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长生劫 > 第二十章 肉山
    我在心里不断祈祷,车上的鬼婆婆是个心地善良的好鬼,不然上了车那就真的没处跑了,前有狼后有虎,我可不一定再有上一回那么好的运气了。

    然而让我有些惊讶的是,上了车我却一时间却没看到那个所谓的鬼婆婆,还没来得及找,在寂静的车厢里我忽然听到了一阵极其微弱的咀嚼声……

    我下意识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过去,却见声音来源处是左边的车厢,而徐轻摇站在车厢口看着里面嘴唇微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往门口看了眼,我见那许翠玲不知为何一时间没有上来,便稍微放下了心,也走到徐轻摇的身边,向里看了过去。

    寂静漆黑的车厢里,在手电的灯光下,我看到一个高大肥胖的身影坐在地上背对着我门,可即便是坐在地上,他的身影依旧显得无比高大,似乎是一座肉山塞到了走廊的过道里。

    而咀嚼声,就是从它那里发出来的。

    可能是手电光引起了它的注意,它手上动作停了停,随即扭过身向我们看了过来,灯光下,它的五官已经被一层层堆叠的肥肉盖住,那两只蒲扇大的手掌捧着半个头颅,我看的很清楚,那是一个老太婆的……

    我咽了口水,一层层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如果柳林没有说谎,那e356的鬼婆婆可能已经惨遭毒手了,但问题是……这个厉鬼又是从哪来的,难道柳林当时没告诉我?

    “唔,外面还有一个,又能加餐了。”那男人笑了,露出了一口漆黑的龋齿,道:“小家伙们,在这等着,我去把追你们的那个给抓回来。”

    说着,它想站起来,可车厢里的空间根本不足以让它完全站起来,所以它得低着头,走的很别扭。

    看到这肉山向我们走来的第一时间,我想带着徐轻摇跑下去,但是我的理智告诉我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可能是因为我不知道许翠玲是不是还在下面守着我,也可能是面前这来历不明的厉鬼给我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我拉着徐轻摇的手,往后退了半个车厢的的距离,那肉山一样的男人也毫不在意,对着我们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后,就硬把自己从车厢门塞了出去。

    出去的同时,我还听到砰的一声,想来是它把车厢门也给关上了……

    “现,现在怎么办?”徐轻摇紧紧拽着我的手,声音都有些发颤。

    “往后找个车厢门看能不能打开,能的话咱们直接溜。”

    按照第一次见鬼的表现,徐轻摇其实已经很优秀了,奈何还是太紧张,我想甩开她的手,一时间愣是没甩开,只能一边感慨这姑娘的手劲真大,一边拉着她悄悄往后走。

    可惜,还没等我们来到另一节车厢,左边就传来了一阵响动,像是一个重物上来令整个车厢都晃了晃,我往那边一看,眼神顿时变得喜忧参半。

    肉山回来了,速度快的不可思议,手里还拎着半截身子,看样子应该是许翠玲的,我喜的是老头的杀身之仇终于报了,忧的是这肉山实力实在是太强了……

    甚至,它很可能比龙女当初的道行都高,如果它想杀我们,今天怕是走不了了。

    肉山上来后向我俩看了一眼,咧出一个很惊悚的笑容后也不管我们,就往地上一坐,抓起手中的半截身子就啃了起来,咯嘣咯嘣听的人头皮发麻。

    想着如果要跑,估计也跑不过这肉山,我琢磨半晌就让徐轻摇留在原地,随后我壮着胆子来到它不远处,挤出笑容道:“大,大哥,您贵姓?”

    那肉山颇为热情,听到我的问询居然一边吃着一边含糊不清的抬头道:“免贵姓魏,魏宽。”

    魏宽,胃宽……

    “好名,好名,一听魏大哥您就是个有福气的人。”我干笑两声,问道:“请问魏大哥您知不知道这车上原本的那个鬼婆婆去哪了?”

    魏宽抬头看了我一眼,嘴巴吧唧吧唧的嚼着,道:“你说那个呀,它好像也怪可怜的,没儿没女,这边人可怜她,让她来车上帮着卖东西,结果一回磕地上死了,死了也不忘这事,天天夜里喊着啤酒饮料矿泉水,我嫌它吵就啃了,就刚才你不是看见了吗?”

    我眼皮狂跳,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这鬼看着挺和气挺像个好说话的主,没想到凶的跟许翠玲有一比!

    许翠玲虽然凶,但凶的有点傻了,脑子里恶念太多听说话就已经不像个正常人了,这魏宽和她差不多,但说话很有条理,明显道行极深,已经能压住内心恶念了。

    但是对我而言,遇上这二人结局都差不多,许翠玲杀我可能就是一声不吭剪刀戳戳戳,这魏宽杀我可能就是多说一声谢谢,都是要死,没什么本质区别。

    这时候我虽然已经很想跑了,但是有个问题却不得不问,因为这正是我来这的目的。

    “那魏大哥,您知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来一个女鬼,然后呆呆傻傻的什么事都不记得?”我硬着头皮压下内心的不安问。

    “唔,你说的那个,是不是穿着红衣服的。”说话间,魏宽居然停下了手头的动作,露出一脸让人不安的微笑:“然后,嘴里还喊着一个叫刘予安的人名。”

    我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向着它点了点头。

    “哈哈哈!”

    魏宽笑了,笑的身上肥肉乱颤,紧接着它突然睁大眼,从肥肉中露出一条漆黑的细缝,看着我语气阴森道:“当然见过了,不仅见过,她还被我吃了呢,不仅嫩,还补的很呢!”

    我张着嘴,足足愣了半晌,看着魏宽那张满是肥肉的脸,内心一片空白。

    龙女,死了?

    开什么玩笑,老子还没找到她,还没跟她说对不起,还没有用余生弥补她呢。

    现在,你特么跟我说,她死了?

    “老子杀了你!”

    我掏出兜里的匕首,狠狠向它的脑袋捅了过去,至于打不打得过它这个问题,我没想,也没必要去想了。

    这一刀势大力沉,几乎用去了我全身的气力,可下一秒,我的手腕却被一只冰冷的胖手死死抓住!

    “小刀不错,可你一个普普通通的傻小子,还想在我脑袋上动刀?”魏宽冷笑一声,道:“来个道师还差不多!”

    说完,它手上用力,我胳膊一阵剧痛,跟要断了一样,整个人飞到空中,被狠狠甩在了墙上!

    “砰——”

    落在地上,从几个座椅上滚下来,我五脏六腑如同移位一般,胸口发痒,忍不住吐出一口液体,气味很腥,我知道那应该是血。

    徐轻摇跑到我面前,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脸上满是泪痕,带着哭腔问:“刘予安,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又忍不住吐出口血,胸口才轻松下来。

    “嘶……你先走吧,这两天不好意思,骗了你不说还连累你了。”

    说完,我怕她不肯走,又忍不住补充道:“你留在这也没用,你回去后到我家镇上那所龙王庙,等一个叫杜青的人回来找我,让他替我报仇。”

    徐轻摇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眼神闪烁的看了我两眼,才忍着泪点头,转身跑了。

    另一边,魏宽手里的东西已经吃的差不多了,起身后打了个饱嗝,看着满眼仇恨的我笑了笑:“好久没吃这么饱了,该来点饭后小甜点了。”

    “刚才的戏码虽然很感人,但你以为,她能跑多远?”

    我没有说话,因为右手已经没有一丝知觉了,所以换成了左手持刀。

    “收起你的小牙签吧,临死前,告诉你个消息吧。”魏宽向我走来,浑身肥肉不断颤抖:“其实,那个红衣女鬼没死哦,虽然还不如死了呢,但她在什么地方,我知道哦!”

    “可我不会告诉你!如果不甘心,等你死了之后,可以来找我,那样我会很感激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