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圣光暴君 > 第0003章 地精车队
    天空本就阴沉,灌木丛中更是光线暗淡。

    沉积的落叶枯枝在地面腐烂,一脚踩上去软绵绵的。受惊之下,大量爬虫蛇蝎从落叶下冒出,没命的乱钻,叫人又害怕又恶心。

    扭曲的枝干时不时的划过头颈,勾住衣服,牵拉扯拽中带来莫大的麻烦。偶尔还有吸血的虫子爬过来,叮一口就又痛又痒。

    周青峰一手握着骨头棒子,一手拎着怪鸡,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前进。他想去找火源把怪鸡烤了吃。为了填饱肚子,百来米的路让他受够了苦头。

    当拨开几根枝杈,视野忽然开阔,冒烟的火点就在眼前,周青峰发现自己穿过了灌木丛,来到一块小小的河滩边。之前看到的‘火点’其实是河边的一堆篝火。

    似乎有人在此短暂停留,驻足休息。

    这一发现让周青峰又惊又喜,他下意识的认为自己遇到了同类,这总比一个人在野外乱窜强。

    可篝火周围没有人,只有几块随意乱搭的石头构成个火塘,里面是尚未燃尽的几块柴火。

    周青峰小心的左看右看,就发现河滩边的沙地上有两条车辙滚过的痕迹,还有一连串前后覆盖的脚印。这些痕迹穿过低矮的灌木丛,从河滩的一头没入另一头。

    这应该是一个在野外出没的车队,可能有七八个人。

    火塘里的石头还有些烫手,车队应该没离开多远。

    周青峰顾不上吃‘小鸡烤蘑菇’了,他急急跑动起来,顺着地上的车辙印迹追了上。这可能是他脱困的唯一机会,绝不能放过。

    追一两公里,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周青峰觉着自己喉咙都在冒火。他全凭一股强烈的求生意志在硬撑,不断的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跋涉。

    灌木丛里响起怪物的嚎叫,凛冽的寒风在使劲的吹袭,河滩两岸的阴影中不知道藏着多少危险,这些都无法阻止周青峰的前进。

    当周青峰累的几乎脱力,脚步趔趄的踏上一个矮坡,就看到几十米外有一辆简陋的马车在缓缓行进。他当即欢喜的高喊一声‘喂’,还不停的挥手......

    马车拉着个大大的囚笼。笼子很小,里头关着个蜷缩身子,手脚被缚的大汉。笼子两边站着七八个手持长矛的......,地精。

    卧槽!

    这些绿皮怪物个子不高,体表长着一层粗毛。他们面目扁平,鼻孔粗大,耳朵很尖,嘴里有细碎的尖牙,模样极其丑陋。

    那怕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周青峰还是看清了对面的状况。他心中一紧,呆了半晌,立马掉头就跑——原本的预想根本就是错的,驾驭车队的根本就不是同类。

    绿皮地精也看到了周青峰,这些没脑子的家伙发现己方占据数量优势,顿时‘欧克欧克’大叫,挥舞长矛短斧之类的简陋武器,迈着小短腿追了上来。

    为了追这个车队,周青峰已经累的像条狗。关键他还舍不得自己那只十几二十斤的怪鸡,一直拎着不放手——现在好了,怪鸡一丢,他扛着自己的骨头棒,撒腿就跑。

    七个地精,分了两个看守囚车,另外五个叫喳喳的来追周青峰。等他们追上了土坡,就看到被丢下的怪鸡。两个地精当即为了抢这个战利品打了起来。

    剩下的地精继续追......

    又追了几十米,三个地精之间拉开十多米的距离。跑在前头的地精忽然发现只有自己孤身一人追上来,那怕距离腿软脚软的周大爷只有几米,它居然停了下来。

    周大爷被逼到要狗急跳墙,他害怕自己体力耗尽死的窝囊,干脆横下一条心,握着骨头棒子,哑着嗓子回头大喊一声:“老子跟你们拼了。”

    周青峰回到十五岁的体型外貌,身高一米六五,体重四十多公斤。老天爷没刻意削弱他,反而给他一副不错的躯体。

    追击的地精却只有一米二三,体重不到他的一半。对面体型和力量比自己大的对手,这些绿皮怪物一向依靠己方的数量优势。如果没有数量优势......

    地精可没啥公平对决的概念,卑鄙狡诈,见风使舵才是它们的习性。如果数量不足,对手又够狠,它们会立刻丧失士气,迅速逃跑。

    头前的地精本就停住脚,再被周青峰一咋呼,扭头就跑。

    这形式眨眼就逆转.....

    后头追赶的其他地精一看前头的同伴在逃,还以为己方中了什么埋伏,也掉头就跑。

    急了眼的周青峰倒是真的鼓起勇气,挥舞骨头棒子开始逆袭。

    土坡上,两个争抢怪鸡的地精正叫喳喳扭打的难分难解,忽然就看到追击的三个同伴一眨眼就逃了回来。

    落在最后的一名地精刚好被周青峰追上,被抡圆的骨头棒子狠狠爆击一记。

    绿皮怪们个子不高,追击的时候‘欧克欧克’的乱叫,逃跑的时候也是‘欧克欧克’的乱叫。看到同伴被打的头破血流,他们同样是‘欧克欧克’的喊个不停。

    一个地精倒下,其他地精更是惊慌。

    两个抢战利品的也直接撒腿就跑,就连在后头看押囚车的也觉着大事不妙,慌慌乱乱抢先就溜了。

    等周青峰再次喘着粗气爬上土坡,刚刚还敢跑来捋他虎须的地精小队已经窜进河滩边的灌木丛,跑的毫无踪影。只有那辆囚车还停在路上,被关押的大汉正冷冷盯着他。

    周青峰几乎累瘫了,一屁股坐在土坡上,无法动弹。他歇了十几分钟会恢复些力气,一步一步的走到囚车旁。

    这囚车也怪,拉车的是两匹体型巨大的狼。发现周青峰靠近,这两匹狼还示威的龇牙,发出低吼。

    周青峰不敢靠近狼,只能在车后观察。

    囚车的牢笼只是简单的用一根木棍拴住,困住大汉的是几根又粗又韧的藤条。他盯着大汉,大汉也在盯着他。

    这异界大汉长的又丑又粗,面如锅底,坑坑洼洼,一双牛眼,满脸凶相。当周青峰试图打开牢笼时,大汉轻蔑的开口道:“小子,你看上去弱的很。可要想清楚。”

    “想清楚什么?”周青峰发现自己听得懂对方说的‘通用语’,而他说的汉语也自动完成翻译。

    大汉继续说道:“打开这个囚笼就意味着跟统治这里的马格鲁部落为敌。像你这样的菜鸟,用不了几天就会像我一样被关进笼子里的。”

    听起来好吓人......

    “那你算好人还是坏人?”

    “这世界上大概没好人,你把我当坏人想会更好些。所以你最好考虑清楚。”

    “你这人真有意思,被关在笼子里居然劝我不要救。”周青峰为此苦笑挠头,又果决的说道:“可我讨厌地精,对这里的环境又完全陌生,所以还是放你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