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三国有套房 > 第90章 万众一心《二合一》
    城外,莫枫居位,身后是徐祁王坦,在之后是一百多个县兵,县兵之后,是众多百姓和一些世族家仆。

    每人手中拿着各种工具,铲,盆,桶,担架,各种各样。当然最重要的是莫枫带人打造的紫外线照射灯。

    紫外线灯固定在高空木架之上,木架下面是一个木轮车,一共四辆,每辆前面都由一根麻绳牵引,并且一些百姓负责轮流拉扯,以防止紫外线对人体的危害。

    “出!”

    语出,众人动了,一百多个县兵快步跑动入城。接着分成多个小组,在各个小队长的带领下,展开地毯式搜索。

    同时,之前的妇人青壮也是加入其中,他们负责搜寻,处理污垢等等。

    而那几辆紫外线探照灯缓缓驶入城内,在城内几个主干道进行缓缓行进杀菌。

    而此时,城内到处充斥着不一样着呼喊声。

    “担架,担架,这边有活的。”

    “水,快拿水来。”

    “净化队呢,这边需要净化。”

    整个城内,所有人神经紧绷着,各个面带冷峻,悲悯。可渐渐的,那份痛惜化成了漠然,他们身体肌肉如同本能的在劳作一般。

    看见废墟就去扒开,看见死人就漠然的抬起,看见污秽之物直接一下下铲走。

    渐渐的,日头接近晌午,众人依旧挥汗如雨。

    那一百多县兵声音已经嘶哑,身体肌肉都有些颤抖,可在那肃然的环境里,他们没一人叫苦,没一人临阵退缩。

    他们嘶哑的声音,除了必要的话外,他们一字未言。

    汗水浸透所有人的衣衫,滴落荒凉的土地上,可当一名名尚有生机的人被他们救出,他们脸上都会露出一丝由衷的笑意,仿佛救出的那人是自己亲人一般。

    此时,街道上。

    两个士卒抬着一具死尸刚放上车,准备转身时,一群孩子跑来了。一共七八个,最大的不过才七八岁。

    这些孩童径直跑到了两个士卒面前,接着两个孩童拿出陶碗,最大的那个提着一个茶壶,很是费力的倾倒出一口茶水。

    “大哥哥,给,喝水。”几个孩童仰着一张稚嫩的小脸,小眼神中闪着希冀的目光。

    二人先是一愣,接着脸上露出罕见的笑意同时摆手道:“不,不用,我们不渴。”

    “不行,我们娘亲说了,你们是我们武安百姓的勇士,是我们武安所有人的守护神,所以你们就喝了吧。”

    几个孩童依旧抬着那张稚嫩脸颊,言语虽然慢条斯理,可却是让二人身心一颤。

    “守,守护神么?”

    二人心喃,一股无法言表的心情涌上他们心间,这种感觉他们没经历过。可不知为何,这种感觉仿佛可以带走他们身上所有的疲惫一般。此时他们只感觉神清气爽,脊骨更是挺拔的笔直。

    二人对视一眼,旋即看着杀菌手套开口道:“小英雄们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可我们大人说了,这些东西不能轻易脱去,所以...”

    最大的孩童眼咕噜转了转,接着开口道:“不用,你们蹲下就行。”

    二人略显疑惑,等他们蹲下后,那些孩童蹑手蹑脚的将他们口罩拉下来,接着小手臂高高举起,将碗中凉茶缓缓送入二人口中。

    凉茶冰冷,应该是放在冷水中沉淀过。可此时二人只感觉那凉茶顺着他们喉咙滚下,带着的是无尽的火热以及用不完的气力。

    暖,暖意遍布他们全身,这种感觉他们从未体验过。下一刻,他们直起身子,身体宛若一棵千年苍松,笔直矗立。

    目送这群孩子跑远,跑去下一个地方,他们嘴角却是掀起一丝笑意。

    而整个城内,上百个孩童,组成了十几个小队,他们擦着稚嫩的小脸,一遍遍跑着为他们的勇士倒上一碗清冽凉茶。

    然而,这些凉茶在顺入那些士卒的喉咙后,只剩下无尽的暖意,只剩下驱除所有疲倦的暖意。

    热火朝天,所有人拼劲了全力。假如说开始那些士卒用出了百分之八十的积极性,那此时他们用出了百分之一百二。

    “伍长,这里有个人还活着。”一个男子测过地上那妇人的鼻息,连忙取出水囊为妇人灌着两口清水。

    “担架,去叫担架!”那个伍长停下手中活,高喝道。

    “伍长,已经没空闲的担架了。”一旁士卒急声解释道。毕竟随着越来越深入,担架往返一次太慢,已经不够用了。

    “呼,搭把手,我背她出去。”队长重重冷冽的脸上没有犹豫。

    “背?”几人先是一愣,接着急声劝说道:“伍长,她可能感染了伤寒,这可是会传染的。”

    “让你们搭把手就搭把手,哪来这么多废话?就算感染了无非一死,这样也算有脸面见她们母女了。”

    随着男子背着妇人狂奔在街道上,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背负,背着这些人狂奔向城外。

    汗水顺着他们的脸颊滚落在石地上,他们只感觉眼睛有些酸涩难受,让他们难以睁开双眼,甚至都难以擦拭一下。

    当他们走着走着,只感觉有人在他们后面托着妇人,接着第二个,第三个。同样也有人拿着汗巾为他们擦拭额头眼角的汗水。

    一整天,整个西城热火朝天。

    所有的县兵,没人选择逃避,他们愈战愈勇,他们咬牙坚持着。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落幕。

    不过他们依旧在坚持着,没有退下来。直到天地就要彻底陷入黑暗时,他们才返回城外。

    营帐旁,他们瘫软在地,他们手脚在颤,他们大口喘着气,他们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一次次。

    而此时,一堆堆篝火的映照下,迎来的是成百上千的村民。

    看着那些百姓缓缓走来,也是有人现,纷纷有些诧异坐了起来。

    相隔十数步,已经可以看清他们的脸庞。有男有女,有妇人有孩子。而最前面是一个半百的老者,老者重重杵着手中拐杖,接着声音雄浑喊道:“不管你们以前对我们做过什么,可从今日起,你们在武安所有百姓的眼中,是一个男人,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说完,人潮起伏。扑通通的声音响彻。众百姓齐齐跪地。

    一百多人愣住了,疲倦的身体瞬间弹起,立的笔直,一股莫名的东西被压在他们肩上,让他们内心一颤。这种东西虽然无形,而且还没有任何好处,可此时他们内心却为之颤。

    暖,那是前所未有的暖。这些人心中燃起了信仰,想要担起这信仰,甚至甘愿为这信仰而拼死。

    没人说话,百姓齐齐叩,那些士卒也不知作何,只能将自己脊骨挺拔一截在挺拔一截。不过这些士卒眼中,却是充斥着水雾,心中更是恨自己以往,恨自己以往做了多少昧着良心的事。

    也正是如此,此时看着那些淳朴的百姓不计前嫌,他们心中更痛,更恨,恨的钢牙紧紧咬着,恨的五指攥的白,他们恨自己以往为何那般畜生。

    而不知何时,莫枫出现在了这些人的中间。

    莫枫没有去管那些叩拜的百姓,而是将目光看向面前一百多个士卒身上。

    “羞愧么?感觉到羞愧了么?我问你们羞不羞愧?”莫枫声音一次次加重,直到暴喝出来。

    说完,众士卒渐渐将脑袋垂下。他们没脸面对这些百姓,纵使他们今日拼尽全力的去营救依旧没脸面对。

    “谁让你们低头的?给我把头抬起来!”莫枫声音充斥躁动,近乎暴喝道。

    说完,那些士卒又是缓缓将脑袋抬起,身形笔直的站着。

    莫枫指着身后跪地的成百上千的百姓厉声喝道:“看清楚他们的长相,看清楚他们在干嘛!”

    “给我记住了,现在的你们,还不配受此礼。但是我要让你们知道,从此刻起,你们是武安的兵,你们需要做的是,日后给我可以堂堂正正,昂挺胸,问心无愧的受所有百姓爱戴,尊崇,敢否?”

    “喝!”

    所有人,咬着钢牙,齐齐出一声怒吼,吼声震天。

    他们现在的确不配受此礼,刚才他们内心备受煎熬。可此时他们昂挺胸,心中只剩下一腔翻腾的鲜血,一股久违的鲜血。或许只是一时兴起,可此时他们最起码重新找回了自我。

    听着那道暴喝之音,莫枫缓缓转头,看着身后跪伏的百姓,抬手缓和说道:“诸位也都起来吧。明后两日还都要打扫内城,早点回去休息。至于这些士卒,现在还没有资格受你们这般大礼,不过日后若是他们有资格了,也还望诸位莫要吝啬对他们的鼓励和尊崇。”

    众人闻言,先是微愣,接着为老者高喊道:“明公大义,我等草民先行叩谢救命之恩!至于这些子弟兵,有明公掌管,定能还我武安一个朗朗乾坤。”

    “明公大义,定能还武安朗朗乾坤!”

    众人齐齐高喝,接着老者带着百姓接连叩三下,也是起身对着身后百姓喊道:“诸位乡亲,我们暂且回去休息,明日继续清理家园。”

    ......

    夜深,众士卒累瘫了一整天,此时浑身都不想动弹一下。

    此时,莫枫带着一群女子,她们每个人端着一盆热水。

    入帐,这些士卒不少已经瘫软在床榻上,当然别个还是看见莫枫,当即惊呼道:“大人,我....”

    莫枫抬手打断,接着声音没有先前的冷冽,温声道:“不必惊醒他们,我让人打了些热水,你们也得去去乏。”

    说着,莫枫拍了拍手掌,帐外女子端着热水入内,上前轻柔解开这些士卒的鞋袜,当他们脚被放入热水后,不少已经惊醒,看着莫枫的身影,他们先是一愣,接着急声喊完就要起身行礼。

    “不必如此,都累一天了,泡泡脚再睡。”莫枫温和说道。

    营帐内众士卒先是一愣,接着内心一暖,有的是一种感激。

    接着,莫枫进入一个个营帐,温和宽慰,也算是奖罚分明,足足弄了良久,莫枫才回营帐休憩。

    ......

    接着,第二天,第三天,当第四天时,整个武安已经算是被彻底整治一番。而得到救援的有两千八百多人,可以说是十不存一。当然出城避难的也不少。

    此时莫枫领着所有县兵,巡视着道路两旁,说焕然一新不至于,可却也算是干净利索,比莫枫第一次过来有着天壤之别。最起码街道两旁不在有污秽之物,空气中也没有腐臭的味道。

    而整个东西城,紫外线灯已经照射一圈过了,剩下的角落地方,也都被消毒水给彻底消毒。除了地面消毒外,莫枫还对城内城外的所有水源用紫外线光长时间照射。

    要知道,瘟疫传播的主要途径就是水源和食物,尤其是水源,伤寒病菌可以在水源潜伏二十天之久,而紫外线穿透水源的能力很强,用来杀毒实属绝佳。

    不过看着道路两旁有些荒废的房屋,莫枫也是轻叹一声。灾后重建在所难免了,也幸好只是伤寒,房屋大多都是好好的,只是显得没有人气罢了。

    不过此时,街道不远处。众多家主迎面走来,接着齐齐拱手道:“我等恭迎上仙,上仙此举真乃感召天地,为万民敬仰,当真让我等敬服,敬服。”

    众人说完,孙河也是上前一步,面带谄笑拱手道:“上仙,我等已在桃园备下酒宴,还请上仙过府一叙,不知可好?”

    莫枫抬手,接着开口道:“酒宴日后在吃不迟,目前当务之急是重建武安,并且收拢附近难民。这些,也还请诸位给予实质性支持。”

    “额...,这是自然这是自然。”众人嘴角笑意略微有些尬住,接着连连点头,继而道:“上仙,你看这样可好,我等将会将大部分家仆调给上仙差遣,除此之外所有工匠也会鼎力相助?”

    “如此甚好,”莫枫沉声应道。

    孙河眼珠子转了转,接着试探性问道:“上仙,您上次说的武安稳定后要举办仙品拍卖会一事不知您可还有印象?”

    “记得,有何事?”

    “那个,在下斗胆,敢问上仙这个拍卖会准备什么时候开始?”孙河双目闪着希冀之色,其他家主也都是如此,齐齐看向莫枫。

    “此事不急,等武安重建后,本尊会着手让人建造拍卖会场,到时候诸位自然知晓时间。”莫枫漠然开口道。

    语出,众家主微微一愣,建造后在建拍卖场?那得多久才能好?

    想到这,众人对视一眼,接着孙河再度开口道:“上仙,建造拍卖场一事就不劳你费心了,我等定然将之操办妥当,您觉得呢?”

    莫枫剑眉微挑,他自然知道这些人的小心思,倒也没拒绝,只是点头默认。

    “既然如此,那我等先行退下了。”众人面带欣喜,接着拱手快步离去。