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长生劫 > 第十五章 翠玲(1/3)
    为什么?!

    我不能理解,老头因为当年的事至死都不肯回家,六十多年都未曾婚娶,如果不是对一件事伤心绝望到极致,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做出他那样的选择。

    现在杜青却对我说,老头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我怎么可能相信。

    “杜哥,我求求你了,李爷他肯定是为了我才这样的,你就帮帮我吧,我不能看着李爷为了我做自己不情愿的事。”我哀求道。

    杜青瞥了我一眼,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不情愿,你怎么知道他之前几十年不肯过来是因为什么。”

    “刘予安,我以为经历了这么多事,你才是最能理解他的那个人。”

    我哑口无言,问他现在应该怎么办,杜青转过身,告诉我回去等。

    我不知道回去能不能等到老头,我现在很怕,很怕老头从此以后就不见了,或者再见到他时,人就已经死了。

    经历过龙女的事,我现在对这样的事尤为敏感。

    杜青见我不肯回去也没勉强,就陪着我坐在门口等,一直等到凌晨五点多,我就忍不住要进去的时候,院门打开了。

    我看到老头从里面走出来,脸上挂着笑,真的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从记事起,我就没见老头笑的这么轻松过。

    见我没走,老头没有意外,走过来就拉着我的手,一行三人缓缓往回走着。

    “李爷,没事了?”我忍不住问道。

    老头嗯了一声,叹道:“来之前我一直怕,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现在,心里轻松多了。”

    说着,似乎是为了给我解开疑惑,老头向我讲起了之前故事里未曾讲过的细节。

    老头说,记事起他就知道自己有个姐姐,一直哄着他,带着他,听父母旁人这么说,他也真就把童养媳当成了自己的姐姐。

    可当有一天他知道姐姐不是亲生的,而是留着给他当媳妇的童养媳时,他别扭了,兴许是太熟悉,兴许是只有亲情没有爱情,所以打心里不愿意。

    老头还说,当初他从家里出来,其实只恨他的父母,对于童养媳,他内心很复杂,恨意有一些,但更多的是愧疚。

    所以即便后来知道他父母已经过世,家中童养媳还未婚嫁,他也未曾回去过,因为他觉得自己没脸回去。

    当童养媳找到他的时候,那时他已经三十多了,内心深处其实早放下了当年的事,只是童养媳向他忏悔当年向父母举报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时候,老头才忍不住爆发了。

    听到这的时候,我问老头现在是不是已经原谅她了,老头脸色怅然,点头叹道:“那时候接受不了,气的把她赶了出去,只是现在想想,该怨的人还是我自己。”

    “如果当年我能成熟点,提前跟姐姐讲清楚,也许后来就没那么多事了,她跟我爸妈说是应该的,只是谁都没想到,最后会害死一个人。”

    “因为我,她受了欺负,因为我,她苦了一辈子,等我想明白的时候,我是真的没脸去见她。”

    “予安,我真的要谢谢你。”

    老头的话让我心里安稳了不少,我生怕老头是为了我迫不得已才来的,这会让我感觉自己是个祸害,从前害龙女,现在害老头。

    “放心吧。”老头用力抓了抓我的手,笑道:“我跟她说了,今天夜里就将她娶进门,然后这几年看着你,等我不行了,就跟着她一起走。”

    我愣了,问他这样会不会太仓促了,很多东西根本来不及准备。

    老头白了我一眼,道:“以前在家里磕个头就算成了亲的又不是没有,我们都一大把年纪了,不在乎这个。”

    我哦了一声,只是好奇结了冥婚后,以后这婚后生活怎么过,虽然很想问,但我怕老头揍我,于是只能作罢。

    回到家的时候,天都已经快明了,我折腾了几天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倒床上就想等起床之后再去江边找老龙王。

    可是没等我睡到自然醒,我就被杜青叫醒了,我看着杜青背着黄布包,一副要走的模样不禁愣了愣,问他怎么了。

    杜青神情有些无奈,道:“来了个电话,市里这几天来了伙过路的人,怕他们不安生,所以我得过去盯着他们。”

    我有些失落,问他还回不回来,杜青点头说等那伙人一走他就回来找我,这让我心里好受许多,答应替他向老头道喜后,他就脚步匆匆的走了。

    他没走多久,我就忍不住拍了拍脑门,忘了杜青身上没钱,没给他点钱好坐车去市里,按照他刚才的架势,恐怕是打算走去市里。

    掏出手机想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回来,但拿出手机我才发现……我特么根本就没他电话号码。

    说来我和杜青之间也是迷之缘分,三两句话就拜了师,之后我光顾着想办法找龙女,又以为他一时半会不会走,所以忘记问他要电话号码了……

    说起来杜青也有些问题,我不问他要,他也不主动给我,佛系的态度很自然,让我根本就联想不到这回事。

    我和杜青,恐怕也是有史以来最奇葩的一对师徒了。

    出门洗了把脸,我四下找了找,发现老头也不知干嘛去了,稍微想了想,我有点印象,好像他睡前说起来之后要去买囍字啥的了。

    看得出来,对于童养媳,他内心也是有些愧疚的,所以迫不及待想给对方一个婚礼,虽然这么多年我一直是个单身狗,但这把狗粮我吃的还是挺快乐的。

    出门我去了江边,想着快些知道龙女的下落,因为我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要是再不来,就得拖到明天,到时候我怕老龙王翻脸不认人。

    毕竟我害得龙灵很惨,它内心恐怕生撕我的念头都有了。

    和上次一样,我在江边等了很久,可能是因为江面上还有些船只的缘故,所以一直也没人上来找我,等到天差不多黑下去的时候,我面前的水面才终于有个脑袋冒了出来。

    “你可总算出来了。”我松了口气,怕赶不上老头婚礼,于是连忙问道:“我已经在那里住满三天了,你现在该把龙灵的去向告诉我了吧。”

    那已经见过几次面的水鬼点了点头,道:“行,我告诉你,去市火车站,找一双洗不干净的手。”

    “什,什么?”我懵了。

    那水肿发涨的脸面无表情,冷冷的道:“找到它,它会告诉你公主的下落。”

    我挠了挠头,问它能不能直接告诉我,它却摇头说这是龙王交代它的,其它的它也不知道。

    我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看来龙王的考验还没有结束,不过无所谓了,能得到线索就好,总比之前没头苍蝇一样的瞎找强。

    “谢啦,今天李爷结婚,我就先回去了,你到时候可以来喝杯水酒。”我站起身,向它邀请道。

    毕竟我想反正女方是鬼,那请几个鬼朋友来吃个饭应该也没什么问题,期间我再讨好一下,以后说不定能让它在龙王爷面前为我美言几句。

    “他要结婚?和那个翠玲嘛。”老头之前是龙王庙庙祝,所以这个水鬼显然认识他。

    “翠玲?”我挠了挠头,嘟囔道:“不是吧,我记得她叫秀芳来着。”

    “陈秀芳?陈秀芳前几年就被那个许翠玲杀了!”水鬼语气中透着一丝惊愕:“现在,那屋里住着的是许翠玲,你们不会见面没认出来吧?!”

    陈秀芳已经被杀了?

    那这个许翠玲……等等,姓许!

    想着,我面色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