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异世升官玩 > 第23章 考试结束
    新学员散兵游勇居多,却也有抱作一团的,比如秦本山和他的冲天派。

    此前鲤跃台上黑手不断的时候,冲天派中人可是毫不担忧的,他们成群结队,没有其他人招惹,又不用担心自己人下黑手,秦本山还暗自夸了下自己的英明神武,能拉拢起一个派系,确实也是本事。

    但林遇带着雷龙疯跑的时候,寻常学员无意站成一团,便会被林遇盯上,而展现凝聚力和团结的冲天派更是叫苦不迭。

    秦本山是十等武者,见了绿衣学员在林遇手里七上八下的,只能在心里为自己亲手拉扯的冲天派悲哀。

    鲤跃台上全是新学员,冲天派又是新学员中人马最多的一派,秦本山唯有让大家各自避灾去了。

    孤立即安全,人少的地方林遇不去,不光是冲天派分散了,其他人都看出了这个秘密。

    可问题又来了,空间越来越小,所以仍然能站在鲤跃台上的人越来越少,下黑手的人已经很少了,众学员心头最紧要的事是防着林遇。

    许多人是被逼跳墙的,是镶嵌进墙里还是被林遇引来的雷劈到,这是个问题。

    机遇顶着的压力不比其他人小,甚至是旁人无法想象的,旁人只看到了他“率领”着雷电耀武扬威的样子,却忽略了他在危险的边缘跳舞这一事实。

    鲤跃台上的学员们都有些怀念空中雷电随机劈人的时候了,那时虽然防不胜防,但谁都有被劈的机会啊。

    只有林遇一个人被针对,他们反而忿忿不平了了,雷电锁定的位置必定是林遇站立之处,但林遇风一样的跑起来,那一条条雷龙就总是慢上半拍。

    每次都劈不到林遇,却成了他们的噩梦,比起不可防备的危险,这样有所准备的危险让他们压力更大了。

    他们觉得不公平,凭什么林遇可以带着雷龙?

    林遇也怀念先前的安稳,想自己如此低调的人,大庭广众之下跑来跑去,成何体统?

    他也觉得不公平,凭什么只咬住自己一人不放?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各人有各人的苦,苦不堪言。

    什么考试?

    早被所有人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这么不公平的考试,意欲何为!

    林遇携雷乱窜,一时间淫威不可匹敌,他几乎跑遍了鲤跃台,都是畅通无阻。

    但现在,一切都平静了!

    在林遇将绿衣学员抛向雷龙的一刻,时间凝固了。

    遮蔽在上空的一片雷海化作氤氲雾气,慢慢地飘散进入那个模糊不清的“棋盘”里,棋盘又恢复了些光芒。

    鲤跃台变得清净,冷清。

    林遇吐气如牛。

    其他人也都重重吐了口浊气。

    “那个……见谅见谅,不是故意的,大家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林遇稍稍回过来气,便向周围的学员道歉,尴尬的笑笑,态度真诚,要不是其他人深受其害,还真可能被他打动。

    可亲眼所见他的卑劣行径,林遇的道歉看起来要多假就有多假。

    不是故意的?

    我信你个鬼,你这林记仇坏的很!

    绿衣学员昏死在地上,面状凄惨。

    众人看了看,都不寒而栗,虽然林遇现在没有雷龙“罩着”了,可他的淫威已经深入人心。

    没有人回应他,生怕再惹上麻烦,更怕被“记仇”。

    正在此时,四周的光墙突然一阵闪烁,光墙之上裂开了一道口子,一条通向外面的“门”。

    “武力值测试到此为止,”一个飘忽的声音响起,“走出光墙包围的范围,便为核心学员,其他失去行动能力的,为普通学员。”

    核心学员?这结果有些猝不及防,鲤跃台上的学员都有些难以置信,就这么草草结束考试了?看了看那些被镶嵌在光墙里的人,站着的学员们都感到窃喜。

    光墙裂开的那道“门”,让学员们都眼红火热了起来。

    走出去就能成为核心学员?虽然搞不懂有什么区别,但听起来就比普通学员高上一等,而且机会就在眼前了。

    但似乎,太容易了些?

    是太容易了,不过还是有人迫不及待,在这里待了太久,哪怕是为了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或者尽早远离林遇,都没有理由多待。

    一步迈去,纹丝不动。

    原本坚硬的地面似乎……变软了?

    鞋子和地面仿佛“粘”在了一起,第一个尝试移动的学员发现自己居然被“禁足”了!

    地面居然“融化”了。

    起先大家便感受得到,只要有雷电打在地上,地面的温度就会上升,而刚才无数道跟着林遇的雷电全部被地面吸收,事实上地面的温度已经炙脚可热了。

    但即使再热,也不会把大家的鞋子粘住啊,不然林遇也不可能跑的那么欢快了,现在却突发状况。

    这简直巧合的太不像话了。

    石桌前,棋老断了两根指头的手刚刚收回,在琴老传音的时候,他又向眼前的棋盘上打了一颗能量棋子。

    考试的规则总算明确了,在即将结束的时候。

    光墙裂开的那道口子,只要走过去,就是核心学员了。

    有人哭丧着脸,刚才的窃喜都消失不见,有人脱下了鞋子,脚踩在地上,发现被粘住了……

    “哈哈哈哈……我是核心学员了!”

    一声大笑,引得所有人都抬头望去。

    一名学员已经在光墙之外了!光着脚,光墙内残留着一双鞋。

    是离出口最近的一个学员,脱掉鞋子使出吃奶的劲跳了出去,虽然离出口很近,可那名学员依然拼尽了全力。

    那道光墙的厚度让人发指,跳的时候他还害怕被吸进墙体,但好在没有发生,此刻站在外面,喜上眉梢,大声宣泄着内心的激动。

    只是一墙之隔,依然在鲤跃台上,脱离了光墙的包围,那名学员发现自己已经摆脱了“禁足”。

    其他的学员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最糟糕的正站在对面的墙根,和那个通往核心学员的“门”遥相呼应,内心复杂。

    许多人都后悔没有站在“门”口的位置,只要脱掉鞋子轻轻一跃就完事儿,看着那个喜不自禁的学员,恨不得取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