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三国有套房 > 第146章 迎战
    “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第二声,莫枫近乎是怒吼出来。

    众多百姓面面相觑,虽然不解,可却低下了头。

    “那我告诉你们。这里是你们的家,你们祖祖辈辈生长的地方。没人会替你们守卫山匪,也没人有义务替你们去和山匪拼死拼活。”

    “你们所有人选择的不是同仇敌忾,竟是一哄而散,各自逃命?”

    “你们逃的掉么?你们能逃一时,能逃一辈子么?”

    莫枫声音冷冽,掷地有声,且目光充斥冷冽。他不想看见自己管辖的地方百姓软弱无能,或者说莫枫不想养这些软弱无能的人。

    没人说话,所有人低着头,目光有些闪躲。

    此时,莫枫手中大戟也缓缓移开,旋即开口道:“该说的说完了,现在我不拦着你们,想要离开的自行离开。”

    一息!

    三息!

    十息!

    莫枫注视着他们,而他们却羞愧的低下头,没人动,没人离开。

    “诸位,大人说的没错,我等各自逃命不过是一盘散沙,山匪真要破城,我等妻儿老小必将死无葬身之地。”此时,一个二十多岁青壮年举拳愤愤开口道。

    众人愣了瞬息,对视一眼,旋即齐齐举起手臂怒吼。

    “同仇敌忾,同仇敌忾。”

    一时间竟然气势如虹,一扫先前怯惧。

    莫枫脸上冷冽略微消退,他知道,这次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他们不敢离开,再加上众人的裹挟,他们才爆出这般气势。

    若是自己不在,他们恐怕依旧一哄而散!

    当然,莫枫要做的就是将这股信念埋藏在他们心底深处,一次两次,直到他们将同仇敌忾当成理所应当,当成第一时间想做的为止。

    “老弱妇孺去呼唤城中所有百姓准备迎敌,但凡有拖延怠慢者,即刻赶出武安,不予赈济。”

    “其余所有青壮年,随我登上城头,共击山匪。”莫枫声音铿锵有力道。

    “喝!”众人青壮年齐齐爆喝一声,或许是在为自己打气。

    转眼,登山城头。

    莫枫之前给每个城头配了一个望远镜,而此次能这么快打探到山匪来袭也多亏了此物。

    放眼望去,数千山匪黑压压一大片,此时还隔着七八百,不过透过望远镜可以看见,这些人各个凶神恶煞,挥舞着手中兵刃。

    至于度,仿佛是在闲庭漫步般,不急不缓的。

    不过莫枫清楚,他们是想让城内守军陷入混乱,如此可以更轻松的取得胜利。

    望远镜扫过,莫枫看见了这些人最中间的一人。只见此人看上去较为魁梧,胯下则是一匹白马,很是显眼。

    “张白骑?”莫枫眉头微挑,他之前就是那种吃不起馒头的狗作家,对汉末这段时期还是略微了解的。

    此时,莫枫眼珠子微微转动,想要击败这些人并不难,莫枫完全可以架上狙击直接崩了张白骑,可此时莫枫眉宇却是闪过一丝狡黠。

    数千的劳动力不可多得,正好他要开采煤矿。况且他武安城因为瘟疫原因人丁稀少,若是将这些人归纳进来,想必还算不错。

    显然,莫枫是看上这支数千人的青壮了。

    当然,他同样要锻炼手下县兵和百姓的勇气。没有满腔热血,不敢同仇敌忾,莫枫要他们何用?

    转头,县令和一众世家气喘吁吁跑来。

    他们身后还跟着家将,足足有数百,各个手持棍棒刀叉,气势汹汹而来。

    众人跑上城墙,已经累的满头大汗。

    不过看着不远处压境的数千山匪时,不禁齐齐倒吸口凉气,后脊骨都冒出森然寒意。

    “师尊,”同行而来的还有莫枫那徒弟,此时起眯着两条肉缝,喘着粗气说道。

    莫枫没理会他,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县令。

    孙河吞咽口唾沫,旋即道:“仙尊,这些人在下识得,是藏匿于太行山的黄巾余孽。为之人被称为张白骑,此番他亲自下山,想必是想求些粮食的。”

    “只是,这次他为何带着多喽啰?”孙河抿了抿嘴,也是有些诧异。因为往日张白骑只会派他那三当家带几十个小弟过来拉运一批粮食,而武安城内世家也图个安稳。

    可这一次他竟然带着这么多人下山,估计不下于五六千人,都快倾巢而下了。

    闻言,莫枫冷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他在等,等张白骑过来,同时他在想如何忽悠这群傻山匪,别到时候一哄而散,跑个精光。

    少顷,张白骑来了。

    不过他距离城墙不近,估计有两百米,想必也是怕莫枫真有仙法之类。而他胯下是一匹白马,这匹白马体形矫健,浑身上下没有一撮杂毛,绝对乃良驹。

    想来也是,张白骑早年掠夺过不少世家,弄匹好马应该不难。

    “去,让他们开城投降。”张白骑开口道。

    当即,一旁亲信连忙屁颠颠跑过去,接着对着城头就是喊叫道:“城上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想要活命就开城投降,否则我家头领破城后,定鸡犬不留。”

    语出,城头众人面露惶恐。

    百姓也都有些局促,世家们更是惶恐不安。反倒是小胖子虚鲲跃跃欲试,用着崇拜的眼神看向莫枫。仿佛在等莫枫引天雷而下,然后将这群人给劈的外焦里嫩。

    就在孙河想要答话时,莫枫取出一个扩音器,很是违和的打开大声道:“尔等山匪可知本尊呼?”

    “本尊念及尔等乃初犯,是为了存活才迫不得已落草为寇。今且饶尔等一命,只诛贼。”

    “诛杀贼后,尔等当弃恶从善,跪地认错。假若有人想乘着混乱逃脱,或誓死反抗,本尊定然再诛之,绝不留情。”

    扩音器让莫枫的声音很大,仿佛带有穿透性一般,响彻数里。

    闻言,所有人也都愣了愣。

    莫枫身边世家,瞬间从惶恐变成了希冀,至于小胖子虚鲲更是有些兴奋,很想知道莫枫该如何诛杀两百多米外的贼。

    莫非,引动天劫?

    然后,将这厮给轰了?

    越想虚鲲越激动,他师尊就是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