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都市逍遥赘婿 > 第六章 不当演员可惜了
    辰锋眼睛一眯。

    他自然能听出秦丽萍话里的意思。

    “对了小雪,把咱家的龙井拿出来给小段泡上,你们俩去卧室聊。”

    隔了一会儿,厨房里传来了秦丽萍的声音。

    辰锋的一张脸逐渐变得阴沉。

    一家三口?

    去卧室聊?

    合着自己的这位丈母娘真的是把他这个大活人当做空气了。

    程雪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叹了口气的同时,程雪也没说什么,站起了身子,朝客厅的方向走去,准备泡茶。

    瞬间,段文涛一改之前绅士的模样,目光贪婪,死死地盯着程雪的背影。

    舔着嘴唇,喉结时不时滚动,那副架势,仿佛恨不得将程雪整个人给生吞了一般。

    随着程雪的身影的逐渐消失,段文涛这才有些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

    找到茶叶之后,程雪拿着水壶去厨房烧水。

    见程雪进来,秦丽萍连忙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拉着程学的手,低声道:“闺女,待会儿把妈之前给你准备的渔网丝袜给换上。”

    “啊?”

    程雪闻言一脸诧异。

    “你傻啊你,难不成你真想跟那个窝囊废过一辈子?”

    秦丽萍翻了个白眼,语重心长的道:“今天晚上,妈给你创造机会,把那个废物给支走,你跟小段把事儿给办了,记得主动点。”

    “你现在这身衣服太保守了,换几件露的,性感点的。保准让他把持不住。”

    “妈您别说了!”

    程雪一张脸涨的通红:“我现在是有丈夫的人,您让我再去勾搭别人,您还是我妈么?”

    秦丽萍也急了:“我要不是你妈我自己就想办法把小段弄上床了,哪还能便宜了你?”

    “你这丫头怎么啥都不懂?妈这可全都是为你好。人家小段家世好,有车有房,长得又那么帅,哪点比不上那个废物?”

    “你难不成想跟我一样,受一辈子苦?傻不傻啊!”

    “听妈的,把衣服给换了,越暴露越好,保准把他给拿下。到时候那些高利贷小段肯定也会帮咱们还的。”

    程雪一阵阵头痛,她也总算是能理解辰锋的心情。

    秦丽萍这张嘴,死的都能被她给说成活的。

    摇了摇头,程雪也不再说什么。

    虽然她打心底里不愿意跟辰锋在一起,但现在她们早已经领了结婚证,是名义上的夫妻。

    程雪也绝对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

    此时,身处在餐厅的段文涛咂了咂嘴,脸上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一想起程雪那堪称完美的身材,段文涛就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

    “废物,你看什么看?”

    目光一瞥,段文涛一脸冷笑的冲着辰锋说道。

    虽然秦丽萍推说辰锋是她们家的亲戚,但是段文涛还是看出了一些端倪。

    脸上满是调侃与嘲弄之色,段文涛表现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语气间充斥着浓浓的鄙夷。

    像是国王在面对一个乞丐。

    起初段文涛进门看到辰锋,心里还有些打怵,但见到秦丽萍对辰锋的态度,一切的担忧全部都烟消云散。

    “我把话说开了吧。”

    段文涛搭着二郎腿,一脸傲然:“你这种废物,配不上小雪,别人看不上你还腆着个脸住进来?真特么给男人丢脸。”

    “像你这种垃圾,天生就是戴绿帽子的货色,这里有三十万,只要你跟小雪离婚,这钱就归你了,我也不介意她是个二手货,偷着乐去吧。”

    神色猖狂到了极点,段文涛随手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银行卡,像打发乞丐一样,直接将银行卡朝着辰锋的脸上扔去。

    啪!

    银行卡没有砸在辰锋的脸上,被他给随手接住了。

    还不等段文涛反应过来,辰锋手掌扬起,直接在段文涛的脸上扇了一个耳光。

    段文涛的半张脸则是以一个肉眼可见的变得肿胀。

    “你敢打我?”

    逐渐回过神来的段文涛,脸色狰狞无比,杀人的目光看向辰锋。

    感受到脸上不断传来的疼痛,他到现在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辰锋冷笑了一声,又在段文涛的另外半张脸上打了一巴掌。

    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整个房间当中。

    这一次辰锋用足了力气。

    段文涛整个人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躺倒在了地上,嘴里不停有鲜血冒出,口中发出的惨叫声几乎能将房顶掀翻。

    辰锋虽然到现在都没有恢复原本的修为。

    但是教训像段文涛这样的纨绔依旧是手到擒来。

    餐厅里传来的动静也很快将秦丽萍母女俩吸引了过来。

    看到段文涛倒地不起,鲜血淋漓的模样,秦丽萍差点没疯了。

    “辰锋,你想干什么?”

    秦丽萍连忙上前把段文涛扶了起来,对着辰锋破口大骂。

    “你给我滚!我们家没有你这种垃圾!”

    “阿姨我……”

    “你闭嘴!你还想杀人是吗?连小段这么好的人都打,你这种废物,就不配活着!”

    秦丽萍直接打断了辰锋的话,一双眼睛通红,那副架势,恨不得把辰锋给活活撕碎。

    “……”

    辰锋也不说话了。

    现在的他,就算是说再多也没任何用处,只会火上浇油。

    同时,辰锋的眼睛不自主的一瞥,朝程雪看去。

    程雪的脸色呈现出诡异的平静。

    她的一双眼睛空洞。

    愤怒,失望,怨毒,悲哀。

    无数的负能量竟然能同时出现在这样的一双眼睛上面。

    见状,辰锋心底叹了口气,这件事情,怎么都说不清了。

    看到秦丽萍母女的表现,段文涛原本心里面无尽的怒火瞬间消失了一大半。

    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爽快。

    “阿姨,小雪,我刚才就是跟他打了个招呼,可不知道为什么,上来就打了我两巴掌。”

    在秦丽萍母女的面前,段文涛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一脸惶恐,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

    “小段,阿姨对不起你,他就是个脑残,疯子,你不要跟这种废物计较。”

    秦丽萍不停地宽慰,看着段文涛红肿的脸颊,秦丽萍心疼不已,对辰锋的恨意也变得愈发深刻。

    “对……对不起,可能是我说错话了。”

    段文涛看向辰锋,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怎么能怪你呢?”

    秦丽萍连忙道:“你这孩子,就是心眼太好了,才不跟他计较,要换做我,我早就把这垃圾东西送警察局去了!”

    “你不去当演员可惜了,这种演技,想拿个小金人也不是什么问题。”

    如果不是秦丽萍母女在场的话,辰锋恐怕现在就已经上去将段文涛的一张嘴给撕烂了。

    对方人前人后的做法,让辰锋都有些发自心底的恶心。

    “你闹够了吗?”

    程雪终于开口了,冲着辰锋大吼了一声。

    “老婆你相信我,他是装的。刚才他在侮辱你,我……”

    “你别再说了好吗?”

    程雪冲着辰锋怒斥道:“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把别人打了不说,还讽刺别人,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这就是你对待客人的态度?你算个男人吗?”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嫁的到底是人是狗!”

    长长的叹了口气,辰锋转过头,目光落在程雪的身上。

    被辰锋盯上的一瞬间,程雪如堕冰窟。

    一股钻心的凉意仿佛从脚底直接贯穿脑门。

    看到辰锋失望入骨的眼神,程雪懵了,大脑都逐渐变得空白。

    程雪俏脸煞白,身体都不受控制的颤抖。

    那种感觉,像是被死神给盯上了一般,让人绝望。

    看着程雪如同受惊了的兔子一样,辰锋猛地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他的老婆。

    “你如果真的看不惯我,也不用勉强,我不会缠着你,随时都可以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给你们腾地方。”

    嘴角泛起苦涩,辰锋的声音透着沙哑。

    收敛了目光,辰锋摇了摇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压力瞬间消失,程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看向辰锋。

    辰锋原本那挺拔利落的背影,在这一刻,变得萧索,佝偻。

    程雪心脏猛地一颤,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一颗心像被针扎了似的,一阵阵的生疼。

    眼圈发红,泪水不争气的从程雪的眼眶掉落。

    有那么一瞬间,程雪感觉自己仿佛丢掉了最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