和挣扎,我真是……惭愧……”

    正如他说的那样,宁远的脸上一片愧疚之色,眼神中的怜惜,还有一丝相认后的深情,直直的盯着钱薇。

    被宁远如此深情款款又带着自责的眼神看着,钱薇脑海里有了短暂的空白。

    尽管钱薇跑神了,却又符合此时小燕子的状态——懵。

    李立更不知道钱薇跑神了,还以为她依然在演,并没有喊咔。

    “咣当!”

    苏鹏手里的剑掉落地上,镜头拉起来,呈现出一副呆若木鸡的难以置信。

    这个时候,演员们都状态满满,也让李立非常满意。

    趁热打铁,这一段落拍完后,立刻就转到室内,拍摄箫剑讲述过往的戏份。

    自从真正见识过宁远的演技,和‘无所不能’后,王茹原本想在演戏中找回场子的想法彻底熄灭。

    京城下雪了。

    因为戏份的设定里没有雪景戏,所以只能暂时先拍室内的镜头。

    但这场雪连下三天,到处都白皑皑的,足足有半尺厚。

    雪倒是停了,但化雪……好吧,比下雪还慢。

    所有室内的戏份都拍完了,地上的雪还有一层,李立望雪兴叹:“想找茕宎老师改剧本,结果回了俩字:不行。”

    不得已,剧组只能放假。

    所有人都高兴疯了,睡它个昏天暗地。

    玩雪?不存在的!

    宁远抽空去买了个手机,诺基亚611o,当然不是后世改款的那版,而是98年才推出来的,号称第一款可以玩游戏的手机,改变手机的定义。

    贪吃蛇、记忆力、猜图逻辑三款游戏,让这款手机销量不错。

    开始宁远还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这种小儿科的游戏,有啥好玩的。

    但第二天,窝在酒店的宁远,愣是玩贪吃蛇玩到吃午饭。

    “我去,怎么又撞了!”

    懊恼的扔掉手机:“不玩了!”

    宁远这才起床洗漱,掀开窗帘,外面阳光明媚。

    雪已经化得差不多了,有些路面已经干了,估计明天就能开拍。

    但明天,是初试放榜的日子,如果明天真开拍的话,宁远准备请假去看看。

    要是不拍当然更好。

    不真正确定,宁远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毕竟那只是口头承诺。

    之前立了那么多f1ag,现在想想,要是出了状况,这打脸可就啪啪啪的刺激了。

    “真是,回来才半年,也开始变幼稚了……”苦笑摇头。

    揉了揉睡得有些僵的脸,宁远长长吐出一口气:“希望不要翻车吧……”

    晚上,剧组举办了一个篝火晚会,烤全羊。

    黄橙橙的油刷在羊肉上,随着大火的炙烤,出滋滋的声音,再撒上椒盐、孜然、胡椒粉这些佐料,那香味,吸溜~~~传出去老远。

    每一个人,眼神不时都会挪过去,然后再装作不经意看到的样子转开目光。

    没闻到。

    什么味儿的?

    开吃的时候,一个个狼吞虎咽的,割肉的师傅都快忙不过来了,还要面对一堆虎视眈眈的目光。

    吃了几个月的盒饭,小蛮腰都快变成蜜蜂腰了。

    谁能不馋?

    有道是:

    锃亮金红焦里嫩,皮滑肉脆口中香。

    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这日子……

    快活呀~~

    都说华夏是酒桌文化,酒到正酣处,一切皆浮云。

    而这篝火晚会上喝酒,气氛更加热烈。

    别说宁远和卓杰、王莹和李立这些相熟的,喝到最后,就连钱薇、王茹、樊冰他们仨也加入进来。

    他们这些人,本来就是剧中第一梯队的演员,也能玩到一块儿去。

    本来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酒喝着喝着就大神经了。

    这个年代,明星的咖位、人设什么的还没成气候,就算是现在正当红的钱薇、王茹,以及卓杰和苏鹏,也都没有太大的偶像包袱。

    王茹喝得双眼微迷,一手握着大骨头,一手端着酒杯,摇摇晃晃指着宁远:

    “你~~不是个好人。”

    宁远好笑:“哪里不好?”

    “哪……哪里都不好,就会欺负我……”王茹脸颊红彤彤的,不只是喝酒还是火光照的。

    听到王茹主动挑起这件事,卓杰他们都双眼一亮,好事儿啊。

    说开了就行。

    宁远也是这么想的,虽然之前王茹笑场,但不得不承认,她演技还是不错的,至少在紫薇这个角色上,否则也不会成为经典。

    尤其是紫薇瞎了的那段戏,宁远也佩服不已。

    既然王茹趁着醉意提出来了,宁远也就顺水推舟,笑道:

    “那好吧,为之前的话道歉。“

    举了举杯:“为我们的友情干杯!”

    众人大笑:“干杯!”

    一饮而尽。

    钱薇立刻笑闹道:“我们唱歌吧!”

    唱着,跳着,最后不知道苏鹏从哪儿弄来一个吉他,弹出了周花剑的《朋友》。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

    到最后,所有人跟着一起唱,好不哈啤!

    第二天,所有人睡得跟什么似的,哪还能拍戏,尽管雪已经化了。

    于是,李立只能决定下午再拍。

    宁远也就不用请假了,跟李立说了声,正好剧组有车回市里,就捎上他。

    今天的华戏格外热闹,哪怕宁远来的不算早,依然还有很多人。

    毕竟几千人报考,都希望自己得中。

    “哎,有我有我!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我中了!”

    “呜呜呜呜,没有我,怎么可能没有我……”

    ……

    各种怪叫充斥其间。

    宁远也伸着脖子使劲儿往里挤,不断摩擦后,终于挤到了里面。

    只是,当看到榜单上没有自己的名字,宁远有些呆。

    我勒个槽啊,不带这么玩人的吧?

    ————————

    感谢老朋友李德戈雨万赏,拜求大家的推荐票,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