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打造超玄幻 > 第九十八章 陆少主出北洛
    明月如钩,悬挂高空。

    白玉京楼阁内,烛火透过灯笼,绽放着光芒,照亮了屋内的光景。

    陆番坐在轮椅上,披着白氅。

    在他的身旁,凝昭、伊月、聂长卿三人皆是安静伫立。

    倪玉攥着怀里的布囊,想要从中取出个丹药磕着,可是却又不敢,怕咬碎丹药时候的嘎嘣声,打破了这该死的寂静。

    凝昭面色如寒霜,檄文她看过了,完全将陆番贬谪的一无是处,甚至还在文中,对陆番各种言语的羞辱。

    “公子……”

    凝昭犹豫着开口。

    陆番却是轻轻摆手,止住了她的话。

    “天子亲临北洛,公子我曾答应天子帮助他做他所不敢做之事……”

    陆番徐徐道。

    声音萦绕在白玉京楼阁中。

    “得走一趟帝京了。”

    陆番靠着轮椅,一手搭在护手上,轻点着。

    “老聂,凝姐,伊月……你们准备一下,明日,随公子我入京。”

    “公子我虽脾气好,可世人,缺乏对修行人应有的敬畏。”

    陆番淡淡道。

    凝昭微微颔首,老聂目光一凝,陆少主入帝京,绝对可以想象的出来帝京会遭遇什么。

    “对了老聂,你曾与我说过,你的妻子,小双的母亲被囚在道宗,待帝京之事解决,你便前往道宗,接妻子归来吧。”

    “以白玉京的名义。”

    陆番徐徐说道。

    聂长卿浑身一颤,嘴唇嗫嚅了一番,最终化作了一声充斥着复杂情绪的叹息。

    “多谢公子。”

    陆番点了点头,摆了摆手,便让众人出去。

    ……

    原赤城。

    大周精兵军营。

    江漓在大帐内盯着沙盘,赤练一身妖娆黑裙伫立在他的身侧,几位副将也纷纷盯着沙盘,研究着局势。

    “陛下独自回京,终究是没能请动陆平安么?”

    江漓听完了属下的汇报,叹了口气。

    他伸出手,在沙盘的北洛城位置轻轻点了点,如今,整个大周局势,最大的变数,在北洛。

    “墨北客与澹台玄联手,以墨北客的手段,不可能放任这个变数存在,也就是说……墨北客对北洛城动过手,那一夜的侵袭,我以为来杀我的会是阴阳家诸子卫栾,可并不是……或许,卫栾去了北洛城。”

    江漓分析着。

    赤练容颜上带着震撼。

    阴阳家诸子卫栾?

    那可是诸子级的人物,醉龙城那一夜,若是真的有卫栾出现,怕是大人将会在劫难逃,醉龙城也会彻底的沦陷。

    “不过,从现在的局势来看,卫栾……应该已经死了。”

    江漓的手指在沙盘上轻轻摩挲着。

    “死在了北洛陆少主的手上。”

    “因而,墨北客很忌惮陆平安,若是陛下能请动陆平安,帝京便稳妥了,因为墨北客无法预料陆平安的手段,所以不敢冒进,也不敢赌。”

    江漓徐徐道。

    大帐内,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听着江漓自言自语。

    忽然,江漓扭头看向了赤练。

    “青鸟怎么样了?”

    赤练躬身抱拳:“战争的血腥,她需要适应,大人无需担心,她已经稳定下来了。”

    江漓点了点头,目光望向了大帐外钩月,眼眸中情绪复杂。

    既然陆平安不曾出北洛,那接下来,他需要面对的……便是墨北客以及澹台玄狂风暴雨般的手段。

    寂静的夜中。

    马蹄声炸裂。

    营房外,蹄声如雷。

    仿佛有让人无法喘息的乌云,密布而来。

    “报!”

    “天子诏令到!”

    ……

    原赤城外三十里。

    “这何守……当真是蠢货!”

    澹台玄侧方的墨矩看完了檄文,冷着脸,怒骂了一句。

    墨北客也看了檄文,徐徐闭眼,脸上的皱纹颤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帝京内的世家,在宇文拓时期被孔修压的太惨,如今,抓住了机会,就开始蹦跶,可惜……都是愚蠢之辈。”

    “这一纸檄文的确能够让何守扬名,但是他可曾想过,这一纸檄文带来的影响。”

    墨北客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这檄文,虽然逼迫了皇帝。

    可是……却也会将未曾随皇帝入京的陆平安给骂出来。

    墨矩气不过,将檄文揉成了一团狠狠扔在了地上。

    “北洛陆平安何等心胸,这檄文一出,北洛世家的惨状,很快便要在帝京上演。”

    “天子或许会顾忌帝京世家,但是陆平安会顾忌什么?”

    墨矩羽扇剧烈摇动,气的面色微微涨白。

    澹台玄在高坐上,也算是听明白了。

    “巨子,接下来该何如?”

    澹台玄问道。

    墨北客坐在椅子上,苍老的脸上,厚重眼袋微微一抖。

    “等。”

    ……

    一支铁骑自西而来,北上帝京。

    西凉铁骑,大周朝最强大的军队,若是江漓掌兵时,麾下大军或许可以与之一比,可是,江漓为醉龙城城主数年,那悍兵大军也早已经为过往云烟。

    项少云一身黑甲,未曾戴盔,背负干戚,骑乘于高大黑马马背,黑甲黑马,相得益彰,犹如黑夜中的凶神。

    马背上,项少云持一纸檄文。

    扫了一眼后,便将檄文撕的稀碎。

    “作此檄文者,傻狗。”

    周围的武将面面相觑。

    你是主将,你说的都对。

    清冷的月光照耀在项少云的黑甲上,透出了极致的冰寒。

    项少云拉扯马绳,召来了一位信任的宗师武将。

    “许楚,你穿我黑甲,率大军往原赤城去,于原赤城外五百里驻扎,莫要与北郡大军开战,对峙便可。”

    项少云道。

    许楚,一位身材魁梧,背负两个生刺大铁球的武将微微一愣。

    “主公此是何意?”

    项少云脸上流露出一抹笑容,望向了北洛城的方向。

    “难得来此……本太守也该去拜访一下这位天下第一修行人,北洛陆少主。”

    许楚盔甲下的肌肉隆起,眼眸中有兴奋涌动。

    太守的拜访……那可不是一般人能遭受的住的啊。

    ……

    翌日,天明。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了北洛城的青石板上时。

    北洛城沉重的城门徐徐打开。

    豪华马车从城内驶出。

    马车窗口,帘布掀开,露出了陆番温润的面庞。

    “番儿,早去早回。”

    陆长空披盔戴甲,对马车中的陆番道。

    他让罗成率领五百精兵跟随陆番入京,本来陆番是拒绝的,可是陆长空执意如此,因此,陆番也就没有拒绝了。

    当陆番的车马出了北洛城。

    一瞬间,北洛城外潜伏的一位位各方势力的探子,顿时精神起来。

    仿佛惊起一滩鸟雀昏鸦。

    一只只的信鸽飞驰了出去。

    就在陆番的车队欲要前往帝京的时候。

    一架马车越过了北洛平原,碾碎了尘沙,出现了北洛城前。

    陆番掀开了马车的帘布,坐在轮椅上,看着身前的马车。

    对面马车也掀开了帘布,一位满是市侩笑容,脖颈上挂着一根大金链子的老者走了出来。

    吕木对情绪复杂的跟在老者身边。

    “天机家天机子吕洞玄,特来拜访陆少主。”

    老者下车,朝着陆番的车马便是深深作揖。

    周围人的表情皆是万分古怪。

    凝昭推着坐轮椅的陆番下了马车。

    “天机家?”

    陆番座椅,淡淡直视吕洞玄,视线一转,落在了他脖子上的由一个个金珠串成的金链上。

    蓦地。

    吕洞玄脖子上那明晃晃的大金链子上,一块块镂空串联的金珠开始不断的转动。

    吕洞玄面色微变,眼眸中浮现骇然。

    陆番眉宇一挑,这吕洞玄的金链子虽然算不上像灵压棋盘一般是灵具,但已经算是有点灵性的物件了。

    想来吕洞玄推演用的便是这金链子。

    陆番淡淡道:“老聂,凝姐,伊月……这次帝京,你们三人去,至于处理方式,一切照旧。”

    “喏。”

    聂长卿等人拱手。

    “小倪,推公子回岛。”

    尔后,陆番看向了吕洞玄和吕木对,微微颔首。

    相比于处理帝京中的小鱼小虾,陆番觉得收编天机家之事更加的重要。

    北洛城外。

    看着又重新回城中的陆少主。

    各大势力的探子都懵了。

    这……消息都发出去了,结果……陆少主又回去了?

    一群探子赶忙手忙脚乱的再度撰写秘信,塞入信鸽中放飞。

    又是惊起一滩雀鸦。

    ……

    北郡大军大帐内。

    澹台玄,墨北客等了一夜,终于有信鸽飞来。

    他们展开信鸽送来的信件,尔后,大帐内气氛陡然变得严峻了起来。

    “陆平安终究还是出了北洛城。”

    墨北客叹了口气。

    澹台玄神色变幻,许久后,才艰难下令,令原本已退三十里的大军,再度退守百里。

    然而。

    刚下令后不久。

    又一只飞鸽扑棱入帐。

    取了信件,扫了一眼。

    澹台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