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都市逍遥赘婿 > 第十七章 值不值一百万?
    即便没有恢复修为,但对付这些个土鸡瓦狗,对辰锋来说,实在是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情。

    冲入到人堆里头的辰锋,如游龙入海,那些扑过去的小混混,别说打人了,就连辰锋的踪影都很难捕捉到。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原本一伙气势汹汹的汉子,全部都倒在了客厅当中,口中发出痛苦的呻吟。

    他们手里铁棍之类的武器,也四零八落的散了一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倒地的众人,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他们的身体各个部位都收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尤其是刚才侮辱程雪母女的那几个人,两条胳膊都被辰锋给轻而易举的卸掉了。

    其狠辣程度,可见一斑。

    看到这一幕的秦丽萍母女三人,纷纷瞪大了眼睛,脸上是一副活见了鬼的表情。

    将近十几个手持武器的壮汉,竟然就这样被辰锋轻而易举的打趴下了?

    程雪的脑袋一片混沌,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墨镜男脸色变得铁青,他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辰锋,内心掀起了惊天骇浪。

    脑海中闪过无数的人影,但却始终没办法跟眼前这张面孔重合。

    在整个华东市,他见过太多能打的人。

    但他可以保证,绝对没有几个拥有像辰锋这样恐怖的身手。

    整个过程丝毫不拖泥带水,甚至没有一个能近的了他的身。

    这种手段,让他心底阵阵发寒。

    但墨镜男能混到这种地步,也终归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比得了的。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同时,墨镜男垂着头,目光朝秦丽萍母女身上一瞥,身体不动声色的挪了一下。

    忍受着一条腿断掉的痛苦,墨镜男像是潜藏在黑暗中的毒蛇。

    虽然他断了一条腿,但想要制服几个手无缚鸡智力的女人,还是很轻松的。

    见时机成熟,墨镜男身子猛地跃起,从地上抄了一根铁棍,直接朝着秦丽萍母女三人的方向扑了过去。

    他的身体重心全部都落在了完好的那条腿上,步伐虽然有些踉跄,但速度却没有慢下丝毫。

    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到极点的笑容,在他看来,随便控制住一个人做人质,辰锋就立刻会沦为砧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

    程雪一直注意着墨镜男的举动,当她看见对方跃起的那一刹那,也瞬间明白了对方的目的。

    但她的身体显然跟不上大脑的反应,脸色煞白一片,整个人几乎都僵住了。

    但就在墨镜男眼看要冲到程雪等人跟前之际,一道身影却极为突兀的站在了他的面前。

    只见辰锋已经出现在了秦丽萍母女的面前,神色写意,正笑吟吟的朝着墨镜男看去。

    墨镜男狰狞的笑容瞬间收敛,心脏都莫名停了半拍,但他身体的动作却没有任何停顿,豁然扬起手里的铁棍,毫不犹豫的朝着辰锋脑袋上砸了下去。

    这种铁棍,重达好几斤,管你身手再怎么厉害,只要脑袋挨上这么一下,最终也只能是落得个去见阎王的结局!

    “辰锋!”

    程雪见到墨镜男的动作,猛地喊了一声,眼神中充满了焦急之色。

    但辰锋却像个没事人似的,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墨镜男见辰锋丝不为所动,心底的怒意变得更甚,握着铁棍的指节都变得有些发白,使出了平生最大的力气猛地朝辰锋的脑袋一砸!

    辰锋随手一抬,轻而易举的挡住了对方的全力一击。

    一条铁棍砸在辰锋的手上,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没有掀起一丝一毫的波澜。

    辰锋一只手握着铁棍,像是在握着一团棉花。

    墨镜男脸色难看不已,一股凉气仿佛从他的脚底板直窜脑门。

    额头上涌现出密密麻麻的汗珠,他的身体都在不听使唤的颤抖着。

    如果说刚才被辰锋给打的那么惨还有可能是因为他一时大意,但现在他也没有了任何辩驳的理由。

    一种源自于骨髓的绝望不断地在他的心头弥漫。

    “你到底是谁!?”

    墨镜男口中发出了一道凄厉的吼声,瞳孔充血,死死地盯着辰锋。

    即便是他想破脑袋都寻找不到任何与辰锋有关的印象。

    这样一个身手恐怖的人物,竟然会安心在这种地方做一个上门女婿?

    他想不通!

    在他看来,以辰锋的身手,无论走到哪里,过的都会比现在滋润一百倍。

    只要辰锋稍微高调一些,展露出自己的身手,整个华东市,必定有无数的大佬争相抢夺,又怎么可能沦落成现在这种地步?

    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我叫辰锋。”

    面对墨镜男的问话,辰锋轻笑了一声回应道。

    在墨镜男惊骇欲绝的目光下,辰锋将握在手里的铁棍随手一捏。

    只见那根铁棍则是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形,最终被捏成了一个铁球。

    上面甚至还留下了辰锋的手指印。

    墨镜男看着眼前的场景,大脑嗡嗡作响。

    他无法想象这样恐怖的力度落在他的身上会是一个怎样的情形。

    一根重量足足有好几斤的铁棍,放在辰锋的手里就像是一块橡皮泥似的,可以随意揉捏成各种形状。

    不远处的程雪眼神复杂到了极点,深深地看着辰锋。

    这就是你的底气么?

    想到辰锋从头到尾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程雪心中五味杂陈。

    或许辰锋说的没错,这种事情怕是只能用拳头解决了吧?

    秦丽萍和程雯两人皆是一脸激动的模样,辰锋身手的恐怖,已经远远超出了她们的理解能力。

    但她们心里清楚,这一次有了辰锋,她们就不用继续担心各自的安危了。

    “你可以的!”

    过了好半晌,墨镜男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深深地看了辰锋一眼。

    现在的他,算是彻底的在小阴沟里翻了船,这种感觉,像是吃了只苍蝇似的,恶心到了极点。

    但辰锋的实力摆在这里,就算心里面再怎么愤怒,他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将这口窝囊气咽回去。

    “我认栽了,不送!”

    说话的同时,墨镜男朝门口躺着的那些个小混混使了个眼色,踉跄着脚步,准备离开。

    秦丽萍母女见此,心里面也纷纷松了口气,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对现在的她们来说,没有什么比让这几尊瘟神离开更让她们激动的事情了。

    “站住。”

    但墨镜男还没走几步,一道平静的声音响起,也让他的脚步直接顿住。

    墨镜男转过头,迎上了辰锋的目光。

    “我让你们走了吗?”

    辰锋玩味的打量着墨镜男一行人,语气调侃的问道。

    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墨镜男的脸色再次变得难看。

    “你还想怎么样?”

    “刚才那张银行卡可以还给我么?”

    辰锋笑眯眯的问道,语气柔和,亲切。

    墨镜男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制住内心不断升腾的怒火,将口袋里的那张银行卡直接抄辰锋的方向扔了过去。

    脸上露出了肉痛之色,虽然这笔钱是他敲诈过来的,但已经到嘴的肥肉却凭空消失,依旧让他心痛不已。

    “还有我岳父给你们的那份合同,是不是也应该还给我们呢?”

    辰锋身体斜倚在墙壁上,不紧不慢的道。

    墨镜男听得眼皮直跳,但终究还是让手底下的人将那份合同递给了辰锋。

    接过合同,辰锋询问的目光落在了秦丽萍母女身上。

    秦丽萍也明白了辰锋的意思,激动的点了点头。

    辰锋见状,随手将合同撕了个粉碎。

    秦丽萍见此,差点没激动的哭出来。

    这份合同,对于她们来说,像是一把悬在她们母女头上的刀,能随时能要了她们的命。

    秦丽萍每天都过的胆战心惊,巨额钱款的压力几乎将她整个人压垮。

    现在这种压力消失,秦丽萍只觉得通体畅快,整个人都仿佛变得轻飘飘的。

    饶是她也没有想到,一直在她眼里比起一个废物都有所不如的辰锋,竟然能够解决掉她们家现阶段最大的麻烦。

    看着那些原本嚣张狂妄的家伙,现在连大气都不敢喘,秦丽萍心里面也感觉无比解气。

    现在秦丽萍再去看辰锋,都莫名感觉有几分顺眼。

    程雪虽然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但她那微微颤抖的睫毛,和紧握着的双手却在第一时间出卖了她。

    程雯小脸蛋红扑扑的,她显然也知道家里欠下高利贷的事情,但她现在还是个学生,帮不上什么忙,虽然平时脸上没表现出什么,但心里依然无比担忧。

    如果现在不是因为有其他人在场的话,程雯只怕会高兴地直接跳起来。

    “我们走!”

    墨镜男一双拳头紧握,牙齿都快咬碎了。

    “事情还没完,你们走什么?”

    这时,辰锋亲切柔和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你有完没完了?”

    墨镜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地转过头,对着辰锋怒吼道。

    内心无尽的屈辱感在这一刻战胜了理智,他的一张脸扭曲到几乎变形,像是一头发了疯的野兽在咆哮。

    “这么生气干嘛?”

    辰锋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

    “刚才我问过你,你这条命值不值一百万。你还没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