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异世升官玩 > 第20章 力拔山兮
    还有没有别的武技了?

    这是周围的人共同的疑惑。

    不知为何,大家心里都怀着一种期待,看热闹不嫌事大,自然是花样越多越有看头。

    围观群众都希望绿衣学员能让人眼前一亮,再度与林遇争锋。

    林遇心里同样疑惑,还有其他的手段吗?

    林遇现在能拿出手的只有碎玉掌,他觉得有必要再到藏书阁去看看了。

    绿衣学员左手成爪,所有人都以为他又要施展锁喉爪了,不禁有些意兴阑珊。

    绿衣学员状态不错的情况下施展此招尚且没有“锁”到林遇的喉咙,如今用左手故计重施,别说一招建树扭转战局,只怕想要伤到林遇都难。

    林遇面对这一击,再度催使能量朝手掌聚集,他也没有其他选择,毕竟会的武技单一。

    眼看一掌一爪就要碰撞在一起,岂料绿衣学员左手竟然收了回去。

    “他根本没有施展武技!”

    观看的学员看出了猫腻,声势不俗的一击居然只是虚张声势。

    林遇见状就要收掌,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绿衣学员早在等着这一刻了。

    “哧――”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银光闪过,一柄明晃晃的匕首穿透了林遇的手掌!

    随着绿衣学员抽回匕首,鲜血从林遇手心和手背飙出,洒落一地。

    这一幕造成的视觉冲击巨大,正在周围观看的学员不禁发出了惊呼声,即使先前林遇一掌将绿衣学员的手臂打得错位也没有此刻的场面给人的震撼大。

    此前的打斗仅限于拳脚间的对碰,即使武技对决威力强劲,也只有亲身体会的人才有感触,但拿出匕首刺人,这种血腥的场面,让一群学员都屏气凝神,神色紧张。

    林遇不是第一次面对利器了,倒是没有那么紧张。

    奇怪的是,看向手上的血洞,林遇居然没有感觉到疼痛,是手掌麻木了吗?

    似乎不是。

    林遇发现自己的掌心正在变黑,那个黑字又浮现了出来,但手上伤口狰狞,那个“武”字看上去也是残缺的,他握起了拳头,把掌心的变化隐藏起来。

    手心和手背上的伤口处酥酥痒痒的,好像一条猫尾巴在轻柔的挠着。

    林遇感受到了,是一股精纯的能量在往伤口处汇聚,这股能量似乎是在自主地给林遇疗伤?

    可又不太像是,为什么偏偏手部受伤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林遇不知道能量如何还有疗伤的用途,他只会使用能量施展武技。

    又想了想手心的那个“武”字。林遇觉得这更像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或许,只是为了保护那个“武”字?如果这样,难不成自己和那个“武”字是一种寄生关系?

    极有可能。

    不一会儿,手上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虽然血洞还在,甚至能看清里面的血肉,但林遇感觉没有大碍。

    吃了这么大一个亏,现在就是绿衣学员想走,林遇也不会轻易放他离开了。

    若是这样还能放过,那待会再来个穿绿裤子的、戴绿帽子的,自己还能一一应付吗?

    这已经和礼貌无关了。

    技不如人就动刀?绿衣学员的操作显然已经违背了武德,这样无德的人,林遇认为很适合当做反面教材,好让大家看清楚,自己是真的不喜欢暴力,所以尽量都别来招惹。

    绿衣学员持刀在手,即使右手出人意料的没有被废掉,但也差之不远了,毕竟整条手臂都错位了,绝对伤的不轻。

    林遇虽然手被刺穿,乍一看挺吓人的,但林遇自家人知自家事,这点伤根本不像其他人想的那样严重,而且还有能量在伤口处持续治疗。

    酝酿起碎玉掌,林遇含怒出手。

    绿衣学员自知硬碰硬不是对手,只能一边摆出格挡的架势,一边挥舞匕首以作威胁。

    但林遇又岂会善罢甘休,碎玉掌拍在其腕部,震落匕首,威势不减,继而摧枯拉朽般破开绿衣学员的防守,但听“嘭”的一声,绿衣学员犹如离弦之箭,远远地摔了出去。

    林遇得势不饶人,追击出去,对着地上的绿衣学员一顿大脚丫子伺候,看那架势,俨然地痞无赖欺负弱小的样子。

    绿衣学员爆头打滚,却无论如何摆脱不了林遇的大脚。

    画面不忍直视。

    看着地上翻滚着的绿衣学员,四周的学员都抱以同情。

    直到绿衣学员萎靡不振,林遇才慢慢地停下了脚上的动作,大口喘着气,感觉还蛮累的。

    林遇不停还好,谁知这一停下来,绿衣学员有了喘息的机会,稍稍缓过来两口气,又滋生了怨毒之气,杀人般的眼光在林遇身上死死盯着。

    林遇余光瞥到了这恶毒的目光,火气又上来了。

    “他喵的!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林遇并不是想要杀人灭口,只是觉得给教训一定要给足了,不然被一个怨恨你的人时时记挂着,吃饭睡觉都不能安心了。

    “他喵的,看来不下点猛药不行了……”林遇看到那双怨毒的目光,就一阵火大。

    绿衣学员以为林遇又要上脚,超一旁撇过了头,但是想象中的大脚丫子却迟迟不来。

    纳闷间,绿衣学员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离开了地面。

    越来越高……

    眨眼的工夫,绿衣学员已经被林遇举过了头顶!

    “嗵!”

    绿衣学员悠悠上升,极速下降。

    林遇没有怜悯,狠狠地将其砸在地上。

    绿衣学员感到全身骨头架子都快散了,而林遇,又向他靠近了。

    “嗵!”

    “嗵!”

    “……”

    绿衣学员被林遇举起、摔落,再举起、摔落……仿佛大海中的一叶浮萍,体验着人生的大起大落。

    绿衣学员越来越虚弱,萎靡而又疲惫的神情中透露出了一丝恐惧。

    躺在地上,像条死鱼。

    林遇的魔掌再次伸了过去。

    绿衣学员悬在半空,一种被支配的绝望充斥着大脑。

    “我――林遇――力拔山兮!”

    高举着绿衣学员,林遇也有些疲惫,但是他倾尽全力,大声喝道。

    犹如一道魔音,向四周滚滚扩散而去,所有被洗礼的耳朵,都将信息反馈到了内心深处。

    “嗵!”

    一声巨响,地面没有颤抖,甚至没有灰尘起舞,但围观之人的眼皮和心头却不受控制地颤了又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