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异世升官玩 > 第4章 发狠恶斗
    情况不容乐观,仓皇逃窜之下,很快,林遇的呼吸便粗重了起来,伴随着每次的吸气,都能感受到喉咙里淡淡的血腥味,疲倦也在慢慢滋生,而追在身后的人却并没有善罢甘休。

    林遇不知跑了多久。

    双腿却在渐渐失去知觉,林遇感到轻松了一些,但他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因为速度在逐渐变慢,他不敢回头去看,只是拼了命地在跑。

    落月镇已远在身后,林遇却仍能听到身后的追赶声,说到底大家都是普通人,玩命跑起来谁也不比谁有优势,这更激起了林遇的一股子狠劲。

    双臂使劲地摆动,林遇虽然已经疲惫不堪,却仍然通过摆臂带动身体往前狂奔。

    然而意外总是猝不及防。

    劳累到极限的时候,身体就完全是在凭借着本能活动了,巨大的压力下,思维很容易脱轨,林遇的脑中便是一片空白。

    汗水湿遍了全身,某个刹那,林遇感到眼前黑了一瞬,脚下一个不稳,恢复清明之时,他已然倒在了地上。

    膝盖传来钻心的疼痛,密密麻麻的血丝布满了小腿,血淋淋的吓人,林遇紧咬着牙双手撑地,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十分乏力,艰难地一点一点往前挪动着。

    林遇已经能听得清身后那些人嘴里骂骂咧咧的话语了,他看到那些人气喘吁吁地放慢了脚步,他看到那些人挥舞着手里的刀就要靠近自己。

    结束了吗?

    可他不甘心。

    前一世活的枉然,想想也没有什么精彩的事值得回忆,这辈子连跑路都这么失败吗?还真是窝囊啊……

    林遇心里泛苦,他哪里遭遇过这种险境,要是被砍上几下,是不是太过惨烈了些?

    别说面对刀枪了,上一世林遇受伤最重的一次,只是搬砖的时候不慎被两块砖头结实地砸到了脚背上,修养了两个星期才能勉强走路。

    自己的异世穿越难道只是一个意外?是命运跟自己开的一个玩笑吗?穿越过来就是为了被砍死?

    林遇心中突然闪现出一些荒谬的念头。

    前世的他看的小说不少,倒不是因为爱看,只是那些花里胡哨的娱乐项目他大多都消费不起,只能看小说消遣。

    他记得在看的小说里,那些穿越后的大佬哪个不是一路顺风顺水耀武扬威?怎么到了自己身上就成凄惨一片了。

    林遇心里哇凉哇凉的,他在想:难不成自己也是某个异维时空的大文豪笔下的一个角色?

    倘若真是这样,他很想吐槽:作者你这样瞎写是留不住读者的!

    自己的主角光环哪去了?这也混的太惨了些吧!难不成……自己只是个配角?活不过三章的那种消耗品?

    一念至此,林遇心里咯噔了一下,更感到身心俱疲了。

    他有些困,连抬起眼皮都有些无力,所有的劳累仿佛到了一个临界点,一瞬间洪水决堤般袭来。

    压垮一头骆驼需要最后关头的一根稻草,要压垮一个人却没那么容易,即使万念俱灰,即使自知凶多吉少,谁又肯在生死之际坐以待毙?

    伴随着不甘,怀着一丝丝怨恨,在林遇心里,一股热血又激荡了起来。

    就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林遇心中恶狠狠地想着,他解开裤腰带,倒出一把的土质水晶,狼狈地往嘴里塞了几粒,顿时感到快要被撑炸了一般,同时的,力气也恢复了几分。

    林遇看了看手里剩下的土质水晶,只留下两颗紧攥在手里,将其余的水晶连同袋子扔在了一旁。

    闭眼深吸一口气,后面的几人已经近在咫尺。

    就在这时,林遇转身暴起发难!

    最靠近林遇的那个汉子,前一刻还面露得意,伸出大手就要擒住林遇,下一个瞬间却噔噔噔地往后倒退数步,双手捂眼,透过指缝可以看到,一粒土质水晶深深地镶嵌在他的左眼里,一行血迹顺着其手蜿蜒直至下巴处。

    啪嗒,啪嗒……

    豆大的血珠滴落在地,所有人都愣了一瞬。

    那嵌在眼眶中的土质水晶映着血色,闪烁出一丝暗淡的光芒。

    林遇看着这残忍的一幕,心中却并没有任何的怜悯和恐惧,他就那么站着,怒目圆睁,冷眼旁观。

    在文明的世界活的久了,对野蛮的行径就会有根深蒂固的抗拒。

    在一个有王法的文明世界,即使面对再怎么凶悍的匪徒,也很难让一个普通人鼓起勇气杀人反抗,因为他的心里会始终心存侥幸,相信会有人替自己伸张正义,甚至申冤报仇。

    这种侥幸延伸得多远,就能让人对命运妥协多久,这侥幸延伸到一个人死后,他就即使是死也不会突破那个底线。因为他相信善恶有报,因为他相信总会有人惩恶扬善。

    可在野蛮无法的世界,林遇能相信什么?这里没有恢恢天网,没有所谓的正义,哪怕是迟到的正义。

    林遇找不到任何让自己侥幸的希望,他只是不想死,卑微的死。

    见识到这个世界的残酷后,林遇以为自己至少需要一个适应的阶段,可没想到改变是一瞬间完成的,在一条没有岔口的命运之路上,每个人都得硬着头皮走下去,被逼到走投无路时,每个人都成长得很快。

    命运要我死,那就逆天改命!

    老天要我亡,那就反了这天!

    林遇感到有股熊熊烈火正在胸膛里肆意燃烧,看着眼前那痛苦哀嚎的汉子,恶向胆边生,一拳便再次朝着那人脸上凶猛砸去。

    但林遇的凶相和狠辣却吓不住这群人,干的是打家劫舍的勾当,又一个个的身强体壮,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搞成这副惨样,又怎会不为所动?一众劫匪也都怒从心起,挥舞着手里的刀便超林遇砍去。

    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是手无寸铁地应付一帮恶徒,即便只是一群普通人,林遇也感到了力不从心。

    一边后退一边招架,绕是如此,刚一个照面,林遇已经身中数刀,手臂上,后背上,一条条狰狞的口子渗出血来,林遇仿佛成了一个血人,面色越来越苍白,最终支撑不住倒在了染血的地上。

    意识慢慢地变得模糊,就在他闭上眼睛的前一刻,一颗人头从他眼前划过,重物倒地的闷声响彻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