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影帝重回十八岁 > 1、我没疯!
    “噗——”

    听完宁远的话,正喝水的班主任李新,猛地一口水喷出去!

    但他忘了,他正在炭盆前烤火。

    “噗嗤~”

    炭火上一片嗤声,灰尘升腾。

    李新手忙脚乱咳嗽连连,却依然没忘记瞪着眼睛望向宁远:

    “咳咳……啥?”

    “你……咳咳……说啥?”

    “你再给我说一遍?”

    宁远。

    在全校都挂得上号的贫困生,连学费都是学校减免。

    而现在——

    他竟然告诉自己,他要去京城参加艺考?

    还……还要考华夏戏剧学院的表演系?

    你特么没烧吧?

    如果不是顾忌这个特殊学生的自尊心,李新都想劈头盖脸的骂过去。

    真以为你长得好看就行?

    帅能当饭吃?

    在他们这个豫南小县城,别说电视里的那些明星,就算是县电视台的那些主持人,都让李新这个高中老师觉得‘星光熠熠’。

    虽然他们高中建校以来都没出一个学表演的,但像美术、音乐这些艺考生还是有的。

    在李新的记忆里,那些能考上本科的,至少都有两年以上的专业培训,尤其是音乐,想考名校,更得打小开始培养。

    比如他们学校副校长的女儿,幼儿园开始学钢琴,初中就送到省会郑城。

    但最后,也没能考进华夏音乐学院,而是收到了鄂省音乐学院的通知书。

    她并不是不努力,五年级的时候就过了十级,天赋肯定也不差,只是……强中自有强中手,全国才招多少人?

    而华戏——

    那可是整个华夏表演专业里最顶尖的大学。

    没有多年苦功,以及天赋,还有一些运气,去了根本就是凑热闹。

    要是有钱也可以任性一回,毕竟考个试,要不了几天。

    可他宁远?

    本来想火,但看着宁远那平静的表情,不知怎的,李新心又软了下来。

    把手里的水杯放在桌上,李新转头,斟酌着语气温和道:

    “你……怎么突奇想就要考这个?”

    李新的本意是循循善诱,劝导这个好高骛远的小子,打消他不切实际的做梦。

    但宁远,却早有准备。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半年前那个背负家庭重担,准备高中毕业就出去工作养家的孩子。

    宁远身体里,此刻装着的,是二十二年后的灵魂——

    四十岁,宁远在第57届金龙奖颁奖典礼上,凭借电影《风筝》获得最佳男主角奖,一举封帝!

    但那晚庆功宴的哈啤,让他一觉醒来,回到了十八岁。

    穿越回来的这半年,宁远准备了很多,就为了这一天。

    跟前世的草根相比,科班出身便利太多了,所以大学肯定要考。

    考,自然考最好的!

    不慌不忙的将手中的一张纸递给李新,宁远道:

    “老师,我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李新愣愣的接过那张纸,先看了宁远两秒后,再才疑惑的打开。

    这是一张手写的证明,字很漂亮:

    【兹有信义市Ls县第一高中高三二班学生宁远,在我处学习表演,勤奋好学,表演课程全部优异,推荐参加今年各大院校影视表演专业艺术考试,特此证明。】

    落款是信义市长虹艺术培训中心,并盖有公章。

    其他学生参加艺考,并不需要这个,只要跟班主任说一下,一般都会帮忙报名,在高招信息登记时选择艺术类。

    但宁远知道自己情况特殊。

    以他的家境,如果想让关心自己的班主任同意,这个就非常必须了。

    其实,拥有未来记忆和经验的宁远,连这个培训班都不需要参加,但奈何这个班主任太关心自己。

    要没有这个培训经历,恐怕打死他也不会同意自己报考,更不要说填报登记了。

    果不其然,看完这个,李新的眼神都变了:

    “行啊你小子,不吭不响……”

    这个长虹艺术培训中心在全市都是数一数二的,不光表演班,美术、声乐、器乐班都有,对于李新这个高中老师来说,并不算陌生。

    李新话刚说到一半,突然一想不对劲:

    “哎,这费用可不便宜,你哪儿来的钱?”

    “另外,你平时哪有时间去学?”

    “你爸知道吗?”

    ……

    片刻的功夫,李新就想到了一堆问题,越问越懵。

    当然,对于准备充分的宁远来说,打消李新的疑问并不难。

    ……

    “就是这样,李老师,我爸也知道,不信您可以问他。”

    至于钱,宁远随口胡诌暑假的时候去市里拍广告挣的。

    这个说辞李新没法不信——

    宁远长得的确挺帅,被李新截胡的情书卖废品,都让他买了两盒烟。

    但实际上,这钱是宁远在培训班时,借老师的吉他弹奏的两歌,上传到音乐网站里,靠付费下载得到的收入。

    一是《寂寞的季节》,还有一是《中学时代》。

    钱不算多,也就不到两万块钱。

    虽说这收入有些辱没这两歌,但已经足够支撑宁远明年考上大学,以及家里的花销。

    好在,这个收益是源源不断的。

    现在网络还远远没到广泛普及的时代,宁远更没钱去运作,要不是这两歌很能打,能不能回本都难说——

    去录音棚一个小时,也花了他两百块钱。

    这可是98年的两百块钱!

    虽然打消了疑虑,也帮宁远顺利在招生网站上进行了登记,但在宁远走后,李新依然还没太回过神。

    “这个宁远,怎么最近总感觉哪儿不太对劲?”

    “似乎……比以前更不爱说话了。”

    “他能考上吗?”

    李新嘀咕道。

    随后他哑然失笑,摇了摇头:

    “我真是想太多了,这小子才学了半年,更何况长虹也只是市里最好的,但全国,有多少个市……”

    “哎——宁远,等等!”

    李新突然想到什么,冲出办公室叫住宁远!

    从裤兜里掏出两百块钱,李新硬塞进宁远手里:

    “路上买点吃的。”

    最后又嘱咐一句:“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办公室和家里电话你都知道。”

    李新并不是多嘴的人,但宁远离开几天,他肯定要跟各任课教师打声招呼。

    这样一来,很快全校都传遍了。

    毕竟是破天荒的第一份,遥不可及的明星,似乎一下子跟他们拉近了距离。

    “听说了吗,三二班那个帅哥准备去考华戏。”

    “真的假的?这么吊?”

    “我也听说了,那家伙我见过,长得是真的帅,个儿也高。”

    “切,人家华戏可不光看长相,要不然直接长得好看就录取不就得了,多省事儿。”

    “谁知道,万一考中了呢。”

    “哇塞,以后要是成了明星,说出去咱们也跟明星同学啊。”

    “呵呵,想多了……”

    “不过这勇气,我真的佩服。”

    “有勇气是好事,但不考虑家庭情况,就太自私了,我听说他们兄弟姐妹四个,都是宁老憨捡的,就靠他一个人磨豆腐……”

    “也是,好高骛远却让家里受累,对得起他爸每天起早贪黑吗?”

    有好奇的,有期待的,当然,也有冷嘲热讽根本不看好的,更有上升到人品的谴责抨击。

    但这些,宁远已经听不到了。

    从学校离开后,他就坐班车去了市里,然后坐火车去京城。

    至于家里,在来找班主任李新前,宁远已经安排好了。

    “这次,应该没问题吧……”

    躺在前往京城的卧铺上,宁远望着车顶思绪万千。

    深吸一口气,宁远脸上露出憧憬的姨妈笑:“废话,要是考不上才有问题!”

    “尊敬的旅客朋友们,大家晚上好,下面是今晚的最后一歌,宁远带来的《寂寞的季节》,这是一……”

    宁远当时眼神就直了,腰一挺坐了起来!

    “砰!”

    “嗷!”

    ——————————

    新书来辣,是你们稀饭的类型吗?是的话,就收藏、推荐一条龙走起吧,昆仑需要大家的支持,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