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 > 第二十七章 拼搏
    张云燕十分痛恨乌龟精和御风怪,对于孩子的死活如此冷酷无情。

    她又很无奈,这是两个失去灵魂的精灵,哪能有同情感呀。他们面对恐怖的血雨腥风,甚至关乎自己的生死险情,都毫无感知,麻木的肉体已经无法唤醒。

    云燕没有能力带领铁蛋逃生,铁蛋也没有能力独自逃出妖洞。

    这就是现实,面对残酷的现实,她没有能力改变。

    张云燕泪水流淌,为不幸的孩子悲愤不已,连声哀叹。

    在劫难逃,后果可怕,云燕已经无路可走。

    黑煞星就要回来了,她的灵魂很快会被妖怪取走,即将成为又一个行尸走肉,铁蛋也要死于黑熊精之手了。

    她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扭转危机险情,哪怕和两个家伙拼杀一场,是死是活在此一举了。

    张云燕擦了擦泪水,看着乌龟精和棕熊精,心里有些不忍。

    这两个家伙尽管是修成的精灵,此时也在为黑煞星服务,但是情有可原,其所作所为是毫无意识的,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

    它们两个是黑煞星的死对头,但愿还能活下来,日后也好除掉那个凶残的妖怪,让人间少一个祸害。

    张云燕看着铁蛋,又狠了狠心,为了孩子不能顾忌这些了,只能拼杀,尽量不要伤害它们性命。

    她希望两个精灵能活下来,日后去找黑煞星报仇,为人间除掉那个祸害。

    张云燕看看御风怪,心头一紧,知道它是最难对付的家伙。

    听黑煞星之言,那个妖怪都不是对手,她更没有能力制服这个棕熊精了,要想从御风怪面前逃走,无疑是痴人说梦。

    黑虎洞里,气氛恐怖惊人,依旧阴森沉静。

    洞外,山林静谧,不时有鸟叫虫鸣。那些木然呆滞的身影正忙碌不停,在幽雅壮观的景色中展示着极大的不幸,飘溢着可怕的凶残和血腥。

    张云燕心意已决,让铁蛋在旁边等候,然后手握飞龙神刀向乌龟精走去,想从相对弱一些的对手打开缺口。

    乌龟精见张云燕违抗主人之命要离开洞府,大喊一声扑过来,坚决阻止。

    张云燕闪身躲过,从背后猛踢一脚,乌龟精扑得过猛,站立不稳趴在地上。

    不久前,张云燕被白色妖龙捉入玉龙湖里,遭遇了一场恐怖的灾难,没想到会有惊无险死里逃生。

    在那次遭遇中,她不但得到了飞龙神刀,还不知缘由力气大增,反应非常机敏,动作更加迅猛快捷,如同变了一个人。

    现在,她尽管无力对付两个精灵,但是应对起来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

    张云燕不想伤害乌龟精,因为它是一个失去灵魂的无知肉体,是黑煞星的死对头。

    她趁乌龟精还没有起来之时,抱起铁蛋撒腿就跑。

    几乎同时,御风怪纵身而至把她挡住。

    御风怪相貌狰狞,神情冷漠,目光呆滞,一眼不眨地看着敢于抗命的两个人。

    它冷冷地说:“你们要听从主人之命,不能离开黑虎洞。我们也不会让你们离开,快回去吧。”

    强敌来到面前,张云燕非常紧张,放下孩子准备厮杀。

    乌龟精跑过来,一把将铁蛋抱过去,神情冷漠地看着张云燕。

    可怕的家伙就在面前,你死我活地拼搏已经不可避免。

    张云燕无法夺回铁蛋,也没有能力和御风怪厮杀,逼得前无出路后无退路,只能横下心来舍命一搏。

    形势骤变,气氛恐怖,厮杀在即,后果惨痛。黑虎洞前,即将爆发一场血雨腥风,眨眼间就会血溅尸横。

    山林里,山脚下,空气已经凝结,令人窒息,无不胆颤心惊。灵魂犹在的生灵们,只能躲避灾难险情,无不为之恐惧伤痛。

    张云燕一心要救走孩子,不再畏惧死亡的威胁,紧握宝刀冲过去。她已无所顾忌,对棕熊精毫不留情,猛劈猛砍奋力地厮杀,希望能打开一条血路。

    御风怪神情呆滞,身手却出奇地敏锐快捷,想伤到它实在不易。

    棕熊精抽出钢鞭挡开来刀,冷冷地说:“没有主人之命,我不能伤害你,也不会放你们走,快回去吧。”

    棕熊精毫无表情,就像是一个会说话的木偶,也是一个有自主行为的凶神,无法撼动。

    张云燕吃了一惊,自己的力气已今非昔比,却感受到对手之力远大于自己,就是黑煞星也无法与之相比。

    她深知,御风怪要是放开手脚厮杀,自己不是对手,会很快毙命,更不要说还有身怀未露的魔法。

    凭本领,在棕熊精面前,她是小菜一碟,没有能力抗争。

    凭智慧,她即使超过无知的对手,此时此刻也无计可施,只能以死相拼。

    张云燕不明白,这家伙已经失去灵魂,怎么还如此厉害呀?御风怪不但武功娴熟身手快捷,反应也非常神速,不像是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既焦急又无助。

    张云燕知道,如果就此收手,自己和铁蛋就只能等死;如果继续拼搏,自己会死于非命,孩子也在劫难逃。

    她深知,无论怎样都是一个下场,后者死得要壮烈一些。

    对于自己,后者还可取,对于孩子,两者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毫无意义。

    张云燕看看铁蛋,孩子正在乌龟精怀里不停地挣扎哭叫,十分心痛。

    她没有能力救孩子,那些善意的谎言被彻底戳穿了。

    铁蛋的哭声如同钢刀一样刺入了心灵,云燕非常痛苦,悲愤不已,苦涩的泪水流淌不止,似乎整个身心都被无情的现实撕碎了。

    忽然,云燕擦去泪水,止住悲声,俊俏的面容在扭曲,圆睁的双眼射出了怒火,整个身心充斥着猛虎般的狂暴。

    此时此刻,她头脑里只有一个意识?——为了孩子,冲杀!

    张云燕知道这是一条行不通的死路,又别无选择,只能走下去,期望以自己的死换来铁蛋的生。

    她不能看着孩子悲惨地死去,要以死相拼,即使救不了孩子,也要以死来逃避撕心裂肺的伤痛。

    “猛虎”暴怒了,艳丽的面容已经变得扭曲僵硬,亟待捕食面前的猎物。

    飞龙神刀的热流冲入了主人体内,气血与宝刀融合在一起,涌流飞转,充满了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