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全球虚拟时代 > 第五十三章 真凶 (求票)
    

    “世公子……你……”

    赵管家看了看李卦璧与他身旁的白眉老僧等人,又看了一眼刘风水,不由面露迟疑。

    毕竟刚刚刘风水可是说世公子偷袭了裕丰真人他们,可现在虽然不见裕丰真人与吴捕头他们,其余几位却都活蹦乱跳的站在这里。

    “他真的是厉鬼,这几人必定也是被鬼物控制了,快点抓住他,你们现在聚集在一起气血旺盛,他不敢现形。”

    刘风水依旧在惊恐的催促着。

    “我是厉鬼?”

    李卦璧闻言,诧异的看向了刘风水。

    “世公子,此事疑点重重,可刘道长之前所说也不无道理,老朽一时也不知道该相信谁。”

    赵管家没有剑拔弩张,可也保持着必要的警惕,没有靠近李卦璧,只是简略讲述了一番始末缘由,随即作出无奈苦笑之态,问道:“您一月修成仙人之姿着实有些惊世骇俗,不知世公子可否给老朽分说一番。”

    “此事无可奉告。”

    李卦璧面色平静,说道:“不过赵管家,此人可曾告诉你,我府上的鬼物乃是一只凶虎残魂所化?此等牲畜纵使化为厉鬼,又如何能恍如常人?又为何千里迢迢跑到赵府行凶?”

    “这……”

    赵管家闻言一愣,他也只听人说起世家闹鬼和世无双除鬼的奇闻迭事,具体内情并不知晓,因此迟疑的道:“世公子此言当真?”

    “自然当真,赵管家若是不行可以差人去武威县打听一番,有不少道长与大师亲眼所见。”

    李卦璧意有所指一般瞟了眼刘风水与王志两人。

    “没错,世府的事情老道也有参与,并且亲手击退了那虎妖残魂,这才保住世府上下一月安宁。”

    铁口老道闻言顿时腰板挺直,左手收在腰后,右手抚须露出高深莫测的模样。

    “赵管家,可千万别被这几人给骗了。”

    刘风水一见这架势不妙,顿时急道:“这几人明显沆瀣一气,纵使没被鬼物控制也是一伙的,否则如何不见裕丰真人与吴捕头?至于其所说的事后调查,若是放任这鬼物,我等指不定连今晚都活不过,如何查?”

    还真别说,他这番言论还真有些道理,不仅辩驳了李卦璧的话,还正好戳中了赵管家的疑虑所在。

    若是这一行人真是鬼物,事后调查早就晚了,人都死了,还如何调查?世无双刚刚那翻话从根子里说来其实也是空口无凭罢了,随口杜撰也无法去确认证实。

    念及此,赵管家的身体渐渐绷紧起来,干瘦老迈的躯体上竟然隐隐迸发出一阵不小的气势,显然怕是已经下定决心准备先拿下李卦璧一行再去验证。

    毕竟就算事后确认有误也最多赔礼认罚,总比整个赵府遭殃的代价要小上很多。

    “且慢!”

    铁口老道似乎感觉到什么,直接抬手叫停,转头看向刘风水,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冷笑道:“你不是问裕丰真人和吴捕头么,那我就让你见见他们。”

    说完,他朝院墙外喊了一声,话音刚落两道身影就翻过院墙,轻盈如羽一般飘然落定在众人面前。

    一人国字脸粗眉毛、手持朴刀气势汹汹,一人身着道袍手持桃木剑,不是吴捕头与裕丰真人还能有谁?

    “你……”

    刘风水一脸震惊,可王志道人却抢先一步将其想说的话说了出来:“真人,你们不是死了吗,怎么会……怎么会……”

    “怎么会活下来?”

    裕丰真人此刻脸色也有点泛冷:“若不是托世公子的福,贫道恐怕还真要葬身在这武阳县了!”

    他对这王志道人可没有丝毫的好感,此人哪怕不是与刘风水狼狈为奸,也是临阵脱逃的无胆数倍。

    “吴捕头,事情想必应该很明了了吧?赵府之事确实乃是人祸,只不过是这刘风水驱鬼为祸,是否可以拿人了?”

    铁口老道口中智珠在握义正言辞,身体动作却很是从心的往李卦璧身后缩了缩。

    “自当如此。”

    面色森寒的吴远志冰冷的吐出四个字——这是他为几个属下敛尸过后说的第一句话。

    说完,他就手持朴刀,一边警惕刘风水的反扑,一边欲要上前抓人。

    “且慢。”

    然而,一只白皙瘦弱的手臂伸过来,挡在了他的身前。

    吴远志微不可查的皱眉,不过转头看到阻拦自己的人之后又舒缓了下来,只是投射出询问的目光。

    “吴捕头,我观此人神情不似作伪,这里面怕是还有隐情,幕后凶手或许另有其人。”

    阻止之人竟然是李卦璧。

    李卦璧说完之后,看了眼刘风水,又将视线移开,最终落在了王志道人身上。

    “世……世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怀疑贫道不成。”

    王志道人大惊失色。

    不止是王志道人,铁口老道等其余人也是惊愕不已,看不明白世无双这是又要唱哪一出。

    要说还留下来的一群人里,最没有存在感的或许就是这王志道人了,从头到尾平平无奇,最后虽说临阵脱逃,有与刘风水狼狈为奸的嫌疑,可看此时世无双的意思,分明就是撇开刘风水单独指认王志一人为幕后黑手。

    “世公子,昨夜联系老夫合谋埋伏你的是刘风水,这王志……”

    裕丰真人有些疑惑与迟疑的道。

    “这就得先问问刘道长几个问题了。”

    李卦璧重新看向了刘风水。

    这刘风水合谋‘污蔑’他是鬼魂在先,此番更是再次泼脏水,加上之前与裕丰真人的对峙,或许换做常人就已经断定其是幕后黑手了。

    可他却感知得分明,刘风水此时对自己的恐惧不似作伪,而且最初赵府发生凶案的时候也是如此,当时刘风水的恐惧分明比裕丰真人和王志道人更甚,若真是他驱使厉鬼行凶,那这恐惧从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