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18、无事献殷勤
    他们都觉得宁远是新人,但对宁远来说,重新回到熟悉的片场,这种感觉好极了。

    比如那些轨道器材,比如那毛茸茸的吊杆麦克风,比如象征着权威的导演宝座和面前的监视器……

    太多太多。

    这一晃,回来半年都没到过片场了。

    真亲切。

    宁远总觉得,片场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一群人捯饬捯饬几个月,拍出一部作品,然后就可以通过电视或者电影幕布,传递给千千万万的人。

    这些作品,或许能让他们闲暇之余放松一下,也可能改变他们的某种观点,或者给他们什么启,再或者影响到他们某个重要的选择。

    甚至,改变一些人的人生。

    听起来像是无所不能。

    当然,前提是一部好的作品,无论是积极向上的还是消极阴暗的风格,总之你得拍的认真,演得走心。

    自己弄得都没感觉,还想感染别人?

    做梦吧!

    哪怕是他们现在拍的这部,艺术性肯定谈不上多少,但能引起收视狂潮,自有它的优点——欢乐,团圆。

    以前宁远很少看茕宎的作品,总觉得很虐,即使部分结局圆满,过程也得百转千回的肝肠寸断。

    只有还珠,一路欢乐到底,哪怕是小燕子被黑心棋社禁锢,哪怕是他们提心吊胆的逃亡路上,也总能让小燕子搞出一些事,笑料百出。

    即使最虐的剧情,被容嬷嬷扎针的时候,观众也不会悲观绝望。

    因为,皇上肯定会来救他们,一脚踢翻容嬷嬷。

    就像……《康熙微服私访记》里,每到最后,Bgm一响,皇帝就会闪亮登场。

    好爽!

    喜剧大团圆,代表人们的追求。

    生活都那么艰难了,老子哪有心思去看你们那些高深的艺术文艺。

    宁远挺喜欢那句话,一切脱离了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都是耍榴芒。

    总而言之,宁远不喜欢悲剧。

    在李立确认宁远对台词非常熟之后,就开始讲戏。

    “接下来这场戏,是箫剑第一次参与到你们中间。”

    拍摄肯定不会按照剧情顺序,而是集中一个场地,把这部分戏份拍完,然后再换下一个地方。

    听到李立的话,钱薇、王茹他们对视了一眼,眼里莫名的神色闪动。

    尽管被宁远的‘美貌’吸引,但该捍卫的睡觉权利还是要进行的。

    讲道理嘛,总不能因为你帅,我就得陪你熬夜吧。

    大不了你走了,咱们再交个朋友?

    做不了同事,做朋友也可以。

    反正,我要睡觉!

    而在几个男演员这边,除了睡觉的权利,他们还想捍卫男人的尊严。

    都是男人,凭什么你一来就把我们的风头抢走了。

    不要面子的吗?

    裹粪!

    脸上分不了胜负,只能演技上碾压你!

    让你知道,男人长得再帅但演戏不行,也只能是个花盆!

    “等会儿你们几个,小燕子、紫薇、永琪、尔康、孟丹,柳青柳红,以及宁远,都上马车,这是你们劫囚后一路狂奔路上的戏份,尤其是小燕子,劫后重生,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李立的习惯就是,在拍戏过程中只叫角色名不叫本名,这样的好处很多,大家也都习惯了。

    而李立刚说完小燕子,钱薇就赶紧道:

    “明白了明白了,导演,我们快开始吧,我都迫不及待了。”

    李立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这急性子。

    他哪里知道钱薇打得什么算盘,还以为她想赶紧拍完。

    转头看了其他人,李立见他们都纷纷举手表示没问题。

    最后,李立看向宁远。

    宁远笑了笑:“先拍吧,拍一遍再说。”

    而他话音刚落,王茹就微笑道:

    “哎,你可不要抱着一遍不过再来一遍的想法啊,我们都会全力以赴,你也要努力哦。”

    声音柔柔的,但话里的意思,却直接把宁远架起来。

    不愿意?

    你这态度不行啊,或者专业素养不够?

    无论哪一点,任谁都不会承认,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但宁远哪会怕,也浑然不惧的道:“我当然没问题。”

    王茹还以为自己的激将奏效,立刻挥了挥小拳头:“真棒。”

    钱薇也眨了眨大眼睛,笑道:“加油哦!”

    宁远把她们的表现都看在眼里。

    素昧平生,或者说之前根本没有任何交集,现在怎么对自己这么上心?

    宁远可不会自恋到认为靠颜值征服了她们,让她们拜倒在自己的喇叭裤下。

    无事献殷勤。

    所以,宁远不难察觉到她们有着某种用意。

    只是宁远不了解还珠此时的拍摄情况,也就不知道她们每天睡觉时间多则四个多小时少则三个小时,为了怕耽误时间,所以强烈排斥菜鸟拉低他们的度。

    自然而然,宁远也就不明白他们想干什么。

    只是猜测,难道是老人给新人的下马威?

    虽然宁远没有猜对,但化解的方式其实没什么区别,宁远想着,既然你们想看我笑话,那我就只能好好演了。

    不过,好像这段戏自己词不多,没什么好展示的,反倒是钱薇,这段以她为主。

    拍摄开始。

    说是在马车上赶路,实际上连马都没有,就一个车厢摆在支架上,下面有人不断摇晃。

    而摄像机,就在车的后门位置。

    小燕子脸朝外正对摄像机,其他人分坐两边,宁远坐在右侧末尾,距离摄像机最近的位置。

    前面几乎都是钱薇的独角戏,其他人跟着笑就行了。

    直到小燕子兴奋过后,终于想起劫囚时箫剑会功夫的事情,指着宁远道:

    “呵,箫剑,你竟然骗我!”

    镜头给到宁远,宁远微微一笑,颇有深藏功与名的淡然。

    当然,这个笑容很简单,他们也看不出宁远的深浅。

    “明明你的功夫已经到了什么……神仙画画的地步了,还骗我说不会武功……太佩服了,佩服的五个人的身体都摔倒在地上……”

    钱薇的台词功夫的确不是盖的,这么多词,她叨叨叨的一通说完,小燕子的性格节奏让她演了这么久,非常自然流畅。

    终于,饰演尔康的卓杰看向宁远:“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宁远也说出了他的第一句词:“往一个安全的地方跑。”

    众人心里有些郁闷,词好简单,没啥技术含量啊。

    又一次柳青说完词后,宁远才说道:

    “说来话长,以后再说吧。”

    淡然的神色,一如他之前说话的温润,又是简简单单的词。

    似乎就像这句词一样,以后再说吧。

    反正,暂时是没办法拿捏宁远了。

    ——————————

    感谢ushuangbao再次打赏1ooo币,感谢吃泡泡不吐泡泡鱼的打赏,继续拜求大家的推荐票,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