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22、哈哈哈哈(求推荐票)
    真要买呼机的话,现在宁远其实也买得起,前期片酬已经付给他两万块,何况还有当初来京时带的钱。

    之前在老家时用不着,现在倒是能用得着,只是一个未来的人去买呼机,心里总感觉太吃亏。

    哪怕是手机。

    这个年代的手机,便宜的也得五六千,而现在的平均工资,不说其他地方,单单京城,还是统计正式职工的,月均也才一千左右。

    不吃不喝将近半年才能买一部,妥妥的奢侈品了。

    虽然贵,但没有手机确实不方便,尤其是宁远,你要是去试镜,万一选上了,人家怎么联系你?

    现在剧组里,钱薇、王茹他们这些已经成名的都有手机,李立和几个主要负责人也都有。

    其他的工作人员,和普通演员,也有呼机。

    “回头抽空去买个手机吧。”

    打死也不买呼机。

    现在呼机已经在走下坡路,要不了几年就会被淘汰,花几千去买这玩意儿,吃饱了撑得。

    关于呼机,宁远对一个笑话印象很深:

    去接一个因走丝入狱的朋友出来,他非常感动,说十多年来只有我一个人经常去看他,为了报答,决定把当年走丝的宝贝分我一半。

    来地点,吭哧半天挖出来一个箱子,打开一看,尼玛,一千个全新的摩托罗拉Bp机!

    这几天拍戏都很顺利,虽然刘慧戏份杀青走了,但王莹倒是跟宁远打得火热,没事儿就跑来聊天。

    毕竟四十岁的老男人,逗现在才大四的小姑娘,那还不叫一个得心应手?

    因为王莹跟宁远处得火热,让本来跟她关系不错的王茹,也开始疏远她了。

    王莹也不以为意,宁远能给我快乐,你能么?

    原本王茹想着,我都这样了,你难道不该表示表示?

    可结果倒好,她不理王莹,王莹干脆也不理她了。

    你个小浪蹄子!

    气得王茹对钱薇抱怨,钱薇也无奈:“犯得着么,宁远又没得罪你,你俩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他当那么多人的面笑话我,这还不叫?”王茹没好气道。

    钱薇哭笑不得,也深知这女人的脾性,铁定是钻牛角尖出不来了。

    就在这时,王茹突然眼神一亮:

    “我跟他没什么对手戏,卓杰下午倒跟他有一场,我找他去!”

    钱薇手捂额头,一脸无奈的看着王茹变脸似的,笑呵呵来到卓杰跟前,有说有笑的说着什么。

    “女人心,海底针啊……”钱薇感叹。

    “呵,女人。”樊冰点头。

    王茹说的对手戏,其实就是试镜时候考宁远的那一段,五阿哥因为小燕子对箫剑崇拜满满而打翻了醋坛子,跟箫剑针锋相对,箫剑选择离开,尔康去追。

    说是逃亡赶路,实际上,他们的逃亡戏一直没出这几公里的范围。

    在这之前,有一段威亚。

    箫剑,大侠嘛,就算走,也得潇洒的翻跟斗离开。

    当看到箫剑极为顺利的一条过,众人都有些懵。

    文戏拍的好也就算了,武戏还能这么熟练?

    你特么以前真的没拍过戏?

    “我学过功夫,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

    宁远用这个说辞解释了一下,也让众人没再多想,但对宁远的‘无所不能’,他们又有了新的认识。

    就算是对宁远怎么都看不对眼的王茹,也不得不承认,宁远这个年纪有这样的能耐,的确是极为优秀了。

    但那又怎样,优秀的人那么多,我总不能每一个都喜欢吧。

    场景转到郊外一个破庙前。

    宁远坐在小桥上装模作样的吹箫。

    尽管他会得不少,但吹箫,还真不会。

    但这点没关系,只要动动手指,像那回事就行了,就跟紫薇弹古筝一样,都是瞎弹,靠后期配音。

    随后卓杰走入镜头。

    之前宁远在试镜展示这一段的时候,卓杰、王茹他们都没看过,否则,王茹绝对不会想让卓杰用这一段去压他。

    连当时那个场景,宁远都能挥成那样,何况是现在?

    拍了几天,宁远早就不知不觉代入箫剑身上。

    又有卓杰全力以赴的对戏,也激了宁远的感受,让他挥得更完美。

    自然而然,这段戏卓杰别说压他,稍不注意就差点被宁远带偏了。

    王茹他们没到跟前,而是围在李立身后,通过监视器看。

    看现场,和看监视器,有时候根本就是两种感觉。

    无论画面还是细节展现。

    当然,宁远那精准的把控,看得也更加鲜明!

    “快快,摄像机拉近,给宁远特写!”李立朝对讲机喊道。

    镜头拉近,宁远那深沉的神色,夹杂着矛盾的欲言又止,嘴唇微动最后又忍住的内敛,让王茹她们看着看着,不知不觉嘴巴就张大了。

    “好!过!”李立喊道。

    直到这时,王茹她们才回过神。

    面面相觑的时候,她们内心喊出了当初试镜时,周树培他们同样的话:

    “这特么也太妖孽了吧?”

    他们看的人都如此感受,就更不用说跟宁远对戏的卓杰,眼神复杂的看着宁远。

    原本他觉得,年轻一辈中,自己的演技已经足够可以了,要知道当初才大学毕业,就顺利考进华夏话剧院,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你很厉害。”卓杰对宁远道。

    宁远笑了笑:“我只是做好我该做的事情。”

    卓杰一怔。

    因为此时的宁远,和戏中的箫剑,让他分不清,那笑容,那话,几乎没什么区别,连给他的感受都一样。

    “做好该做的事情……”卓杰咀嚼着这句话,微微点头:

    “你说得对。”

    说完,卓杰朝宁远爽朗一笑:“之前对你的看法可能有些误解,在此向你道歉。”

    宁远摆了摆手:“这都是小事,只要大家都想干好一件事,那就有共同的目标,也就不存在敌我。”

    “哈哈,是这个道理。”卓杰大笑。

    他就是这样,真挚又容易冲动,喜欢你如烈火烹,厌恶你如臭狗屎,不假颜色的率性,可能会得罪人,但他不在乎。

    在前世,宁远跟他拍过戏,也结成了朋友,却没想到这一世提前了。

    “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卓杰朝宁远伸出手。

    宁远大手一握:“我也是!”

    “哈哈哈哈哈……”

    ————————

    推荐票,大家点一下好不好,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