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7、宋江
    在进入考场前,每个考生都会拿到一张注意事项的宣传页,要求自我介绍的内容。

    之所以这样,主要还是以前有不少考生,为了引起老师的注意,在这上面做文章,夸夸其谈不胜其烦。

    而现在,全部要求像宁远这样,简单明了。

    对于这些‘火眼金睛’的老师来说,你一张嘴,什么水平他们就有了基本的判断,根本不需要说那么多。

    再说了,后面还有朗诵环节,用你现在哔哔哔?

    宁远这一番自我介绍,尽管跟其他人没什么区别,但他没有丝毫紧张的从容,以及清朗温润的声音,对视他们的清澈眼神,都让这些考官不禁眼前一亮。

    更何况,宁远的形象也非常突出。

    几位考官都点了点头,示意宁远继续。

    其实他们也都认出来,宁远就是登上报纸的那个学生,毕竟现在的纸媒依然是主要新闻渠道,更何况是《京城晨报》和《汇民晚刊》这种级别的。

    这让他们对宁远有了更多的期待。

    在宁远身后,其他学生也都盯视着他,心里颇为不服的想看看,这个家伙凭什么上报。

    “走了狗屎运吧……”

    这是大多数学生的看法。

    宁远对这些并不在意,对几个考官道:

    “我今天要朗诵,或者说要表演的,是一段《水浒传》中宋江的话。”

    是的,那位李雪刀,正是98版宋江的扮演者,因为看到他,所以宁远才在三个备选方案里选择了这个。

    但宁远这番话一出,不仅考官们一愣,宁远身后那两排学生也都呆了呆,然后都嘀咕起来:

    “水浒传?他是要说白话文么?”

    “这么装哔?”

    “这个时候不来点感情丰富的内容,搞什么水浒传?”

    “只怕是作死吧?”

    ……

    就连考官们,也都以为宁远是要背诵名著。

    但那水浒传,文字凝练又没有太多感情色彩,干巴巴的平铺直叙,能展示多少?

    因为此,他们看向宁远的眼神,都有些无语了。

    那么多小说,为啥偏偏选了这个?

    因为,现在并没有宁远记忆中,98年初播出的那版《水浒传》。

    除了那本书,倒依然是四大名著没变。

    就像宁远昨天现的不对劲那样,因为他的重生,在某些地方跟前世生了改变,或者说,这是一个平行时空。

    这个年代,电视剧都在电视上播出,网络在华夏展没几年,还没有网络视频。电视剧播出的时候没看到,就是看不到了,除非重播。

    宁远回来才半年,家里虽然有别人捐助的小电视,但宁大强整天忙碌,家里几个学生,除了最小的两个下午放学看会儿动画片,其他时间电视基本是个摆设。

    所以,宁远哪知道这部剧没播出。

    之前上网的时候,宁远没想那么多,也根本没搜索过这些,光顾着去找还珠格格相关消息了。

    在大家都有些懵的时候,宁远也察觉到气氛不对劲儿。

    这让他心里一个咯噔:不会这《水浒传》也跟记忆中出现了偏差吧?

    难道说……现在还没有出来?

    但都到这一步了,就算没拍,宁远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至少水浒传这本书,宁远知道是有的,家里那一堆书里,就有一套四大名著,是曾经一个好心人捐助给他们家的。

    虽然并不看好宁远的选择,但几位考官并没有流露出太多轻视,为的正是那位明星班主任秦莉,她点头道:

    “那就开始吧。”

    宁远深吸一口气,道:

    “先说一下,我要演的这段,是宋江上梁山泊后,做了一面替天行道的大旗,然后在晁盖以及梁山好汉他们面前说的一番慷慨激昂的话。”

    这番话再次让几位考官一愣,面面相觑。

    随后,他们都把目光投向李雪刀。

    虽然《水浒传》现在还没出来,但他们几人却知道,水浒传已经筹拍,而李雪刀也接受邀请,饰演男一号宋江。

    这让他们,尤其是李雪刀心里泛起嘀咕:难道这小子知道这茬?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接下来观察宁远的表演。

    李雪刀更是来了兴致,盯着宁远。

    而宁远,也通过他们的眼神现了些许端倪,心里也大致有了猜测——或许,时间会有些错乱,但事情和人物应该大差不差。

    于是宁远不再多想,在秦莉再次点头示意后,宁远开始了他的表演。

    前世宁远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能拿到影帝奖项,当然不全凭努力和相貌——

    那么多科班出身的演员,努力的也不少,长相不逊于他的更是比比皆是,但影帝每年才几个?

    宁远的优点,是他想象力丰富,或者说脑补,脑中构架画面。

    这样的人,无论当演员还是作家,都比别人要有优势。

    就像看剧本的时候,宁远脑海里已经脑补出完整的画面,表演起来也就更得心应手一些。

    更何况,宁远接下来要演的这段,可不是他脑补,而是看过很多遍的电视剧。

    习惯性的闭上双眼,宁远静下心。

    为了艺考,三个备选方案宁远都练过很多次,所以他很快沉浸到宋江的角色中。

    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神比之前的平静,又多了一丝深沉。

    在坐的几个考官,哪个不是眼力毒辣,立刻就察觉到宁远的变化,不仅仅是眼神,还有肢体。

    既然是表演,自然要有肢体的演绎。

    双手背在身后,宁远缓缓踱步,肩膀微收,脚步微碎的带着节奏感挪步。

    随着走动,宁远的情绪在蓄积。

    而相体现的,就是在考官眼中,走了几步后,宁远的气质像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肃穆、内敛、谨慎。

    对照脑海里宋江的印象,尽管宁远的相貌不符合,但那气质……小官僚的愤懑、愠怒拿捏的恰到好处。

    或者说,宁远真的就像经历过那些事情一样,从官到贼的憋屈,但又不是绝望的茫然,而是又有了新目标的斗志。

    这个现,面对着宁远的几个考官感受更甚。

    他们脸上第一次露出惊容。

    演技更厉害的他们也见过,他们更多的,还是惊异于宁远那跟年龄不相符的演技。

    虽说有天赋流的年轻人,但那只是饰演跟他本身相契合的角色。

    宋江,跟宁远从哪方面来看都相差十万八千里。

    而这,是需要时间来锻炼和打磨的。

    尽管到现在宁远还没有开口,但这份功力,已经征服了他们。

    秦莉、李雪刀他们在惊异过后,就是喜悦了。

    惊喜!

    渡步小半圈后,宁远再次回到原来的位置。

    站定,宁远盯着秦莉他们——

    恍惚间,秦莉他们感觉到不是一个年轻人,而真的是一个中年人。

    不甘现状、内心挣扎,又第一次透露出野心的中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