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全球虚拟时代 > 第六十五章 情绪对象
    闲聊了两句,估摸着秀儿那边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李卦璧才掏出了虎伥珠。

    “你这珠子是干嘛用的?”

    李清歌好奇的盯着虎伥珠。

    不过李卦璧却没有搭理,只是心念控制着将四只鬼罗刹给叫了出来。

    嗖!

    四道虚影从虎伥珠内遁出,瞬息化作等人大小,分四方悬浮在了李卦璧的周围。

    由于之前魂体受到了重创,这四只鬼罗刹的神识似乎也连带着衰弱到了极致,因此没有显形,只是躁动不安的在李卦璧身旁漂浮着,身上还隐隐透露出凶性与杀意。

    虎伥珠的奴役印记能控制他们的魂体与生死,可却控制不了他们的心性,而且这几只鬼罗刹本来就是怨念滔天没有多少理智的怨鬼,若不是有李卦璧压制着,恐怕早就暴起伤人了。

    咚咚咚!

    等待了片刻,房门被敲响。

    “少爷,西瓜已经用井水冰镇好了。”

    秀儿托着一个果盘走了进来,将放满西瓜块的果盘放置在李卦璧身前的桌面上后柔柔的道。

    不得不说找秀儿帮忙绝对是最明智的选择,这完全就是本色出演,若是换做李清歌肯定演不出这种柔弱温驯的感觉。

    “啊。”

    李卦璧只是看了眼果盘,随后抬头瞟向秀儿,懒洋洋的张开了嘴。

    秀儿见此立刻捏起已经切成小块的瓜瓤递进了李卦璧的嘴里,随后又乖巧的来到他所坐的椅子后面,纤细白嫩的手掌轻轻在肩背上按压了起来。

    “少爷?力道还行吗?”

    “再重一点,你没吃饭还是怎的?”

    “哦!”

    “怎么光顾着按?喂水果啊,你怎么办事的?”

    两人一唱一和,一个态度恶劣,一个逆来顺受尽显柔弱,看得一旁的李清歌都快气炸了,只是碍于之前的叮嘱才没插言。

    “小清,在那傻站着干嘛?没见秀儿忙不过来吗?你来按肩,她力太小。”

    李卦璧双脚抬起搭到了桌子边沿,瞟向李清歌,眉毛一竖,不怒自威。

    “你……”

    李清歌柳眉一挑,不过还是咬牙切齿的走了过去,替换下了秀儿,俯身时才附耳从牙龈里挤出一句:“你到底在搞什么鬼,别得寸进尺!”

    “还能搞什么鬼,就是在搞鬼而已,马上就好。”

    李卦璧直接神识传音了一声,随即不再搭理,时刻注意着四个鬼罗刹的动向。

    事实上此时可不止李清歌气的不轻,这四只鬼罗刹早已经怨念蒸腾的狰狞嘶嚎起来了,若不是受制于奴役烙印怕是非得将他生吞活剥了不可。

    己享乐、善妒着受万针穿身之苦。

    眼前这一幕,无疑是勾起他们临死前最多的怨愤记忆了,一股股凝若狼烟的怨念蒸腾而出,尽数被李卦璧牵引着吸入体内,分门别类的储存起来。

    “嫉妒、仇恨、恐惧为主……不对,恐惧里怎么还夹杂着其他东西?”

    李卦璧闭上了双眼,一边享受按摩与水果,一边吸收和体悟起从鬼罗刹身上吸收到的情绪。

    这些鬼罗刹的怨念成分复杂程度比起舍利子里面的要差远了,因此大多数都能分辨出来,唯独这恐惧里夹杂了一些说不清道明的东西,很模糊,似是记忆,又似是本能或者一缕念头。

    “难道是目标物?”

    李卦璧有些不确定的思索着。

    很多时候情绪不仅仅是单纯的情绪那么简单,偶尔在过于强烈的时候他也能感受到其目标物,也就是情绪原主人恐惧、喜爱的具体对象。

    可鬼罗刹怨念里夹杂的恐惧与目标物又有些差异,偏偏还模模糊糊的感应不清楚,导致他也无从去分辨。

    “行了。”

    李卦璧叫停了李清歌与秀儿,说道:“感谢帮忙,已经可以了,你们先出去一下吧,等会儿请你们吃顿好的。”

    “戚,我们可不缺吃饭的那几两银子。”

    李清歌嫌弃的戚了一声,正欲再说什么,却被秀儿拉了拉衣角,最终还是将后半句话语吞了回去,依言先离开了李卦璧的房间。

    两人走后,李卦璧又收起四只鬼罗刹,将房门也彻底栓死。

    鬼罗刹的其他情绪其实都很稀疏平常,他不认为仅仅是简单的混合就能产生转换能量性质的效果,因此那层恐惧里所夹杂的那种类似目标物的感觉可能重要。

    既然感知分析不出来,那就只能亲身去体会了。

    他吸收情绪都是原封不动的将其打包吸收,只要催动情绪,自然就能弄明白恐惧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就如他化鬼时吸收的那些执念怨念,产生执怨之人求生惧死,他释放的时候也会求生惧死。

    “来吧。”

    将自己的心绪尽数平复,李卦璧直接将刚刚吸收的鬼罗刹怨念尽数释放。

    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先在释放的同时将这股情绪的干扰给屏蔽掉,感知起了自己体内阴力的状态。

    噗嗤!

    手掌覆盖起一层薄薄的阴力按压在八仙桌的桌面上,心念一动间,这些阴力也起了变化,仿佛成了一枚枚实质般的锋锐钢针,在桌面上洞穿出一层密密麻麻的小洞。

    “果然如此,而且屏蔽掉情绪对理智的干扰后依旧有效果……”

    心间浮现出一缕晋级真正挂壁的喜悦,却又没有掀起一丝波澜的转瞬消逝无踪,稍做准备过后,李卦璧直接放开了对情绪干扰的屏蔽。

    尽管屏蔽状态依旧能起效,可他想弄明白恐惧成分里的那些模糊信息到底是什么,而在屏蔽状态下这些却是感受不到的。

    咔擦!

    放开情绪屏蔽的一瞬间,李卦璧的身体就猛地一震,紧绷起来,面色狰狞的手指紧缩,深深的扣进了桌面里。

    仇恨、嫉妒、恐惧、愤怒……

    种种情绪席卷心头,他也终于感知到了恐惧中蕴含的东西。

    是针!

    但并不是单纯以针作为恐惧对象,而是蕴含着具体的信息、记忆、概念、本能。

    对针的恐惧,连带着对针的锋锐印象、那种接触皮肤时本能性的锚固悚然、一点点刺穿皮肉的疼痛与恐惧,乃至是长短、粗细……

    很深刻、也很清晰。

    就如大多数人都经历过的一件事情,手指甲刮擦黑板,那股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听过一次就永远也忘不了,只要一回想,那股声音,还有身体的反应就会清晰的涌入心头。

    而鬼罗刹怨念里对于针刺的印象,远比划过黑板的声音还要深刻无数倍,仿佛烙印进了骨子里,烙印进了本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