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长生劫 > 第十一章 红棉袄
    听到这句话,老头的腰一下子弯了下去,半晌都没说话。

    我走上前抱了抱他,笑道:“李爷,放心,我保证活着回来,这两年我可能还要到外面跑跑,等回来了,我给您养老。”

    老头眼眶红了红,一把推开我,嘴里骂骂咧咧的说他还没老,用不着我啥啥啥的。

    等老头心里那股酸劲过了,他才坐下来,给我讲起了那户人家的故事。

    故事里的主人公姓陈,叫陈安,早年也是个捞尸人,和其他捞尸人不同的是,这个陈安家里殷实,而且是家中独子,按理说,这样一个人是不会选择捞尸人这个行当的。

    之所以如此,还要从他未离家前说起。

    陈安有个大他三岁的童养媳,本来要在他长大后许给他的,在那个年代这样的事很寻常,也没人说三道四,可这个陈安却不安分,对他这个童养媳并无感觉,反而喜欢上了同村另一个姑娘。

    但是陈安的父母,从小就看着他那个童养媳长大,早就将其当成了半个儿媳半个女儿,所以陈安和他喜欢的那个姑娘夜间幽会被发现时,陈安的父母炸了毛,跑到姑娘家门口骂了好几天街。

    以前交通不便,社会闭塞,放在现在也许不算什么大事,兴许换个地方生活就能缓过去,但在那个年代,许多人一生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镇上,所以发生这样的事,对于姑娘家无疑相当于整个世界都坍塌了,面对村里人的风言风语,姑娘一时没想开,跳了江。

    陈安那时被捆住手脚关在家里,直到出来才知道姑娘已经跳了江,心爱的人因为自己而惨死,陈安接受不了这个事情,也不能杀了生养自己的父母报仇,所以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再没有回到那个村子里过。

    如果是一般人,这个时候可能就要换个地方养伤,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但这个陈安却不是一般人,也是个痴情种。

    他沿着那条江找了好久,想要找到姑娘的尸体,但最后尸体没找到,兴许是执念作祟,这家伙居然干起了捞尸人这个行当。

    这一干,就是十好几年。

    如果故事到这就结束了,那也只是一个感人的爱情故事,远没有之后的那么离奇——就在陈安已经习惯了新的生活的时候,他早年的童养媳却找到了他。

    陈安的这个童养媳也是个苦命女人,她想不到视之为丈夫的那个男人内心仅仅是拿她当姐姐来看待,可即便那个男人不爱她,甚至喜欢了别的女人,但她也没有丝毫怨言。

    在陈安走后,她一边照顾陈安的双亲,一边寻找陈安,期间也一直没有嫁人,这一找就也找了十多年,等她找到陈安的时候,家里双亲都早已逝世多年,而她也成了老姑娘。

    故人重逢,没有什么重归于好的戏码,有的只是矛盾,冲突,毕竟陈安一直认为,他和那个姑娘之所以悲剧收尾全都是因为她这个童养媳,所以连夜将她赶了出去,言语中更是极尽侮辱。

    但谁都没想到的是。

    第二天,她在陈安家的门口上了吊,清晨有人发现她时,尸体都僵了。

    捞尸村里,什么都少就是尸体不少,所以最初一阵惊讶过去,也没什么人太过在意,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陈安的邻居死了一户。

    第三天,第四天……

    每一天,都有一户人死去,而陈安也不见了踪影,捞尸村里和陈安为邻的住户人人自危,所以没过几天,周边的人家就已经搬空,陈安家成了孤悬于捞尸村外的一户鬼宅。

    这么多年,从没人敢进去,甚至大晚上都没人敢走他家旁边的那条路。

    听完老头的描述,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层,抬头一看,却发现老头身边一地的烟头,我都没发现就这一会他居然就已经抽了这么多烟。

    老头平时还是比较节省的,大部分时间抽自己的旱烟,心情好或坏的时候,才会抽他那十块钱一包的娇子。

    看来这件事,当初对他的影响也是比较大的。

    “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执意想去?”老头抽完最后一口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点了点头,毕竟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能让老龙王觉得我去了多半活不了几天的地方肯定不是什么善地,所以我惊讶却不意外。

    这时候在旁听了许久的杜青走了过来,将外套脱掉后,将里面的马甲脱下递给了我。

    我不明所以的接过来,入手却发现这马甲极有分量,似乎里面缝着什么东西。

    “里面是浸了公鸡血的糯米,还有几张我手写的金刚符,我道行浅,所以功用不大,但也比没有强,你穿着它,关键时候兴许能救你一命。”

    我拿着这件有些发臭的马甲,内心有些无语,一开始我以为杜青是隐世高人,很可能是那种神秘宗派的传人,但现在看来……不太像。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杜青的一片好意,所以我穿上后认真说了句谢谢。

    杜青点点头,犹豫会,又从黄布包里掏出一把木匕首,将其递给了我。

    “因为你没练过,所以好些东西你都用不了,这把是百年阳桃木做的匕首,即便一般人拿着也有些用,但用处多大不好说,给你只是让你防身用的,刺一刀转身就跑,千万别傻乎乎的想着和它斗,不然你可能会死。”

    “这玩意是我师父给我为数不多的好东西,借你用用而已,一定要给我带回来。”

    听着杜青关切中又透着一丝贫穷气息的话语,我有些感动,再三保证一定会活着回来。

    完事了杜青又坐着给我讲了许多面对鬼物时应该如何分辨,以及面对危险时该如何逃命等等,杜青讲的很细,我也听的很认真,讲到最后,杜青担忧的看了我一眼,道:“没练过的人面对鬼物,真的没有多大反抗能力,但现在时间太急,我也来不及教你,所以只告诉你一句话。”

    “见势不妙,转身就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我明白杜青的意思,就是让我不要头铁死磕,实在撑不了三天就立马逃回来。

    杜青嘱咐完,老头又起身将我拉进了屋里,我看他神色很凝重,便没敢问他要干什么。

    然而到了床前,老头一屁股坐在地上,从床底下的诸多杂物里拖出一个大箱子,接着用粗糙的手掌轻轻拭去表面的灰尘,脸色有些说不出的复杂。

    “咔擦——”

    老头一使劲,将早已生锈的锁头硬拽了下来,接着打开箱子,一股淡淡的樟脑味从中飘了出来。

    “这件东西,你带着过去。”老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箱里,语气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

    看到箱子里的东西,我愣了。

    那是一件红色的棉袄。

    “这衣服……带过去有什么用吗?”我忍不住问道。

    老头转过来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道:“予安,我教你几句话,你牢牢记住,夜里要是有人问你,你就按着我说的去做就行。”

    老头话里的信息量太大,我一时间都听懵了,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老头就挥了挥手,叹道:“别问了,听我说就行了。”

    我心里一动,随即点了点头。

    老头面色一松,随即向我讲了起来,我认真听着,不时点头,将老头说的牢牢记在了脑海里。

    “行啦,记清楚了就去睡吧,时候不早了,睡一觉明天再去吧。”该交代的交代完,老头神色疲倦的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