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全球虚拟时代 > 第五十八章 辞别
    

    “正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下此次出来乃是为了游历世间增长见闻,此间事了自然该接着上路了。”

    李卦璧听到这问话意外的愣了刹那,随后笑道。

    “世公子有想过参加科举考取功名吗?”

    吴远志问道。

    “原本倒是有过这打算,不过如今一心向道,心思早已不在科举之上了。”

    李卦璧对吴远志和自己扯这些有点莫名其妙,不过还是摇了摇头。

    “可惜了。”

    吴远志叹了口气,说道:“刚刚我观世公子思维缜密断案如神,若是入朝为官绝对又是一尊造福一方的在世青天……”

    “吴捕头,在下志不在此,再者刚刚也多为机缘巧合的小聪明罢了。”

    李卦璧这下终于弄明白了吴远志的意图,内心有些哭笑不得,面上则摇头转移话题道:“吴捕头你接下来可有打算?”

    “这王志道人虽然可恶,但他之前的一句话却说的很对,吴某确实有点故步自封了,在这武阳县城枯守几十年,可笑今日才醒悟世间真有妖魔鬼怪。”

    吴远志叹气苦笑,说道:“待吴某此次回衙门交差过后,也决定辞呈出去游历游历,见见这大好河山、妖鬼神魔。”

    “如此也好,男儿身在世上,唯有踏遍河山才不枉走此一遭。”

    李卦璧做出知音般的作态,拱手道:“在下预先祝吴捕头一路平安。”

    “保重!”

    “保重!”

    相互抱拳道别过后,吴捕头拎起已经奄奄一息的王志道人连夜离去,而李卦璧等人则留了下来,毕竟现如今已是半夜,除了已经无心留下的吴捕头,其余人自当是休息一晚明日启程。

    “世公子,诸位大师,今日想必也都倦了,还请早些歇息,明日老夫在大摆宴席答谢诸位,顺便也扫一扫府上的晦气。”

    得知王志道人这个幕后黑手被抓住之后,赵老爷脸上的欢欣之色就没有收敛过。

    “赵老爷客气了。”

    众人今日也是遭逢波折不断险死还生,客套了一番之后就纷纷回房休息。

    ……

    “贫道万万没想到,真凶竟然是王志这厮,世公子,你是怎么察觉的?”

    铁口老道心照不宣的更这李卦璧进了房间,关上门后就感慨起来:“刚刚我打听了,这王志回来之后竟然还在伪装……”

    “不是说了嘛,本公子略懂观人之术。”

    李卦璧笑了笑。

    听完铁口老道说起王志道人他们逃回之后的经过,他也不由感叹起这王志道人的谨慎。

    明明已经设伏坑到他们了,回来之后竟然还装作怯场脱逃的小人模样,之前也是如此,在自身实力占据极大优势的情况下依旧隐于幕后暗中算计,若不是他有感知情绪的能力,说不定还真被王志道人骗过去了。

    “世公子,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闲聊的几句后,铁口老道贱兮兮的笑了起来。

    “你不是自诩铁口直断吗?要不你说说该如何做?”

    李卦璧闻言笑道。

    “自然是暗中窥视,静候佳音。”

    铁口老道也不客气,运筹帷幄般抚须一笑:“家里遭了贼,如今贼被抓住了,主人家做的第一件事必定是检查财物损失,也好彻底放下心,了结此事。”

    “你最好别抱太大希望,纵使赵老爷有底牌也不一定就是宝贝,且就算有宝贝也只有一件,甚至若是赵老爷之前的作态乃是不舍,这宝贝很可能是诸如符箓等一次性物品。”

    李卦璧莞尔摇头,说道:“就是一切皆如你所料,这赵老爷乃是不敢拿出宝贝,也只能证明这宝贝无用,至少他没信心用其一举解决厉鬼与幕后之人。”

    “世公子不必多言,老道省得,也有自知之明。”

    铁口老道嘿笑一声,道:“咱们之前不都已经商谈好了嘛,事后补老道点银子也行。”

    “也行?不是即可?看来你还是不老实啊。”

    李卦璧笑骂一声,将铁口老道赶了出去,随即掏出虎伥珠将之前奴役的五个鬼仆都放了出来。

    这五只厉鬼,其中四只生的狰狞可怖,浑身千疮百孔的,与被他们谋害的死者如出一辙,另一只则是一个壮硕高大的汉子,也就是王志道人请阴神牛头的那个‘牛头’。

    这五只鬼物之前都已经被伤的不轻,魂体都已经遭受重创了,也不知能不能恢复、要多久才能恢复,至少除了壮硕鬼物还有点战斗力之外,其余四个短时间内是派不上什么用场了。

    打量了几眼,李卦璧就将若隐若现魂体暗淡的四只鬼仆收了回去,独留下了壮硕鬼仆。

    这几只鬼物都没什么理智,不过基本的简易思维还是有的,顺着奴役符文的感应下达了守护自己的命令之后,李卦璧也遁出魂体往屋外飘去。

    他出门不是干别的,自然是监视赵老爷去了。

    不过很可惜,赵老爷一整晚都并没有任何异动,反而是在自己卧室里睡得格外的香甜,怕是有一段日子没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呼噜声震天作响。

    眼见已经即将天亮,李卦璧也只得无奈的暂时回归了自己的躯体,躺了片刻之后有装作刚刚起床的样子享受起赵府的热情招待。

    赵老爷解决了心腹大患之后简直如沐春风,原本疲倦的模样一扫而空,走路的模样都不同了,一大早就吩咐人准备起了庆功宴,顺便奉上了每人八百两的巨额厚礼,就连鼠须道人刘风水都拿了一份安慰奖。

    “阿弥陀佛,贫僧告辞。”

    在赵老爷的强力挽留下吃了一餐庆功宴过后,白眉老僧与裕丰真人他们纷纷辞行,李卦璧与铁口老道等人也不例外。

    “贫道也启程回观里了,诸位珍重。”

    裕丰真人对李卦璧的态度颇为热络,领走之前还颌了颌首,邀请道:“世公子,若有机会,以后可来贫道的白鹤观做客。”

    “有机会一定前往叨扰几日。”

    李卦璧闻言同样回之以微笑颌首。

    当然,这种客套的话语,也就听听就好了。

    一行人道别完毕,各自散去。

    临了,似乎还能隐约听到裕丰真人的感叹:“此子仁孝两全,智计无双,怕是绝非池中之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